|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82章 没有这个地方
  南关街22号?

  贝思甜就近买了一份古北市的地图,澳门赌博网站:和魏仲熏一起查找起来。

  “南关街在这里,我看看啊,这边开始是17号,19号,这边是单数,那就是在这边,1八号,20号,24号?”魏仲熏尾音一扬,手又重新回到了刚才的位置重新数,结果发现真的没有22号?

  “师父你没听错吧,根本就没有22号啊。”魏仲熏将那位置推到贝思甜身边,因为比较小,他刚才特意核实了一遍。

  贝思甜仔细一看,果真没有22号,随即皱起眉来,尽管贝佳乐显得有些仓促,但她肯定没有听错。

  贝佳乐出现在古北市就很蹊跷,从她有些的声音当中判断,当时情况应该不太好,她担心贝佳乐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魏仲熏见贝思甜的脸色,就知道不用多问,这件事当中定然还有其他不知情的,这22号虽然没有在地图上显示出来,但看这样子应该是存在的。

  这种事自然交给活泛的魏仲熏,他开门看见德三站在门口正准备敲门,拉着他一起走了。

  贝佳乐的声音听起来虽然带些紧张,不过却很平稳,并没有惊慌失措的感觉,所以贝思甜倒不会太过担心,至少还有时间找到这个地方。

  二人出去没多久,谭雨君就来了。

  “你要找德三大夫的话,他不在这里。”贝思甜含笑说道。

  站在门口的谭雨君也是微微一笑,“我是来找你的,能进去说话吗?”

  贝思甜眨眨眼,做了个‘请’的手势。

  进来之后,谭雨君打量了一番这房间,客厅的主色调是白色和暗红色,带有一些英伦风,不是稳重却又多了一丝时尚感。

  住在这样的套间当中,可要花不少钱呢!

  谭雨君尽管是玄医,平时也不缺钱,但是想坦坦然地住在这样的酒店也做不到,肯定会肉疼的很。

  “找我有事吗?”贝思甜晃了晃手里的杯子,“目前只有果汁,可以吗?”

  谭雨君忙点头,“可以的,谢谢。”

  贝思甜到了一杯果汁放在谭雨君面前,然后坐在对面,等着她的答案。

  谭雨君看着贝思甜,眼底微微闪烁,那天她觉得她眼熟之后便回去打听了一下,这一打听不要紧,没想到对方看似一个小跟班,其实却是个大人物。

  “是这样的,因为德三大夫或许还不知道,所以我想来提醒一声。”

  贝思甜不语,刚刚还说不找德三大夫的,看来这是来提醒她的。

  “好,你说吧。”

  谭雨君喝了口果汁,说道:“失踪大夫的事情其实协会早在几年前就发现了,只不过那伙人一直特别神秘,协会很难追踪到他们的痕迹,知道前不久有人送来消息,说那伙人在古北市设了个据点……”

  贝思甜手上的动作一顿。

  “这个消息是匿名传递,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传过来的,因为身份和目的不明,我们不敢轻信,但是后来找到这个失踪者,我们才有了初步判断。”

  协会经过一步步追查,发现那个消息说不定是真的,那伙人真的在古北市设置了一个据点,很快从各地就传来失踪医生的消息。

  这一次比前几年还要猖狂,几乎设计好几个大医院,只要是口碑好的,专业好的,全都被‘请假’了。

  这件事在古北省搅起了一番,协会上边的人更是被惊动,但是这件事不能轻易打草惊蛇,但也不能装作完全不知道。

  因此协会协同上边的人,组织了这次会诊,其实是做给那伙人看的,真正行动的在暗地里。

  贝思甜听谭雨君说完这番话,便知道她和协会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协会告诉我这些,是希望我做什么?”贝思甜也不是个磨磨唧唧的人。

  谭雨君见贝思甜如此痛快,心里松了口气,说道:“您不需要做什么的,上边让我来的目的是告诉您一声。”

  贝思甜微微一笑,点头道:“我知道了,谢谢。”

  协会这是在向她卖好,原本这种事情是不需要告诉她的,但既然知道了她的身份,暗地里告诉她这些,是对她的尊重。

  来的任务已经完成,谭雨君就打算走了,像贝思甜这样的大能,尽管年纪比她小,可是那份沉稳的气度,从容的态度,便让她心生压力。

  “对了,你知道南关街22号吗?”贝思甜忽然问道。

  谭雨君点头,“知道的,不过在好几年前这个地方已经取缔了,具体什么原因没人关心过,您是想到这个地方去吗?”

  “能帮我将这个地方标出来吗?”贝思甜觉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没想到谭雨君居然知道。

  想想也是,她可是驻地玄医,本身也是本土玄医。

  谭雨君看了看这地图,在上边找了找,然后在南关街17号和21号之间将位置标出来。

  谭雨君知道贝思甜不可能平白无故问一个已经取缔多年的地方,有心问却又觉得这样很失礼,最终也没有问出来。

  贝思甜说道:“我也收到了消息,这个地方有古怪,不如派人去探一探,但最好隐蔽一些。”

  谭雨君心中一喜,贝思甜提供的消息定然不是一般的消息,忙点头,带着消息回去复命了。

  贝思甜一直记得贝佳乐的话,因此等到魏仲熏回来,决定和他一起去。

  魏仲熏费劲唇舌才得到的地方,贝思甜在屋子里就轻而易举地得到了,想想便觉得好无语,早知道不出去在屋里睡觉好不好。

  “德三大夫去吗?”贝思甜问道。

  德三毫不犹豫地点头,“当然去了,别到时候你们走了,这房费让我付,那我把血抽光了也付不起啊!”

  魏仲熏翻了个白眼。

  贝思甜当即就和二人一起出门了,距离这里差不多三十多公里,不堵车的情况下用不了一个小时就能到。

  三个人一路到了那个地方,也找到了那个小仓库,但是却是废弃很久了,门上的锁都生锈了,显然已经很久没动过。

  魏仲熏站在外边的破旧箱子向里边张望,里边除了排放杂乱的各种东西,根本是一个人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