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79章 魔怔
  贝思甜转眸看了那个叫童安山的一眼,她看出这人对德三很不喜欢,因为在张院长介绍的时候,他就鼻孔出气冷哼了一声,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上来就带有针对性的问话。

  德三瞥了他一眼,完全不怯场的样子让贝思甜心里一乐,就听他开口道:“不是说诊断不是脑部受刺激了吗?难道张院长和我说的是假的?”

  童安山不语,得出的结论的确不是脑部受了刺激,但是目前没有更好的说法,这人一直这个样子,还能是什么原因。

  谭雨君点头道:“的确,这诊断结果是进行过好几次检查得到的,按理说不会有问题。”

  孙学敏冷哼一声说道:“谁说不会有问题,那诊断结果都是一群凡夫俗子依靠仪器得来的,真的就那么准吗?”

  谭雨君瞥了她一眼,这女人一直跟她不太对付,每次说话她都要搭腔,很烦人。

  谭雨君不愿意在这种地方发生口角,那样一个是影响心情,另外也让人看笑话,自己难看。

  童安山说道:“德三大夫觉得诊断没错,那既然不是脑部受了刺激,会是什么原因呢?”

  看来德三不说出个所以然,他是不会罢休的。

  童安山当然不会罢休,他只跟真有才学的人一起合作,绝对不想和庸医合作,这样影响他的口碑,也影响他的发挥。

  而且他对德三很看不过去,那双眼睛骨碌碌的,总觉得在动什么心思,让人很不舒服。

  贝思甜不动声色地来到德三跟前,老实说她对这个人的状况心里有个大致的轮廓,模糊不清,还没有想得太透彻。

  所以现在让她说,却也是不好回答。

  德三看了贝思甜一眼,然后说道:“这人的状况其实很简单,这不就是魔怔了吗!”

  众人一怔,就是贝思甜也是一怔。

  魔怔了?

  五个人不论是谁,不论合与不合,听到这话都忍不住笑起来,倒是贝思甜在一旁若有所思。

  魔怔,这个词很通俗,不过贝思甜觉得用来形容这个病人的状况再合适不过。

  这人不是自闭症,也不是受了刺激,更不是脑袋受了创伤,如果说魔怔,反倒是最为合适!

  不过什么样的魔怔影响这么大,会让一个人连吃饭喝水都会忘记,然后沉浸其中?

  贝思甜以前好似见过类似的病历,那人沉浸在一件事当中,差点被人当做傻子。

  这个病例和眼前这人的状况极为类似,不过不同的是,那人魔怔的时间很短,也就几天就醒过神来了。

  眼前这人听说至少半个月了,完全没有清醒的征兆。

  贝思甜颇为意外地看了德三一眼,德三却是眼珠子乱动,似乎还在想着接下来怎么应付这些人的刁难。

  “魔怔?这位兄台,什么样的魔怔可以变成他这样?”童安山反应过来之后就发笑。

  孙学敏也是冷笑不已,钟继仁站在不远处依旧沉默不语,谭雨君虽然没有露出鄙夷发笑的神色,但也神色淡淡的不以为意。

  倒是最后那个四十五六岁的男人,名叫杨劲松的人开口说道:“这么一提醒,越看越觉得是魔怔。”

  魔怔其实不是一种病,而是对某些事物极度痴迷,甚至已经到了忘我的地步。

  魔怔也分深浅,也就说对一件事情的痴迷程度有深有浅,浅的痴迷就是在一段时间内集中去研究琢磨这个事物,其他的很多重要的事都顾不上了。

  深一些的魔怔,很有可能就是连吃饭都会忘记,着重集中且不容任何人打扰的去琢磨自己的事情,一心一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当中,对于外界的所有都漠不关心。

  如果这人真的是魔怔,他到底是对什么事物如此上心!

  不管是对什么事物如此上心,可以肯定的是,这事物绝对和他失踪的这六年有关系。

  尽管贝思甜没有更多的数据,但是她基本上已经确认这人真的是魔怔,而不是什么神秘的病症。

  不过如果是魔怔,也是听匪夷所思的,想必那个事物对他而言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贝思甜不是有太多好奇心的人,可是这件事却引起了她的好奇心,出于对精气神的敏锐感应,她觉得这个人八成是个玄医!

  能够让玄医如此痴迷的,到底是什么?

  那些莫名其妙失踪的医生和田家的人去了哪里,和这个人去的地方一样吗?也会和他一样变得如此模样吗?

  贝思甜心中闪过一连串的问号。

  德三理直气壮地说道:“你还别不信,谁说魔怔就不会变成他这样的,见过魔怔厉害起来什么样吗?不能全靠着主观臆断去评判一件事!”

  童安山嗤笑一声,“魔怔厉害起来什么样,你见过?”

  德三嘿嘿一笑,手一伸对着病人的方向摊了摊手,说道:“这不就是一个吗!”

  童安山皱眉,“你这样无凭无据,甚至有些强词夺理,我们恨得可以继续合作下去吗?”

  德三挑眉,“你的说辞倒是有凭有据,但人家的凭据先是的不是脑部刺激,请问这凭据有什么用吗?”

  童安山被他说得脸色有些难看,这人本事不大,嘴的功力倒是不小!

  德三那张嘴巴拉巴拉一顿说,还真就将童安山给问住了,不管怎么样,至少目前童安山是没办法再说出什么来的。

  贝思甜沉思着,魔怔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是病,但是到了这个人这种程度,澳门赌博网站:那就已经算是病了。

  这种的该如何治疗呢?

  如果能够知道这人变成这样的缘由就好了,那样事情就变得简单了,如此一来,事情就又绕回了远点。

  他们这次来就是为了能够从这人嘴里听到一些有用的信息,最好知道据点在哪才好执法。

  杨劲松走到病床跟前仔细看了那人一眼,点头道:“我赞同老兄的说法,这人很可能是魔怔了,不过到底是对什么事物如此痴迷?”

  德三见有人附和他,顿时呵呵笑起来,说道:“这谁能知道,要不等他自己醒过来,要不就找到对方老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