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74章 德三
  贝思甜联系杜凯博,并非让他过来帮忙,而是想让他给这边的医院说句话,周口坛医院尽管不是军人医院,但却是军区医院的附属医院,杜凯博的话应该是有些影响力的。

  杜凯博接到电话痛快地答应了,他的一句话在这种地方性的附属医院还是非常有作用的,他见贝思甜没有直接说让她进去,也没有多想,只以为是她低调惯了。

  连阳市关于有些名气的医生集体‘请假’的事情还未外传,就连本市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别说其他地方。

  放下电话,杜凯博就给这边的医院领导班子打了电话,贝思甜也尽快找到了人手。

  当贝思甜重新回到周口坛医院的时候,接待她的人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地大转折。

  之前根本算不上热情甚至带些冷漠,现在却是热情的让贝思甜三人有些招架不住。

  这一顿嘘寒问暖的让贝思甜三人颇为无语,这些领导班子将贝思甜和魏仲熏当做首都来的大领导,不知道杜凯博是怎么和他们说的。

  贝思甜没有直接用医生的身份来,便是因为罗旭东的警告,田家失联至今还未得到消息,程天吉危在旦夕,她若是有了状况,程天吉怕是就保不住这条命了。

  这医生算不上什么有名气的医生,是魏仲熏花钱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他给程天吉喂下保命的符水。

  这请来的医生名叫德三,具体姓什么不知道,反正他自我介绍就是这么介绍的。

  德三四十多岁,微微有些发福,下巴上有一层肉,系着腰带的肚子也都凸出来,脸上无须,脸庞显得有些肥大。

  其实他整个人显得并不是很肥胖,但是脸颊和下巴以及肚子上都是肉,就让人觉得有些胖了。

  德三见这医院的人对这一男一女很是客气,腰杆不自觉地便挺直了,脸上带着些许的得意,在领导班子的带领下,去了重症监护室。

  “行了,我要给病人治伤了,你们都去忙自己的吧。”德三大手一挥,颇有一番领导的气势。

  周口坛医院的领导班子集体抽了抽嘴角,然后看向贝思甜,您找来的这位大夫,还真是有‘气派’!

  贝思甜笑眯眯的全然没看到这些人的表情,客气地对德三说道:“一切麻烦三大夫了。”

  三大夫……

  魏仲熏和罗旭平相视一眼,这称呼叫的还真是随意。

  德三嘴一咧,“好说好说。”

  领导班子见贝思甜听德三的,也不好在这里呆着,留下两个护士和医生陪同,他们就离开了。

  重症监护室是不允许随便进入的,故而只有德三和贝思甜进去了,门口有喷洒消毒的设备,这一进一出就要花费很多的钱。

  魏仲熏看着贝思甜进去,再一次试图联系程天吉的父母,却依然联系不上,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越是着急,这些人就越是跟你玩失踪,真是想让人骂娘。

  尽管魏仲熏知道这件事恐怕不简单,但联系不上的时候却仍旧不免着急。

  德三早就得到了贝思甜的嘱托,进去之后便拿出贝思甜事先给他的小瓶子,然后捏住程天吉的下巴开始往下灌。

  一旁的贝思甜伸手在程天吉的脖子上揉捏,促进他将符水喝下去。

  “手法很标准,不错不错!”德三一边灌药一边对贝思甜点评道。

  贝思甜:“……”三大夫你入戏太深了!

  一瓶符水给程天吉灌下之后,德三又拿出另外一瓶符水,自然也是贝思甜给他的,这一瓶是治疗外伤的。

  贝思甜从好几年前就开始调理程天吉的身体,符水浇灌出来的身体,恢复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尤其是贝思甜一直在加强他这方面的身体机能,这也是为什么撞击如此强烈,他仍旧能够留有一口气在。

  现在内外兼治之下,程天吉挺过去肯定没问题的,既然找到顺利救治他的办法,她可以时常来。

  喝下符水之后,德三和贝思甜等人自然免不了和领导班子说说话谈谈心。

  领导班子也隐晦地吐吐苦水,说一说他们周口坛医院在连阳市的不如意,比如医疗设备不够先进,医生福利无法和其他医院比较,以至于没有更好的医资等等,希望贝思甜等首都来的大领导能给解决一下。

  对此贝思甜自然不能承诺什么,只好说些官话,说考察考察连阳市的成体情况再说。

  对于贝思甜的回答也在意料当中,领导班子也只是想让这些人知道周口坛医院的不容易,哪有人一来就能给解决问题的,效率没有这么高滴。

  罗旭平看到贝思甜出手顿时就放心了,贝思甜告诉他,外伤由周口坛医院处理不必担心。

  “不是说要做手术吗?”罗旭平问道。

  贝思甜叹了口气,“手术他们已经给做了,只是程天吉伤的太重,即便手术成功了,他也没有脱离危险。”

  他们来到连阳市用了四个小时,找人又找了好几个小时,真要等着他们来急救,十个程天吉也完蛋了。

  德三觉得和贝思甜等人合作很愉快,澳门赌博网站:让他们有业务了随时找他然后就走了。

  回到酒店,魏仲熏终于联系上了程振国夫妇,二人一直没有等到儿子,早就急疯了,现在听到这通电话,程夫人当场就晕了过去。

  魏仲熏无语,他不是故意不说,是还没来得及说啊,听着电话那边一阵混乱,等到程振国重新接听电话,他忙将贝思甜也在这边的事情说了。

  果然,程振国一听到贝思甜在那边,当即就放下了一大半的心,说会立刻过来随后挂断电话。

  尽管是一个省的,但是这一个省的面积也不小,程振国夫妇连夜过来,凌晨五点多钟到的酒店。

  魏仲熏知道他们着急,一早就等着他们了,和他们说了大致的情况,虽然放心下来,但程夫人仍旧是吓得直哭,心中又怕又气。

  程夫人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抬眼就看到贝思甜,眼泪瞬间便又下来了。

  “贝大夫,求你再救救我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