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73章 古怪的事
  田家的人一直都没有联系上,澳门赌博网站:现在贝思甜等人根本没时间去管那边到底什么情况,为什么突然失联,现在过去这么久,程天吉到底怎么样了!

  罗旭平现在后悔的不行,他没想到昨天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今天他应该去送他的!

  贝思甜轻轻拍拍罗旭平的肩膀,“别急,说不定天吉已经转危为安了。”

  这话罗旭平哪里会相信,车前脸都撞没了,可见当时的情况有多惨烈。

  看着罗旭平,贝思甜忽然一拍额头,这个时候怎么能忘了旭东呢,不知道古北省这边他能不能帮上忙。

  想着,她给罗旭东打去了电话。

  “我让人去找,你们等着就是。”电话那边传来低沉磁性的声音,让贝思甜莫名的一安。

  既然罗旭东这么说了,就肯定是有把握的,没想到在这边他也有自己的势力。

  魏仲熏和天降福的人找遍了大医院的所有急诊,都没有发现人,还有一些医院拒绝他们的要求。

  贝思甜联系罗旭东之后不出一刻钟,罗旭东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周口坛医院急诊科。”罗旭东说道。

  贝思甜大喜,“老公你真厉害!”

  她等的已经快急死了,罗旭东这个电话无异于佳音。

  罗旭东没想到贝思甜会这么高兴,听到她的话忍不住嘴角轻轻一勾,果然被媳妇依靠的感觉才是最好的。

  “对了,市里似乎有股奇怪的势力,你小心一些,尽可能不要暴露自己是医生的事情。”罗旭东说道。

  贝思甜微怔,“怎么回事?”

  “时间太短,具体的还没查到,不过市里很多知名的医生都被‘请’走了。”

  这件事罗旭东还要抓紧时间查,同时也让这边的人暗中保护贝思甜,毕竟他还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贝思甜当即便想到田家的那些人,田家的负责人定然也是中医大夫,她直觉认为,田家失联和这件事有关系。

  贝思甜应下了,挂断电话之后便叫上罗旭平以及魏仲熏,三个人一起去了周口坛医院。

  “原来是周口坛!”魏仲熏哼了一声,周口坛医院就是拒绝了他们请求的医院。

  不过当时是天降福的人出面,所以那边的人并不认识他们。

  路上,贝思甜让魏仲熏买了个大花篮,然后便进了医院里边。

  “您好,我们是程天吉的亲戚,过来探望的,请问他在哪个病房?”贝思甜问道。

  医生按照名字查了一下,抬头看了贝思甜一眼,说道:“病人在重症监护室,还没有脱离生命安全,现在不允许探视。”

  罗旭平垂在身侧的双拳狠狠捏在了一起。

  贝思甜倒觉得这是个好消息,至少听到的不是人已经没了这种话,只要还有一口气,她就有办法把人救回来。

  但现在的问题是,她没办法接近程天吉!

  “我们很担心他,能隔着玻璃看看他吗?”贝思甜说道。

  那护士点点头,“可以,你们顺着过道往里走,走到头右转就是。”

  贝思甜忙到了谢,向着那边走去。

  重症监护室的外墙是整面的玻璃墙,方便家属探望,也方便医生观察情况。

  此刻重症监护室当中只有程天吉一个人,原本就瘦弱的少年,此刻脆弱的好像随时都可能离去。

  他的脸上带着氧气罩,头上缠着纱布,身上也缠满了纱布,紧闭着双眼,好似正在等着死亡的到来。

  罗旭平站在玻璃外边,看着程天吉此刻的样子闭了闭眼,转头一脸哀伤地说道:“姐,救救他。”

  贝思甜同样看着里边的少年,一只手抬起来放在罗旭平的肩膀上,说道:“嗯。”

  这时候一个医生过来说道:“你们是这病人的家属吧,医药费麻烦你们交一下吧。”

  贝思甜一怔,“他的父母呢?”

  那医生以为贝思甜不愿意交,皱起了眉头,“一直联系不上,如果不交医药费的话,这孩子的药就得停了。”

  他们联系不上家属,但是却先进行了抢救和救治,对于大多数医院来说已经很仁义了。

  贝思甜知道这一点,也知道他们只怕自己等人跑了,没有多计较,让魏仲熏去交钱,然后说道:“伤的重吗?”

  那医生见他们愿意交钱,神情也缓和下来,说道:“能不重吗,要是专家还找不到的话,这孩子恐怕就救不过来了。”

  贝思甜皱眉,“什么叫找不到?”

  那医生摇了摇头,“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医院里的主任医师都请假了,请假之后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再也联系不上了。”

  但这不算旷工,人家有正常请假,所以即便是报警,不到二十四小时警察也没办法立案。

  贝思甜眸子一转,说道:“我要把人接走,我已经联系好了医生。”

  那医生一听当即就摇头,“不行,病人离开重症监护室很可能连大门都出不去,就算要接人,也要监护人,你们有监护人关系证明吗?”

  贝思甜和魏仲熏都这么年轻,不可能是程天吉的监护人,医院不可能将病人随便交给不认识的人。

  贝思甜也明白这个道理,心中着急,却是愈加沉稳下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进去见上程天吉一面,给他喝下保命的符水!

  “那我让医生来医院行吗?”贝思甜问道。

  那医生犯难了,“这……这我要问过主任才行,从来没开过这种先例。”

  若是正常情况,这医生肯定会义正言辞地拒绝,但是现在状况特殊,所有的主任医师都请假消失了,总不能让病人在这里等死吧。

  这种状况也太诡异了,别说病人家属问起来他们解释不了,就是他们自己都理解不了。

  “您尽快问吧,你们的主任医师请假了是你们医院的事情,总不能让病人干巴巴地等着,抢救生命都是争分夺秒的事情,哪里等到起!”

  那医生心里道了声果然,贝思甜这话让他一句话都反驳不出来,而且她说的没错,病人真的等不起。

  “你们等一会,我这就去问问。”

  那医生一走,贝思甜就联系了杜凯博,想让他帮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