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68章 来接人
  “爸,您帮帮我家吧,我以后一定好好孝敬您!”金丽霞生生挤出几滴眼泪,哀求地说道。

  同时心里也有些恼火,这个公公怕不是故意的吧,在她家白吃白住的时候毫无作为,刚被赶出去就东山再起!

  尽管知道公公肯定不是故意的,可是如今跪在这里求人,心里不免有些怨愤。

  姜鸣忠叹了口气,知道原因之后,他更是一句话都不想再说。

  这时候外边大门处有人敲门,站在廊道上一直不敢说话的姜新忙跑下台阶穿过院子去开门了。

  打开门,外边站着几个身穿军装的男人。

  “您好,我们是272空军附属医院的,请问姜大夫在家吗?”其中一个男人客气地问道。

  姜新点点头,转头说道:“义父,是272空军附属医院的人。”

  听到‘义父’这个称呼,姜飞猛地回过头来看向姜新,眼底带着狐疑之色。

  姜鸣忠微感意外,“进来吧。”

  姜新忙请他们进来。

  姜飞和金丽霞一听,不用姜鸣忠说什么,忙自己站起身来,可不能让外人看到,多丢脸。

  对此姜鸣忠不发表任何意见。

  一行人进来之后,为首的军人是个少校军衔,他客气地对姜鸣忠说道:“您就是姜老吧,因为病人情况有变,我们院长希望您能尽快去会诊,还望您能移驾!”

  这个是姜鸣忠接的协会任务,272医院知道接任务的是个老大夫,还是厉害的老大夫,早就盼着他能够前去,没想到会诊时间还没到,病人的病情就发生了变化,不得已只能提前请姜鸣忠前去。

  姜鸣忠一听当即点头,“我就这就跟你们去,姜新,去拿我的东西。”

  “好嘞!”姜新忙小跑着进了屋,去拿东西去了。

  姜新很快就把东西收拾妥当,站到了姜鸣忠身旁。

  姜鸣忠走到门口,顿了顿脚步,回头看到姜飞一脸渴望地看着他,说道:“回去吧,你父亲已经死了,死在日新公园的那条大河中了。”

  姜飞闻言一怔,蓦然想起那段时间总听人说有个老人跳河了,当时他也曾想过,不过不敢想太深,现在姜鸣忠的这句话,让他心底发颤,脸也跟着白起来。

  金丽霞却根本没往心里去,所以姜鸣忠的话她也只是疑惑了一下,就过去了,如今她只知道姜鸣忠这是不肯和他们回去,顿时气得不行。

  “爸,你也太绝情了,这可是你亲儿子,你放着亲儿子不管,却去管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他看中的能是您这个人吗,他看中的是您现在的身份地位!”

  姜新听后,脸上顿时涨的通红,这是气的,但是长期的懦弱让他不太敢正面对上气势冲冲的金丽霞,咬紧了牙关死死瞪着她。

  姜飞也反应过来,尤其是想到刚才那句‘义父’,便让他有种被人抢了东西的感觉。

  “爸,我才是您亲儿子,将来只有我才会给您养老,您可要想清楚了!”

  “是啊爸,您不要您亲儿子了,现在却带着一个不知道哪来的闲人,你真的这么绝情冷心吗!”金丽霞恼火地说道。

  她父亲这次的考核是绝对不能出问题的,现在不过是要姜鸣忠一句话的事,他却是连亲生儿子都不管了。

  姜新觉得很生气,一向不敢多说话的他这时候说道:“我义父要去会诊了,你们请离开吧!”

  兴许就是这句话,让姜飞彻底火了,他上前两步,指着姜新的鼻子骂道:“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捡来的野种,也配叫我爸义父!”

  姜鸣忠横跨一步拦在姜新面前,这孩子一向打都不还手,他担心吃了亏。

  看到父亲这个举动,姜飞觉得很受伤,到底谁才是他的亲生儿子,他这是老的分不清了吗!

  “你先上车。”姜鸣忠对姜新说道。

  姜新颓丧地低下头,拿着姜鸣忠的东西上车了。

  几个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来请人居然碰到家里闹矛盾,他们都觉得有些尴尬。

  不过他们也有些疑惑,看样子这个姜飞应该是姜老的儿子,怎么会如此冷淡。

  姜鸣忠也有些头疼,让外人看到这些怎么都觉得难看,但是二人再次纠缠,他又能怎么样。

  “你们把我轰出来的时候,咱们的情谊就断了,是姜新把我从河里捞上来的,若是没有姜新,我早就是一具浮肿的尸体,即便没有跳河,我身无分人,连个落脚的地点都没有,也只有饿死一条路,现在你们求我回去,只为了给你们帮忙?”

  姜鸣忠觉得这些事情还是让他知道好,或许他知道,只是没往心里去,或者往往深里想,现在他说出来了,总要想想的。

  将他赶出来,澳门赌博网站:无疑是置他于死地。

  姜飞原本还只是怀疑,现在听到这里,脸色顿时惨白一片,原来跳河的那个人,真的是他的父亲!

  金丽霞也闭上了嘴,脸上颇有些难看,抬眼看了那几个军人一眼,见他们投过来的眼神都带着鄙视和厌恶,顿时无地自容起来。

  姜鸣忠等人站在门口,姜飞二人也不好再在院子里逗留,跟着走了出去,姜飞脚下虚浮,心里无数遍想着当时要是父亲就这么死了,他会怎么办。

  金丽霞眼看着姜鸣忠上了车,心里急的不行,现在要是拦不下来,可就真的拦不下来了。

  金丽霞觉得公公出门有人接送,而且还是军人就特别有气派,但现在这气派她沾不上光,让她尤为着急。

  “姜飞,还不快去求你爸!”金丽霞捅了捅姜飞的腰,低声说道。

  姜飞神情怔怔的,根本没理会金丽霞,金丽霞顿时瞪眼,再想说什么已经来不及,姜鸣忠坐上车扬长而去。

  姜鸣忠走了,姜飞身体晃了晃,仍旧没理会金丽霞,转身就走,却不知道方向哪里。

  坐上车的姜鸣忠心里也不舒服,一直沉默着,到了下车的时候,长舒口气,重新振奋起来。

  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路要走,他能护的已经护了,能管的也管了,今后他也不想再为姜飞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