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61章 不当回事
  对方既然能够找到这里,说明至少认识秦新宇,因为她给秦新宇留下过地址,只不过没想到找上门来的另有其人。

  “让他们进来吧。”贝思甜说道。

  莫嫂子出去领人去了,田智却和姜鸣忠相视一眼,同样感到很奇怪。

  不多会,外边进来一行人,大概有三四个,为首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模样倒是和秦新宇有三分相似。

  来人进来之后,便直接坐在了沙发上,为首的人笑着对贝思甜说道:“想必您就是贝大夫,我叫秦有为,是秦家的大家长,您大概已经知道了,我秦家是您的从属家族,如今也就是青羽流派的从属家族,我们是来投诚的。”

  秦有为三言两语道明来意,贝思甜不置可否,看了一眼没有招呼就自行落座的一行人。

  莫嫂子给众人倒上茶水便下去了。

  “如何投诚?”贝思甜淡淡一笑,问道。

  秦有为一挥手,后边的三个人立刻将带来的小箱子打开,里边是整整齐齐的百元大钞,一共三个小箱子,粗略一数大概有五十多万的样子。

  这对于任何家庭甚至是一些大企业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秦有为见打开箱子,屋子里的人并没有出现惊叹的神情,倒是有些意外。

  “你这是打算做什么?”贝思甜看了那些钱一眼,澳门赌博网站:一点不为所动。

  这样的情况倒是让秦有为有些尴尬了,他忙笑了笑说道:“这是我们作为从属家族的一点诚意,希望贝大夫笑纳。”

  诚意?

  刚才打开箱子时的表情可不像是有诚意的样子,反而带着一些高高在上的样子,更像是施舍。

  “秦大夫说笑了,我们青羽小门小户的,可带不起来从属家族,各位怕是找错地方了。”贝思甜笑道。

  秦有为脸上依然带着笑,眸子微沉,“贝大夫,从属家族的事情并不是您一个人说了算的,而是贝家祖传下来的,更何况有双鱼玉盘为证,秦家所持有的玉坠安全能够镶嵌进去,足以证明我们就是青羽的从属家族。”

  魏仲源挑眉,“秦大夫这话就不对了,时代在变迁,那时候的事情到现在已经似是而非,如何还能作数,这件事,如今我师父说了算。”

  这秦有为居然要强行和青羽流派绑在一起,真是太不要脸了,光是听他说话的语气就很生气,再看那一副我愿意给你当从属家族你就赶紧烧香拜佛的表情更是让人恼怒。

  秦有为瞥了魏仲熏一眼,垂眸道:“我在和贝大夫说话,上边的人说话,下边的只需要听着就行。”

  魏仲熏笑了,这人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他以为自己是谁?

  不仅魏仲熏笑了,就是田智和姜鸣忠也都笑了。

  秦有为皱眉,这几个人笑的他莫名其妙,其余的三个人也都露出不悦的样子,这几个人怎么回事!

  秦有为从秦新宇那里了解到青羽流派目前的状况,知道这神秘的流派竟然只有区区几个人,被众人传的神乎其神的大能贝思甜,也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因此他对青羽流派的敬畏之心一下子就消失无踪。

  想着贝思甜怕是空有能力,不懂得经营,故而青羽的规模发展不起来,这才带着钱财过来,对方想必应该很缺钱才是。

  不过对方看到钱的态度很淡然,秦有为觉得,如果不是装的,应该就真的不缺钱。

  可是如果不缺钱,为什么青羽至今都没有成规模?

  “的确是应该贝大夫说了算,不过贝家的祖训也不能忘啊,要是没有这祖训,我们也不能千里迢迢地跑到这里来。”秦有为笑着说道。

  这话外之意,他们秦家并不愿意成为这从属家族,全然是因为祖训的缘故!

  贝思甜笑了,“你将玉坠拿来。”

  秦有为眸光一闪,道:“玉坠我没带来。”

  贝思甜又不是胸无城府之人,看到他脸上的神色,再想到原本秦家的大家长是秦新宇,心中便有了些猜测。

  “既然听从祖训,持有玉坠者方为从属家族,等你将玉坠拿来再说吧,送客!”贝思甜直接就送客了。

  秦有为脸色有些难看,对方竟然是半分情面都不给他留,好歹他现在也是秦家的大家长!

  “你这是什么态度!”

  秦有为身后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猛地站起身来,指着贝思甜的鼻子吼了一声。

  魏仲熏、田智以及姜新见状纷纷站直了身体,虎视眈眈地看着那人。

  那人被这三人倏然而起的气场一震,气势不免落了下去,不过输人不输阵,其余的两个人见状也站了起来。

  贝思甜微微蹙眉,如此行径,若真是成了从属家族,恐怕连一代人都出不了就会毁于一旦。

  双方有些剑拔弩张,秦有为并未何止下边人的行为,贝思甜冷眼看着,对方若真的有心闹事,她也不会让这些人在她的家里动起手来的。

  正想着,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怎么回事。”

  声音不大,却是冷彻骨髓,三个有心想要给下马威的人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

  只见门口此刻站着三个穿着笔直军装的男人,为首的一个高大威猛,那双眸子里透出的冰寒之气让人看一眼血液就好似凝固,周身散发出来的淡淡煞气也让几个被人奉养惯了的玄医禁不住后退一步。

  他们面色发白地看着门口的军人,刚刚面对贝思甜的气势早已荡然无存。

  “滚!”

  罗旭东一眯眼,周身迫人的气势让人呼吸一滞。

  秦有为额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他总觉得再不走下场肯定不会太好,因此忙让三个人扣上箱子,四个人从三个军人身旁绕了过去,赶紧离开了屋子。

  陈金良斜眼看着从自己身侧绕过去的男人,伸出了一条腿,那男人慌乱之下没看到,一下子将箱子扔出,人也摔了个大马趴。

  这人就是刚才对贝思甜吼的那个人。

  “嘿!站稳了哥们!”陈金良看着摔倒的那人,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