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57章 到底去过什么地方
  第752章&bp;我可以帮你洗&bp;(第1/1页)

  托儿所四点多就要接孩子,贝思甜和秦氏等人一起将孩子接回来,罗旭东也回来了。

  他是特意早些回来准备送她们过去的。

  晚饭自然是在老爷子那里吃,高妈只用做罗安国三口子的饭就行了。

  贝思甜一家五口人来到红漆大院,李学军已经等在了门口,和他一起的还有两个女护工。

  三个小包子下了车,就分别被领着进了院子。

  她们都不是第一次来了,所以也不陌生,对李学军也很熟悉,嘴上甜甜地叫着叔叔。

  李学军是从他们出生就看顾的,所以对这三个小包子的感情同样很深厚,见到他们,不由自主地就咧开了嘴。

  厅门敞开着,三个小包子挣脱开大人的手,迈着小短腿向着里边跑去,一边跑一边喊‘姥爷’。

  吴岳凯脸上笑开了花,忙起身迎着三个小家伙过去,张开双臂将他们圈在怀里。

  “哈哈哈哈,可算是等到周末了,想死姥爷了!”吴岳凯看着三个小家伙,眼里已经没有了别人。

  “老爷子也不嫌他们闹腾。”贝思甜笑道。

  吴岳凯看也没看贝思甜,说道:“我这总清静着,就等这三个小家伙来给我热闹热闹呢!”

  罗仪萱和罗仪茜中间总是隔着一个罗仪瑞,这已经是固定的相处模式,她们两个也习惯了中间站着哥哥。

  “姥爷叫我草莓~”罗仪萱奶声奶气地说道。

  “姥爷叫我芒果~”罗仪茜奶声奶气地跟道。

  罗仪瑞抿嘴,他并不想叫雪糕,都是姨姨乱叫!

  两个孩子长得太像了,吴岳凯根本分不出来,所以每一次来,罗仪萱和罗仪茜都要告诉他自己的小名,两个小包子的衣服款式一样,但是颜色不同。

  罗旭东和贝思甜坐在一旁看着吴岳凯和三个小包子玩的开心,不禁笑了,老人最喜欢和孩子玩,看得出,老爷子是真心喜欢这三个孩子。

  罗旭东最近的任务要避嫌,所以不能留宿,晚上吃过晚饭他就回去了,第二天一早出任务,后天才能回来,到时候再来接她们。

  贝思甜和三个小包子留在了这里,有专门的护工来照顾三个小包子,这三个护工都是吴岳凯亲自找来的,有着专业的知识,品性都很不错,而且她们照顾小包子已经照顾了三年多。

  她们虽然不是军人,但也是由部队机构培训出来的,贝思甜倒是放心。

  晚上,三个小包子熟睡了,贝思甜就开始给吴岳凯检查身体,这是例行检查,她一直没有放松对老爷子的身体检查,这也是为什么吴岳凯岁数越来越大,但身体反倒比以前好很多的原因。

  “我可是一直按照你说的去做。”吴岳凯先说道。

  贝思甜不信,“这还要问问小李同志。”

  吴岳凯无奈,好吧,他的确是喝酒了,可是哪能不喝酒呢,他能不喝水,但真的做不到不喝酒。

  “我给您做了些药酒,到时候让小李同志去取。”贝思甜无奈地说道。

  知道老爷子忍不了,所以尽可能的在保证健康的情况下满足他的口欲。

  吴岳凯立刻像个孩子一样喜笑颜开,能够光明正大地喝酒真是再好不过了。

  他知道贝思甜是为了她好,这些年来,若是没有贝思甜给他调理身体,他不知道要受多少磨难,就是每逢阴雨天关节的痛疼酸胀就让他痛不欲生。

  可以说,贝思甜是唯一能够让他听话的人,对此李学军是深有感触的,这也加深了李学军‘告状’的次数。

  ……

  罗旭东送完妻子孩子,并未回家,先去了一趟部队,秦氏知道大儿子是个大忙人,对此也见怪不怪。

  王雪琴孤身来北京,没有地方落脚,因此和莫嫂子一样住在了厢房当中,莫嫂子是长工,和高妈一样,在小院已经好几年了,她是短工,还在实习期,所以对谁都很客气。

  “我来吧莫嫂子!”王雪琴见莫嫂子拎着暖壶去打水,忙站起来说道。

  这水是送到秦氏那院的。

  莫嫂子笑了笑,道:“你干你的,我干我的,各有各的活儿,咱们都是给别人打工的,用不着谁帮谁。”

  王雪琴脸一红,脚步顿住,双手搅着衣服角,看着莫嫂子出去了,她站在门口的廊道上,看了一眼黑着灯的主屋,转身进了屋。

  莫嫂子送完开水,收拾收拾就准备睡觉了,明天还要早起干活,高妈因为家里还有人,住的也近,所以到了晚上都是回家住,早晨却是比谁来的都早。

  王雪琴却一直没睡,耳朵里听着外边的动静,要是主家回来了,她也是要送水的。

  念头刚落,她就听见了门响,眼睛倏地睁开了,微微抬头借着月光向外看去,看大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穿过院子进了主屋。

  王雪琴想了想,起身穿好衣服,跑去烧水了。

  她一出门,莫嫂子就睁开了眼睛,抬头看了她的背影一眼,暗自摇摇头,闭上眼睛继续睡觉了。

  王雪琴烧了半壶水,灌满了一个暖壶然后拿起一个铜盆,拎着暖壶去了主屋,轻轻推开了房门。

  她将铜盆放在地上,然后倒上些凉水,又一点一点地倒上开水,不会滚烫,但是用来烫脚刚刚好。

  王雪琴端着洗脚盆来到东屋的房间,发现门打不开,只好轻轻敲响房门。

  不多会,清俊高大的男人开了门。

  “我给您打了洗脚水,这么晚回来烫烫脚吧。”王雪琴仰着小脸笑着说道。

  目光所及,男人清俊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变化,王雪琴忙说道:“姑奶奶不在,您要是太累了,我可以帮您洗。”

  在她们那,女人给男人洗脚是家常便饭,不过这种情况只存在于两口子之间。

  “谁让你进来的。”罗旭东冰冷的目光落在这帮佣身上。

  王雪琴脸上的笑容一顿,随后微微有些慌乱,道:“我听见您回来了,因为每晚都要给主屋打水,我就……我就……”

  她不知道罗旭东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是怪她没敲门?还是怪她伺候的不满意?

  要是后者还好,前者她也能改。

  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