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55章 扑上去
  姜鸣忠和姜新坐在沙发上原本都有些拘谨,但是感受到这个家里充满了生活气息,慢慢地便放松下来。

  再次之前,姜鸣忠很难想象到大能贝思甜的家里会是这样祥和宁静的画面,或许在很多人心里,贝思甜和青羽流派都蒙上了一层轻纱,好似看清了,却根本看不清。

  也或许有些人想象当中,青羽流派一片肃目,贝思甜这个年轻的大能轻狂骄纵,不讲任何人放在眼里。

  这个想法就是姜鸣忠从前的想法,这么年轻就有如此的本事,换做是谁都不免骄傲,即便是他这个年纪,有这番成就也会高傲的什么似的。

  但事实并非如此……

  贝思甜平和的就像是一汪浅水,你以为一眼见底,却原来都是表象,这也是为什么在一开始的时候,姜鸣忠根本没有察觉到贝思甜不同。

  现在看着这个家,姜鸣忠心情颇复杂。

  田智笑着说道:“这个是师父的家,因为青羽没有自己的本家,我们暂时也就将这里当做基地了,不过我们基本上不住在这里,都有自己住的地方,姜老住的地方熏哥已经给安排了,也在这个胡同里。”

  姜鸣忠忙点点头,很多大家族也都是将家宅当做本家的,不过这小院这么温馨,还真是不忍心多加打扰。

  魏仲熏给几个人倒上茶水,说道:“我说师父,咱们青羽人越来越多,总不能天天都挤在这里啊,应该找个基地了吧。”

  不用魏仲熏说,贝思甜也在想这个问题,青羽势必要越来越壮大的,小院就这么大地方,如果都聚集在这里,她倒是无所谓,罗安国秦氏以及三个小家伙总会受到打扰。

  而且人多眼杂,她也担心草莓和芒果。

  贝思甜见他这么说,问道:“你有想法?”

  魏仲熏忙凑过来,说道:“不如我们把这胡同包了,以后就当做我们的本家,反正师父你有钱!”

  贝思甜:“……”

  田智翻了个白眼,“熏哥你别跟着捣乱行不行。”

  魏仲熏脸一沉,眼睛一眯,“什么叫捣乱,你皮痒了是不是?”

  田智无奈地摊了摊手,“就算我们真的有钱买,人家在这住的好好的,肯搬走吗?”

  魏仲熏嘿嘿一笑,“说你嫩你还不承认,这几年来你算过有多少搬走的吗?没算过吧,就咱们胡同里就有五户将房子卖掉搬走了,如果我们那时候就将房子买下来,现在差不多快要连成一片了,不过当然了,那时候我们也没那财力。”

  田智挑眉,这个还真没注意过,就是贝思甜也开始正眼看着他。

  魏仲熏更来劲了,“我走之前听说背靠着咱们的那两户要卖房子,说是要去国外发展,还有是因为丈夫调动要搬走的,如果真有想法,我就去打听打听。”

  贝思甜觉得这或许真是一个办法,这样的话,她和秦氏的院子还能保持原来的样子不受到打扰,有什么事情她能第一时间知道,也能互相照应。

  “你去打听一下,若是真的,我再做考虑。”贝思甜说道。

  魏仲熏一下直起身子,“领命!”

  面对魏仲熏的耍宝,姜鸣忠父子都快要习惯了,正说笑着,外边忽然冲进来一个小身影。

  “师父~”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原来是小雨竹。

  小雨竹抱着贝思甜,一脸欣喜,熏哥走的时候她就想跟着,但是她还要上学,年纪也太小,根本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小雨竹一直都很郁闷

  小雨竹跑进来之后,门口出现一个挺立的少年,已经十三岁的罗旭平站在门口,手里拎着书包,笑道:“姐。”

  贝思甜看了一眼他卷起的裤腿,颇为意外道:“平安去哪了?”

  罗旭平最早的时候因为跟不上学习进度几次请课外老师,后来他终于跟上这边的进度后,简直如同神助,从学渣一下成为学霸,大考小考都是年纪第一!

  这几年的时间,甚至还跳了一级,如今再也没有人会去嘲笑他黑,嘲笑他是农村来的没见过世面。

  小雨竹脸一红,赧然道:“回来的时候,我头花掉水沟里了,平安哥给我捡回来的。”

  贝思甜看向罗旭平,罗旭平耸耸肩,很快他身后有出现一个枕着双臂的少年,程天吉。

  “姐,这次去的时间很长啊!”程天吉站在门口,一条胳膊搭在罗旭平肩膀上,笑着说道。

  对于贝思甜时常出去,他们已经习惯了。

  程天吉今年十六岁,今年上高二了,也是跳过一级,品学兼优,罗旭平和小雨竹在一所学校,他放学早的话就去找他们,放学晚两个人就来找他,所以总是一起回来。

  三个人关系非常好,小雨竹原本学习成绩是一般的,但是有两个学霸在前,带着她一起学习往上赶,时常也能班级前十,年级排名也是前二十,不过她更多的心思放在中草药上,所以这个排名对她而言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三个学生回来见有生人在,也没多说,贝思甜将小雨竹留下,两个大男孩就去秦氏他们的院子做功课了。

  姜鸣忠看到小雨竹有些激动,这就是传说当中那个喝下第一符水的小姑娘,居然都长这么大了!

  一开始外界对小雨竹的关注十分多,随着青羽消匿,小雨竹才渐渐脱离人们的视线,但是一说起第一玄符,仍旧会想起这个小姑娘。

  小雨竹歪头看着姜鸣忠,听到贝思甜说道:“这是我们青羽的新成员,姜老和姜新。”

  “小雨竹对吗,久仰大名!”姜鸣忠对着小雨竹伸出手去,一脸希冀地看着她。

  小雨竹抿了抿嘴,澳门赌博网站:后退一步,闪身躲在了贝思甜身后,然后露出一个小脑袋看着他,一副看怪爷爷的样子看着他。

  魏仲熏见状,哈哈大笑起来,“姜老你吓到我们小雨竹了。”

  姜鸣忠看了一眼伸出去的手,有些尴尬,看到小雨竹那警惕和好奇的眼神,才意识到对方其实还只是个上初中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