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54章 妈妈舌头疼…
  贝思甜紧紧圈着三个小包子,一会蹭蹭这个一会蹭蹭那个,她真是想死这三个小家伙了!

  门口,秦氏含笑看着这一幕,她提前接到田智的电话,就在门口等着了,这一段时间孩子看不到妈妈,时不时就会哭闹。

  秦氏知道贝思甜出去做什么,只能尽可能的帮她照顾好三个孩子和这个家,不让她分心,好在最近罗旭东没什么事,有他在三个孩子还不算太闹腾。

  罗旭平虽然是个半大小子,但是从小就懂事,他放学回来写完作业,也会和三个小包子一起玩,倒也能让秦氏有个空闲的时间。

  贝思甜带着三个小包子一起向着小院走去,回到家,她的心才会安定下来,才能让自己放松下来。

  魏仲熏双手枕在头后边,径直向着小院走去,田智招呼姜鸣忠和姜新一声,跟在了后边。

  见有两个生面孔,秦氏多看了两眼。

  姜鸣忠听见刚才贝思甜喊秦氏为娘,猜想到这大概是贝思甜的婆婆,随后田智低声说了两句,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看到贝思甜和秦氏态度十分亲近随意,便知道二人相处极好,自然对秦氏十分客气谦和。

  姜鸣忠是第一次来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津北市不是一线城市,而且是以旅游为发展的城市,生活节奏相对慢很多,绿化环境也非常不错,街道上的车辆很少。

  北京却不是,车水马龙的大道,熙熙攘攘的街道,还有人来人往的胡同,都显示着这城市中的人们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节奏都会快很多。

  下了车姜新就紧紧跟在田智身后,现在田智这个大哥简直就是他出门的依赖。

  一群人进了小院,澳门赌博网站:大门便被关上了,除了高妈之外,帮佣已经又换了两个,年纪一个和高妈差不多,四十多岁奔五十,直接称呼杜妈,还有一个姓莫,三十五六岁。

  秦氏叫她小莫,年纪小的就称呼她一声莫嫂子。

  进了房间之后,还有一个生面孔,三十出头,模样还挺俏丽,此刻正穿着围裙站在大厅当中,杏眼圆睁看着贝思甜等一行人进来。

  “这是个小王,咱们胡同斜对面马大姐给介绍的临时工,帮着打扫打扫卫生什么的。”秦氏笑着说道。

  之前贝思甜是打算再找一个帮佣的,因为她不在家,秦氏一个人怕忙不过来,因为贝思甜走的匆忙,周全还没有找到人。

  正好马大姐说她有一个乡下的亲戚,想来北京找份工作,托马大姐给寻摸寻摸。

  马大姐想着秦氏儿媳妇有三个孩子,时常出门,一个人看不过来,就上门说了说这事。

  马大姐是希望秦氏先用一段时间再说,可以给最低工资,要是好就留下,要是不好不用也没事。

  秦氏和马大姐时常会讨论怎么在院子里种菜,有时候和胡同里几个年纪差不多的女人一起上街买菜,一起接孩子上下学,所以也都是熟人,便有些不好意思拒绝,打算先让这人过来是一段时间,不行再换。

  这样王雪琴就来了小院帮忙。

  王雪琴一双杏眼在贝思甜身上转了一圈,又在后边的人身上转了一圈,在秦氏的介绍下,忙上前将贝思甜手里的包接过来。

  “听说了您大概这时候回来,热水已经烧上了,秦婶告诉我您喜欢喝淡茶,已经给您泡上了。”王雪琴态度很恭敬地说道。

  贝思甜点点头,“辛苦了。”

  “应该的,您有什么吩咐尽管和我说就行,没别的事我去扫院子了。”王雪琴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然后弯了弯腰离开了。

  秦氏看着王雪琴走出客厅,说道:“我是想等着小周给找的,后来马大姐这么一说,我想着反正都是找人,就用用试试,是走是留小甜儿就自己看着办就行。”

  这种事情,要用得顺手才行,不能说顾忌面子就不好意思辞退,如果真的不好,该不用就不用。

  贝思甜笑着点点头,“我知道了娘,爸呢?还在字画店?”

  “他啊,现在恨不得住在那里,早晨送完平安就直接过去了,晚上接上平安才回来。”秦氏没好气地说道。

  秦氏也不是真的怪他,罗安国那么拼命管理那家店,不就是为了能够多挣点钱,像是这多请一个帮佣什么的,罗安国就只能能掏钱了,不用再跟贝思甜开口。

  尽管关系十分亲密,但是这种事总是开口,也让罗安国感到别扭和不舒服。

  更何况三个孩子每年都要换新衣服,手里没点钱,给孩子买衣服还要跟儿子儿媳妇要?

  那这爷爷奶奶当的也太寒碜了。

  “娘,这是姜老,这是姜新,以后也是咱们自己的人。”贝思甜笑着说道。

  青羽流派的事情贝思甜和罗安国两口子说过,不过二人都觉得这太复杂,感觉听不太懂,只要贝思甜说没问题就没问题。

  故而现在贝思甜直说自己人就行。

  “不介意的话,我叫您一声秦嫂,贝大夫是我和我义子姜新的恩人,以后我们也就跟着贝大夫了。”姜鸣忠站起身来说道。

  秦氏的年纪比姜鸣忠大一点有限,看着这一大家子幸福安泰,他脸上带着笑,心里却万分感慨,还带着淡淡的忧伤。

  他也是有儿子和儿媳妇的人,如今到老了,却成了孤家寡人一个。

  “义父。”姜新一直站在田智身边,敏锐地感觉到姜鸣忠的情绪变化,走过去抓住了姜鸣忠的衣服角。

  姜鸣忠一回头看到姜新担心的眼神,空荡荡的心好像被填上了一些,不由地露出笑容,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表示没事。

  秦氏笑呵呵地说道:“叫什么都行,我是无所谓的,我去给你们倒水。”

  姜鸣忠有些惶恐,“秦嫂别忙,我们自己来就行!”

  哪有让秦氏给他们倒水的道理。

  魏仲熏自然而然地走过去接过茶壶,“婶,我来吧。”

  秦氏也不勉强,“那你们休息一会,开车的坐车的肯定都累了,我去给三个小家伙弄点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