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45章 她是贝思甜
  这个青年仪表不凡,澳门赌博网站:看着便不是一般人,所以他站出来说话,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关宝芸脸色不太好看,关铜山也没想到居然会有人站出来说话,似乎还是站在姜鸣忠那一边的?

  关铜山不太敢确定这个时候还有人会站在他那边,可是这青年称呼姜鸣忠为姜老,这就不一般了。

  “你是?”关铜山见他气度不凡,因此没有一上来就发难,至少搞明白对方的身份。

  魏仲熏还未说话,下边便有人开口了,“这不是魏家的魏仲熏吗?”

  魏家的魏仲熏?

  这个名字多少有些耳熟,关宝芸看到这男子有些恍惚,恍然想起什么,低声在爷爷关铜山耳边说了几句,关铜山恍然,原来是之前某一届交流会出了点名气的年轻人。

  魏家的综合实力近些年增长的很快,因为出了一个魏仲源,不管哪一个家族或者流派,但凡出一个点灵成符的玄医,其整体实力都会被带高一大截。

  若是在魏仲源成功点灵成符之前,关铜山还不觉得如何,但是在那之后,他就不敢再小觑魏家了。

  原来这魏仲熏是魏家的,难怪会有如此气度!

  不过姜鸣忠什么时候和魏家有了来往?

  关铜山知道了魏仲熏的身份之后,对魏家的顾虑依然阻挡不了他将姜鸣忠再一次踩到脚底践踏。

  “原来是魏家的子侄,我和魏元卿老爷子也有几面之缘,相互还进行过交流,对老爷子来说我是相当佩服的。”关铜山先是点名了他同魏元卿认识,站在了长辈这个位置上。

  “你叫魏仲熏是吧,按照辈分来论,你还要叫我一声叔爷,你是怎么认识姜大夫的?”关铜山以长辈的语气同魏仲熏说话。

  魏仲熏嘴角一抽,这老头子……你是我叔爷,我还是你大爷呢!

  魏仲熏似笑非笑地看着关铜山,笑道:“我爷爷可没告诉他还有异姓兄弟在外,至于如何认识姜老的,我们是同门,认识很奇怪吗?”

  关铜山脸上的难看一闪而过,不过到底是岁数大的人,他能够强行接手姜鸣忠的一切,除了手段足够阴狠,也说命他的脸皮足够厚。

  “同门?刚刚姜大夫不是说自己是青羽流派的弟子吗,怎么又成了魏家的客卿大夫?”关铜山看了姜鸣忠一眼。

  魏仲熏喝了一口红酒,洒脱不羁的样子看的关宝芸面红垂首,不敢多看。

  “我什么时候说姜老是魏家的客卿大夫了?”魏仲源挑眉道。

  关铜山一怔,看着魏仲源那古怪的神情,看自己好像在看傻子,心头感到不悦,随即也想到他话中的意思了。

  “你该不会说,你也是青羽流派的人吧?”关铜山几乎是下意识说出这话的。

  邱亮等人立刻哄笑起来,“消失了好几年的青羽流派,今天居然一下子出现了两个人,你们是不是觉得青羽流派从来没有人站出来说过话,所以冒充起来毫无压力?”

  魏仲熏对这话不置可否,可不就是这样吗,那些冒充青羽流派的人都是抱着这样的念头,最后若不是自己露出马脚,或许还能再冒充一段时间。

  对这些事情他们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包括魏仲熏和魏仲源在内,贝思甜发动了一切能够发动的力量寻找救治两个小家伙的线索,哪里顾得上其他。

  “想不到魏元卿老爷子一世英名,也会有如此不肖的子孙。”关铜山一声长叹,将魏仲熏划归到骗子那个行列,争取宴会中人的支持。

  当舆论一边倒的时候,即便魏仲熏真的是青羽流派的人,他也不是了。

  不过关铜山并不相信魏仲熏的话,他私下觉得,应该是姜鸣忠给了魏仲熏什么好处,或者付出了什么代价,帮着他演这一出戏。

  魏家有魏仲源这样的继承人,自然不会重视魏仲熏,想必这魏仲熏也是破罐子破摔,丝毫不在乎家族的声誉,之所以这么想,因为换做关铜山就会这样,要不破罐子破摔,要不想尽一切办法将魏仲源弄废,自己上位。

  “可不是,你这样做有考虑过魏家的想法吗?”邱亮助攻道,不过他很快就转头看向姜鸣忠,沉声说道:“还请你将符媒交出来,那是我朋友的符媒!”

  现在舆论全部倒向他们这边,邱亮要起来毫无压力,不过是再加一条罪证罢了。

  然而…

  “我可没有你这样的朋友。”

  一个清动悦耳的声音响起,这声音传到众人的耳朵当中,好似灵泉击石,清脆又灵动,让人不自觉就会侧耳倾听。

  “谁在说话?”邱亮皱眉道,这声音话中的意思是在质疑他,不对,怎么感觉不太对?

  这话里的意思,这符媒是这声音的主人的?

  那符媒属于高级符媒,或许还不是一般的高级符媒,邱亮一直视为囊中之物,现在有这么一个人出声说是自己的,这不是妥妥的和他抢宝贝吗!

  “别鬼鬼祟祟的,出来说话!”邱亮低喝一声。

  一旁的魏仲熏冷哼一声,“什么叫鬼鬼祟祟的,说话给我注意点!”说罢,他向着一个方向走去,穿过人群,到了人群之外。

  贝思甜就坐在不远处,她这边尽管是角落,但是却是距离比试的台子最近的角落,之所以能保持清静到现在,也是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比赛上。

  “师父。”魏仲熏来到贝思甜身边,恭敬地叫了一句,然后站在贝思甜身侧。

  外人面前,他可是个十足的好徒弟!

  众人看去,一个二十多岁的绝美女子坐在沙发上,脸上化着淡妆,唇边带着清浅的笑容。

  关宝芸看到贝思甜双眼一眯,又是这个该死的女人!

  “你们不觉得,她有些眼熟吗?”

  看到贝思甜,不少人都觉得似曾相识过,联想到刚才说的话,一些人的脸色开始出现了变化。

  “她是……贝思甜?!”

  “青羽流派的贝思甜!”

  周围的人群当中不断传来惊呼声。

  贝思甜看向姜鸣忠,含笑说道:“姜老辛苦了,过来休息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