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42章 水平高
  这种调理类的玄符并不难制出,调经舒血也不是什么大毛病,不过融入五十五种中草药却是个难题,因为很多中草药的功效都差不多,如果硬要揉吧在一起也不是不行,但是发挥的功效几乎都不到百分之五十。

  像这种病症,根本不需要那么多的中草药。

  姜鸣忠听到命题之后心中便开始琢磨,这种毛病不算大毛病,一些小毛病不需要融入这么多的中草药,纯属浪费,协会的常任理事定然都是玄医,不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

  见出这样的题了,定然是想看搭配中草药的能力!

  这种病症都是出现在女性身上,大多数是婚后女子,一些女人生完孩子不免会伤身体,一些严重的伤了元气,不是吃大补之物就能补回来的,有不少人会出现虚不受补的现象。

  这种调理类的玄符之所以要融入适量的中草药,便是以防这种情况出现,当然了,也和浪费资源有关系。

  既然要融入五十五种中草药,必然要考虑到这个问题,说不定这就是这道题的关键。

  很多人听到题目之后都没有着急立刻开始,都在琢磨出题目的,澳门赌博网站:知道了目的,才能知道如何‘答题’。

  姜鸣忠也不是第一次参加宴会,对于分析这些也算是头头是道,不过是猜测出题人当时的大概想法罢了。

  大概猜到了出题目的,姜鸣忠就开始着手准备制符了。

  三十七个人分作两批,都给了隐秘的房间,不存在摄像头也不存在其他影响设备,可以在十分保密的空间下进行制符。

  姜鸣忠出于谨慎的习惯,进入了房间后还是将房间检查了一遍,这才开始制符。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两拨人都出来了,还剩下几个也陆续从房间当中走出来。

  房间是专门为制符准备的,所以里边除了一张桌子和椅子,其他的都被搬空了。

  进入房间之前需要散符粉来验证身上是否有多余的东西,类似早就准备好的符粉等。

  这一套流程同交流会的差不多,很大程度上能够杜绝作弊现象的产生,不过很多人也不愿意去铤而走险作弊,被发现了可不像是考试那般,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三十七包符粉分别置于一排木质长桌上,每个人之间相隔一米的距离,在大庭广众之下,也杜绝了常任委员徇私舞弊的想象。

  姜鸣忠以前觉得这样没什么必要,谁会去做这么丢人的事情,但是经历过这么多,他知道有的人会放下尊严和底线去做这些。

  所以现在觉得这制度越严越好,也免得关铜山在这里找他的麻烦。

  关铜山依然好似没看到他一样,和其他评委依次对参赛者的作品进行检验,而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关铜山并未检验姜鸣忠的东西,如果按照正常顺序,应该是轮到关铜山检验他的。

  姜鸣忠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关铜山这是憋大招呢!

  姜鸣忠原本的底子就很深厚,想明白了命题目的,他要通过第一关自然是没问题的,所以他以融入五十八种中草药,功效发挥百分之七十五顺利通关。

  三十七个人一共只有十七个通关,剩下的二十个就淘汰了。

  二十多个人即便有心里郁闷的,脸上大家谁也不表现出来,不愿意去惹人笑话,至少输了也要输个大度,让人知道你输得起。

  第一关顺利通过,第二关的试题是有另外一个常任委员打开的,同样在众人面前展示后,给大家念出了题目。

  第二道关卡的题目是,制出治疗外伤的玄符,减少外伤痕迹,要求融入中草药六十七种,药效百分比为七十五!

  别看药效百分比只涨了五个百分点,但是这五个百分点可不是这么简单的,融入的中草药越多,所达到的效力百分比也就会越低,这两者正常来说是呈现负相关的,只不过作为一个玄医,正在不断的克服这个问题。

  这道题没什么难度,就是制出不留痕的外伤药呗。

  从这命题当中可以分析出两点,一个是快速好转愈合,另外一个是尽可能的不留疤。

  题目不难,难得依然是融入数量和效力百分比。

  融入中草药的数量对于姜鸣忠来说相对简单的多,不过为了争一争比赛,他还是决定好好琢磨琢磨。

  能够下手的地方一个是愈合的速度,另外一个就是淡化疤痕的效果。

  现在西医越来越被大众接受,外科手术越越来越多,留疤的人可不在少数。

  台下的贝思甜听到这个命题后,手不由得摸了摸小腹,那里原本是有一道疤,还有很多妊娠纹的,但是现在她不但没有这些,腹部的皮肤如同少女般紧致。

  说起这些,最大的功劳要数贝佳乐,她剖腹产之后有一段时间是无法制符的,尤其是打了麻药,对她的精气神影响很大。

  促进伤口愈合的药物是贝佳乐给她准备的,同样淡化疤痕的药物也是贝佳乐准备的,可谓都是在黄金时间用药,所以贝思甜没有留下可怖的疤痕,相反腹部的肌肤在她后期的维护之下恢复了紧致。

  十七个人可以一次性制符,缩短了很多的时间,差不多二十分钟之后,所有的玄医都将自己的作品拿到了长桌上。

  姜鸣忠有些走神,刚刚是他的错觉吗,他怎么觉得进入房间之前踏过喷洒的检验药粉的时候,那药粉停了一下,这意味着如果他真的要作弊,带符粉进入房间也是可能的。

  关铜山不可能真的不知道他的存在,更加不可能给他这样的便利通道,所以这难道是关铜山挖的坑?

  姜鸣忠心里这么想着,自己并未有任何异动,所以即便对方挖坑,他应该也不至于不知不觉地跳进去。

  念头刚刚在心里落下,就看到关铜山站在了他的面前,这一次是关铜山检验他的符粉。

  姜鸣忠眯眼看着自己的老对头就站在眼前,忍下一脚将他踹飞的冲动,不动声色地紧盯着他。

  “这符粉的水平真是很高啊!”关铜山惊叹一声,对姜鸣忠的符粉充满了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