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38章 老牛吃嫩草
  听到这个结果,下边一片哗然,协会开办了这么多届的宴会,这么多次比试,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这种事情的出现,对于协会来说都是一个污点。

  关铜山掩饰住眼底的得意,脸上是不可置信,摇头说道:“这里边应该是有什么误会,姜大夫不是这样的人!应该先去看看是否是检验的器械出了问题。”

  厅里听到他这话的人都暗自摇头,低声讨论着。

  “若真是器械出了问题,怎么能只在他一个人进去的时候出问题?”

  “说的就是,这分明就是有人给他打掩护,为了让他能够携带事先准备好的药粉进去。”

  “这保不齐是花了多少钱跟哪个大家族购买的呢。”

  “真够丢人的,几年之后回来,就给了大家这么一出戏!”

  姜鸣忠脸色铁青地听着周围人的议论,眼睛死死盯着一脸‘我不相信他是坏人’的关铜山,很有一种冲动上前撕了他。

  不过他知道,他是不可能被污蔑的,他也不能让自己被污蔑,所以他现在不能失去理智,一旦失去理智,丢的不是自己的人,而是青羽的人。

  姜鸣忠见他一句话还没说,这些人就要给他定罪了,深吸口气说道:“玄符是我自己制成的,符媒是我们大家长给的,至于那器械为何会在我进去的时候‘出现故障’,相信我,我们会向协会讨一个说法!”

  他还是很擅长利用一切有利的资源,例如他如今青羽流派弟子的身份。

  关宝芸见他现在还死鸭子嘴硬,心头冷笑一声,尽可能的不让脸上出现太多的得意之色,开口说道:“一直以为姜叔叔是独身一人,怎么还有大家长这一说,难道姜叔叔加入了什么了不得的流派?”

  尽管态度没什么问题,但是话语之间的嘲讽怎么也掩盖不住,姜鸣忠这个精神力衰竭的废人,哪个流派肯要他?

  再者说就算他的精神力如同从前一样,他怕是也不会加入什么流派,因为小的流派他看不上,大的流派看不上他。

  所以他的这番说辞,关宝芸第一个不信,心里想着如果他随便说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流派,她就派人查到底,务必让姜鸣忠的脸都得彻彻底底。

  这样报了那天她被赶走的仇,也免得他将爷爷的事情捅出来,不过就算他捅出来也没有人会信,而且过去那么多年了,当年爷爷的借口十分充分,也不会真的出什么事。

  说到自己加入的流派,姜鸣忠的脸色缓和下来,“是一个改变了我命运的流派,正是因为大家长的出手,我不但救回一命,甚至逆转了精神力衰竭的问题,她是我的恩人,也是我姜鸣忠今后衷心之人!”

  关宝芸和关铜山不由自主地看了对方一眼,均看到对方眼底的笑意,说的如此煽情,如此真情流露,好似真的有这样一个流派一般,还逆转了精神力衰竭,若真是有这么简单,就不会有绝症之称了。

  关宝芸接道:“姜叔叔说的流派是什么流派,如此厉害!”

  姜鸣忠看了这个居心叵测的小丫头片子一眼,冷哼一声,“别和我攀亲道故,我可不敢有你这样蛇蝎心肠的侄女!”

  关宝芸被他突如其来的话说的脸一青,眼底怒气涌现,还是关铜山拦住了她,她才强忍下这口火气。

  老匹夫,走着瞧!

  “我有幸加入了青羽流派,这一次来参加宴会,也是作为青羽流派的代表来的。”姜鸣忠说这番话的时候没有意识到,他语气当中所表现出的自豪以及底气都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他的话一说完,宴会厅出现了片刻的寂静,一双双眼睛看着姜鸣忠,眼神当中流露出的却不是震惊之色,而是看傻子一样的神色。

  关宝芸噗嗤一声笑出来,在这落针可闻的宴会厅中十分突兀,但是却没有人感到奇怪,因为不少人都觉得很可笑。

  为什么?

  青羽流派已经消匿踪迹这么多年了,现在一个精神力衰竭的废物说自己代表青羽流派而来,不是惹人发笑是什么!

  难怪他敢说自己的精神力衰竭得到逆转,原来他是打着青羽流派的幌子!

  这个神秘的流派传闻太多,所以这样也不会完全让人无法相信,可以说,姜鸣忠这胆子不可谓不大,脸皮不可谓不厚!

  因为关宝芸的笑声,宴会轰然而起的嗡嗡声瞬间将热度推向了一个高点,居然有人臭不要脸地冒充青羽流派的人!

  邱亮现在看姜鸣忠真的就跟看老傻子一样,本来想要拿到那符媒还要费一番周折,现在看来,他自己就将他那点可信度消耗了干净,现在他再如何辩解,怕是也没有人会相信他了,除非真的有青羽流派的人出来认他。

  但这怎么可能?

  邱亮再无顾忌,怒目相视道:“姜鸣忠,你作为玄医的节操和底线在哪里,你先是偷了我朋友的符媒,如今又冒充青羽流派的人,到底安的什么心!快点将我朋友的符媒还回来!”

  姜鸣忠距离身败名裂也不远了,邱亮想要尽快得到那符媒,免得夜长梦多。

  对于姜鸣忠如今是没有人相信的,冒充青羽流派行骗的人也不是没有,大多数都很快就露出了马脚,对于这类人都很让人厌恶,大多数都会逐渐被排挤出玄医的这个圈子。

  名声一旦臭了,除非水平特别高的,不然很快就没有人找他治病了,谁敢把自己和家人的生死交给一个品行不良的医生。

  “冒充青羽流派的人?你们说的是谁?姜老吗?”

  一个清朗的声音在一群质疑和嘲讽的声音当中显得异常突兀。

  众人寻着声音看去,便看到一个模样十分英俊的人从人群后边走出来,手里端着一杯红酒,来到姜鸣忠身边站定。

  尽管姜鸣忠知道魏仲熏肯定会站出来的,可是当他成为众矢之的,所有人怀疑攻击的对象时,魏仲熏只是站在他身边,就让他漂浮的心靠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