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36章 这符媒是我朋友的
  有两个保安听到这边的动静很快就走了过来,他们只是管安保,并不管入场人员,不过邱亮他们却是认识的,知道是协会的常任委员,对于姜鸣忠他们就陌生的多了。

  能在这里当保安的都不傻,他们知道这些医生之间也是有很多个人恩怨的,他们也不想提谁背了锅。

  所以他们对姜鸣忠稍作打量,其中一个体型高瘦的保安客气地问姜鸣忠,“您好,您可有邀请?”

  所谓的邀请,就是能够证明玄医身份的东西,比如符媒,比如符粉。

  若是从前,姜鸣忠面对两个保安,定然是神情倨傲的很,根本不屑于同他们证明什么,但是这段时间以来受到贝思甜的影响,他心态平和了许多。

  “这是我的符媒。”姜鸣忠将符媒晃了晃,然后收了起来。

  尽管很快,不过保安们依然看清楚了,周围的人也看到了,其中几个看清楚的人还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这里边就包括邱亮,他看到那符媒,似乎和一般的符媒不一样,因为姜鸣忠动作太快,他没看清楚。

  两个保安相视一眼,幸好他们不是刚来的菜鸟,不然就被人拖下去坑了,他们忙笑着说道:“打扰了,祝您用餐愉快!”

  说着就要走,邱亮一看他们要走,顿时脸就沉了下来,斥责道:“怎么回事,有符媒的就一定是玄医吗?”

  邱亮知道保安已经不顶用了,不过是借题发挥,他转头对姜鸣忠说道:“姜老师,我并非针对你,只不过你精气神衰竭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而且刚才那符媒我看着十分眼熟,我一个朋友刚刚丢了一张精气符的符媒,该不会是被你给捡走了吧?”

  邱亮这话可谓诛心,说的是捡走了,其实谁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这是在说姜鸣忠的符媒是偷的!

  周围不少人都充满兴致地看着这一幕,不是自家的热闹当然看的津津有味,这种热闹,热度甚至不比比赛低。

  姜鸣忠彻底阴下脸来,这邱亮从他一出现就一而再再而三地针对他,他就算是泥菩萨也被激出了三分火气。

  “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姜老师不会听不懂吧,你把刚才那张符媒拿出来让我看看,是不是我朋友的就一目了然了。”邱亮说道。

  刚才那符媒惊鸿一瞥之下,似乎是个高级符媒。

  “是啊,拿出来给大家伙看看。”

  “为了你自己的清白,你拿出来让大家伙看看啊。”

  “拿出来吧。”

  周围有几个跟着起哄的,其中有的人是邱亮一样对那一闪而过的符媒感兴趣的,也有的是邱亮的人,帮着邱亮一起带动节奏的。

  若是邱亮一个人还好说,但是周围这么多人,姜鸣忠阴沉着脸便感到为难了。

  这符媒单看表象就不和普通的符媒不同,这也是为什么姜鸣忠飞快晃了晃就收起来的原因,只是没想到这么快的速度还是被人注意到了不同。

  这边不过是宴会的一角,偌大的会场难免会引起一些争执,不过因为刚才保安们的动作,这边的动静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邱亮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要让所有人都看看,姜鸣忠这个废物回来了。

  一个瘦小的老头也在人群当中,他有些驼背,身上没有几两肉,一双眼睛却是十分幽深,两边的法令纹像是两道深沟布在脸上,眼角的蚊子能够夹死人。

  在他身边站着一个俏丽的女孩,看着姜鸣忠的方向面露嘲讽之色。

  “爷爷,看,这姓姜的像是一条丧家犬一样,我这两天派人打听了,他是被儿子儿媳妇赶出来的。”关宝芸笑盈盈地说道。

  关铜山点点头,“废人一个,派人轰走就是了。”

  “明白了爷爷。”关宝芸笑道。

  关铜山这是不打算管的意思,那关宝芸就没什么顾虑了,你不是傍上有权有势的人了吗,让她来救你啊!

  关宝芸学聪明了,不再自己出头,而是让人出头,就算无法把姜鸣忠赶出去,也能恶心恶心他,权当收个利息。

  等到他知道贝思甜那个贱人救不了他的时候,他就会后悔跟着贝思甜。

  关宝芸并没有特意让邱亮去做什么,只说爷爷关铜山最讨厌死皮赖脸的人,明明精气神已经衰竭,被家里人赶出来之后,又回到这里骗人。

  邱亮一直巴结着关铜山,还能不知道什么意思,几年前他能趁机踩他几脚,现在同样能。

  关铜山不管,关宝芸不出来制止,邱亮就觉得自己的方向是对的,对姜鸣忠愈加咄咄逼人起来。

  人群中的魏仲熏站定在原地,他刚刚就想过去给姜老解围的,这种当事人的情况自己是很难摆脱的,需要一个外人来介入,但是他看到贝思甜远远地冲他摇头,便止住了脚步。

  师父这是要考验姜老?

  不对啊,姜老又不是专门外交的,而且他作为当事人现在被架在那里根本下不来,大多数人都会无可奈何的。

  魏仲熏知道贝思甜定然是有所打算的,也就不动声色地站在人群当中。

  跟着起哄的人越来越多,姜鸣忠脸色也越来越阴沉,看向周围人的目光之中是冷漠。

  人群当中也有昔日的好友,但是有的觉得不太合适就回避了,有的毫无顾虑地站在那里充当吃瓜观众,丝毫不去想姜鸣忠的感受。

  倒是有一个五十来岁的人叹了口气走出人群,说道:“好了大家安静一下,我认识鸣忠也有十来年了,他不是那种偷东西的人,别被人带着挡枪使。”

  他说完这话,邱亮脸色顿时就难看了,双眼死死盯着他,好似要将他看穿一眼,有些人自然也反应过来自己被人带偏了节奏,还有一些人纯粹就是借着邱亮的话想看那符媒的。

  姜鸣忠颇为意外地看了这人一眼,以前他和这人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密切,不过是见面有个话儿,坐下能聊两句的那种,要说莫逆之交真是称不上,没想到他会帮着自己说话。

  这人转头又对姜鸣忠说道:“鸣忠,你就将符媒拿出来给他们看看,到底是谁的,总不能凭着对方一张嘴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