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35章 你是怎么混进来的
  姜鸣忠和魏仲熏进入宴会当中后就分头行动了,两个人可待不到一起去,没什么共同话题的,你能跟一个老头子聊美女吗?

  姜鸣忠对于这个宴会还是相当怀念的,其实他应该也就两三此没有参加,却好像过了许久一般,中间经历了太多的事情。

  没想到他还有回来的一天,而且是带着超越以前很多的本事回来的,他这个年纪,想要突破一点点都是问题。

  “姜叔,想不到您也来了。”

  一个声音响起在姜鸣忠身后,姜鸣忠回头,原来是余志民。

  想到余志民窥伺贝思甜,姜鸣忠眼底就多了几分冷意,像余志民这样生活作风有问题的人,根本配不上贝大夫的。

  不,他就算生活作风没有问题,也是配不上贝大夫的。

  姜鸣忠笑了笑,“是啊,估计大多数人都没想到。”

  余志民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刚才看到姜鸣忠,便想到贝思甜,心里知道他的精气神出了问题根本无法再次成为玄医,失神之余,便一口说出心里所想。

  余志民有些懊恼,说话居然如此不经大脑。

  不过余志民如今对贝思甜的态度也有了一心转变,在商业酒店门口的事情他听说了,也知道了商业酒店易主的事情,因此对于贝思甜的兴趣更大了。

  原本只是打算玩玩的,如果这小妞真的有点势力,势力还说得过去的话,他倒不介意考虑一下娶了她。

  余志民在姜鸣忠身旁找了找,并没有找到贝思甜,不禁有些失望。

  “姜叔韬光养晦这么多年,很多人当然是感到惊讶的。”余志民笑着打哈哈,不过对于是否会得罪姜鸣忠,他倒并不是太在意,索性对自己是没什么用处的人。

  不过性格使然,他不愿意给自己拉一些没必要的仇恨,所以还是解释了几句。

  “哎呦,这不是姜老师吗?这么多年不见,去哪发财了?”

  一个矮胖的男人走了过来,这男人四十来岁的年纪,看到姜鸣忠便笑眯眯地走过来,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这里的老师都是尊称,不存在真正的师生关系。

  姜鸣忠脸上并没有热情的笑容,甚至神情淡淡的,这矮胖子以前最是会说道,也总是跟在他身边姜老师姜老师叫的亲热,等到他一出事,前脚被踢出协会,后脚他就找上了关铜山,做了他的走狗。

  如果只是这样,姜鸣忠也不会如何,关键是这矮胖子竟然跟着一脚一脚睬他!

  他之所以卖掉房子,和儿子儿媳妇一家搬离城市,就是这矮胖子的功劳!

  正是因为这个变故,儿媳妇对他的态度忽然就一落千丈,连带着儿子都有些不满。

  想到一切恶梦的开始就是这个矮胖子一手造成的,姜鸣忠怎么可能和他虚情假意呢。

  矮胖子名叫邱亮,以前也是同姜鸣忠一样属于闲散的玄医,和姜鸣忠一起噌了不少经验之后,姜鸣忠一出事他就倒戈了。

  邱亮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几眼姜鸣忠,肥胖的脸上咧开了嘴,这几年没少变老啊,活该啊!

  谁让你那时候总是一副高高在上施舍的脸孔,偏偏还觉得和他关系很铁,风水轮流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这不就遭到惩治了吗。

  邱亮暗自想着,尽管那时候没有刻意大厅姜鸣忠的状况,也知道他过得不好,因为虽然他搬走了,但是邱亮找了一些关系,给他儿子和儿媳妇的工作单位施压。

  “别来无恙啊。”姜鸣忠淡淡地看着邱亮。

  看着肥胖程度,这几年没少胡吃海塞,就冲着吃法,等到老了再多的玄符就救不了他。

  邱亮忽然歪头看着姜鸣忠,问道:“对了姜老师,你不是精气神衰竭已经废了吗?是怎么混进来的?”

  若是余志民之前是无心之过,邱亮就是妥妥的成心了。

  余志民摸了摸鼻子,悄悄退后两步,转身进了人群当中,这种闲事他可不参与,还是去找美女们玩玩吧。

  邱亮的声音不算大不算小,至少周围的人都听的一清二楚,听到精气神衰竭的话,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了姜鸣忠身上。

  一些人立刻认出了姜鸣忠,曾经的风云人物,后来因为精气神衰竭消失在茫茫人海当中。

  当时这件事是很热议的,毕竟姜鸣忠有些名气,也有不少人打听他的去向,听说他过的并不好,甚至有传言说吃饭都吃不饱。

  那些认识姜鸣忠的人看到现在的姜鸣忠简直不敢相认,他比以前老了太多,显然这三年的时间过的非常糟糕!

  看来那些说他过的不好的传言是真的。

  有些人感叹,有些人幸灾乐祸,有些人满不在乎。

  贝思甜在角落里看到姜鸣忠被为难,她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上吧,最好将姜老精神力衰竭的事情抖搂的全宴会的人都知道才好呢!

  姜鸣忠也明白这个道理,不过作为当事人,不免还是有些堵心的,因为这些年他过的真心很煎熬。

  听到周围七嘴八舌的议论声,放到之前,姜鸣忠都会被这些声音逼到精神崩溃,心态大乱。

  但是现在,他却是十分有底气的。

  “我如何进来的,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了。”姜鸣忠冷哼一声,嘴角带着嘲讽的笑容。

  邱亮见此脸沉了下来,澳门赌博网站:“姜老师,够给你面子了,不请自来这种事实在是难看了一些,不如你自己出去,别打扰了我们的兴致。”

  说安,邱亮凑近姜鸣忠,压低声音说道:“老东西,别给脸不要脸!”

  姜鸣忠冷冷地看着他,“心虚了?”

  邱亮双眼一眯,带着些许危险的目光。

  “事情如何,不如我们比赛上见。”姜鸣忠不欲多说,他担心自己意会忍不住动手,一旦动手,别说比赛,连宴会都没办法参加了。

  邱亮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姜老师还想上场比赛,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你没有参赛资格的,同样的,也没有进入宴会的资格!”

  说着,他转身就去叫安保人员,打算把姜鸣忠给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