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34章 指点
  魏仲熏和姜鸣忠瞠目结舌,澳门赌博网站:她居然融入了能够自燃的符咒!

  并不是没有人想过这一点,但是真正能够将自燃符咒融入进去而不失败的,至今还没有过,大多数都是刚刚画好符咒,就进行自燃了。

  贝思甜的符媒如今好好的在这里,而且魏仲熏能够感觉到其中蕴含的精气神,再看到这复杂的符咒……

  “师父,你好厉害!”魏仲熏由衷地赞叹道。

  贝思甜好笑地看了他一眼,“终于说句人话了。”

  魏仲熏:“……”

  姜鸣忠下意识看了一眼手中的纸团,怪不得贝大夫看不上这符媒,原来竟然还可以制作出如此高级的符媒。

  这符媒制出的精气符,怕是和一般的精气符无法比拟了。

  这样的符媒,一般人都用不了!

  “姜老,如果用这样的符媒,你能融入多少种中草药?”贝思甜问道。

  姜鸣忠怔住了,听着贝思甜的话好似在梦中,他不可置信地反问:“这符媒要给我用?”

  贝思甜噗嗤一笑,“不然的话,我为何要制作这符媒?”

  姜鸣忠呆滞片刻,随即意识到,的确啊,青羽里边恐怕只有他是需要符媒的!

  想到这里,他顿时激动了,立刻扔掉了手里的纸团,小心翼翼地拿起了那张符媒,说道:“我会尽快找人给裱起来,这样就不会折损了!”

  能够得到这样一张符媒,姜鸣忠简直高兴地忘乎所以,所以一时之间他都忘了刚才贝思甜问他的问题,直到贝思甜又问了他一遍,他才想起来回答。

  “现在大概能够融入五十多种。”姜鸣忠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他原本是可以融入六十多种的,但是好几年都没动过手,不免生疏,融入五十多种还是他练习了好几个晚上才有的效果。

  贝思甜点点头,“姜老是否介意当场制符?”

  若是旁人问,姜鸣忠自是不满,但是贝思甜问,恐怕是要指点他的意思。

  想到指点姜鸣忠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尽管他比贝思甜的岁数大出去太多,但是达者为先,贝思甜的本事要超过他好几倍,又是青羽的大家长,他自是想的很自然。

  姜鸣忠连连点头表示不介意,魏仲熏以前也是使用符媒的高手,所以再一旁也有一些作用,便也没出去。

  姜鸣忠有些舍不得新符媒,不过为了展现他的实力,他还是在新符媒上进行制符。

  姜鸣忠已经相当努力,最后以六十一种中草药结尾。

  这个数量换做平时他是相当满意的,甚至已经恢复到精气神出问题之前的水准,不过面对贝思甜和魏仲源,他就有些没底了。

  贝思甜看了一遍姜鸣忠的制符过程,知道的确是有一些问题,也有一些方式不同。

  “姜老在制符的过程中或许这样更好一些。”贝思甜随口指出姜鸣忠几处绕弯子的地方,稍加改善一下立刻就能显示出效果。

  而且中草药的配比感觉还是有些问题,如果稍微调整一下,所达到的效力百分比会更高的。

  姜鸣忠极为认真地听着贝思甜的话,对她说的几个地方进行了仔细的记忆,方便他之后慢慢琢磨回想。

  “姜老可以去试试。”贝思甜含笑说道。

  这是为了明天晚上的宴会做准备的。

  姜鸣忠脑子里还想着这些东西,脸上一副沉思的模样上了楼。

  姜鸣忠刚上楼,田智和姜新就回来了。

  姜新这段时间一直在记忆中草药,不过对于他这半路出家的人来说,要达到田智这样的基础委实困难的多。

  姜新知道自己如果没有一点能力,根本不可能跟随这一群人,所以他抓紧每一分每一秒,和田智出去,也是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经验和学习方法。

  没有人去逼迫姜新,但是姜新却觉得压力非常大,尽管如此,他却喜欢这种感觉,这感觉更像是人生,他喜欢这种追逐别人脚步的感觉。

  姜鸣忠中午饭和晚饭都没有吃,一直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魏仲熏强行将门打开,却看到姜鸣忠一脸惊喜的样子。

  “怎么?”

  姜鸣忠脸上带着狂喜,转头对魏仲熏说道:“九十二种了!我……我竟然能够达到这种程度!”

  魏仲熏挑眉,居然比他和田智还要多,师父到底和他说了什么?

  贝思甜当时说的时候是附在姜鸣忠耳边说的,没想到一个晚上加两个半天的效果会有这么强。

  不过魏仲熏倒没想过贝思甜会藏私,就算藏私也应该是对姜鸣忠藏,而不是对他和田智,定然是因人而异,人不同方法便不同。

  贝思甜一直是因人施教。

  “师父让你吃点饭下午睡觉,其余的什么也不许干。”魏仲熏说道。

  姜鸣忠脸上还带着一丝思索之意,听到这话颇为遗憾地叹了口气,“我听贝大夫的话。”

  如果没有贝思甜这话,他一定会琢磨到明天去。

  这种事情,是会上瘾的。

  魏仲熏知道这种感觉,所以相当理解姜鸣忠。

  下午,姜鸣忠果然睡了一个下午,又喝了自己制出的精气符补充精气神,醒来神采奕奕地跟随贝思甜去参加宴会了。

  这一次田智和姜新没有去,去的人是贝思甜、魏仲熏和姜鸣忠。

  贝思甜进去宴会之后,就寻了一个角落坐下来,挨着取餐地方的角落,这里是给一些不愿意多走动的人准备的地方。

  不过来到这种地方,大多数人即便不愿意走动,也还是会走动走动的。

  这一次上场的是魏仲熏和姜鸣忠,不过主要人选是姜鸣忠,魏仲熏尽可能地给他扫清障碍。

  这次参加宴会的大多数是协会的人,其中也不乏一些家族流派,其中大家族大流派也都带着诚挚的敬意来到了现场恭贺召开。

  贝思甜进来尽可能的不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力,见过她的人应该不少,进来这一眼就看到好几个眼熟的,八成都是参加过交流会的人。

  现在掉马甲,除了抢姜鸣忠的风头,对助长青羽的名气并没有好处,不过贝思甜本也喜欢这样静静地坐在角落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