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31章 你干嘛不收了他
  “其实,澳门赌博网站:对于贝家的起源,或许时家那边知道的更多一些。”秦新宇说道。

  贝思甜本以为这一次又没有什么更多的信息,听到秦新宇这一句话,便是精神一振。

  “怎么说?”

  “时家跟随主家的时间最长远,是最早被双生子收服的家族,没有之一。”

  贝家曾经有很多的从属家族,但是都磨灭在了历史当中,所以时间虽然不是追随贝家最早的家族,却是最早追随双生子的家族。

  因此如果知道些什么,时家知道的定然比其他家族的多,只是当下这个时家是不是曾经那个时家不好说,即便是,以现在这个时家的势力,恐怕根本不希望出现一个曾经的主家来领导他们。

  这就是问题所在,秦新宇的父亲当时也想过时家会不会是另外一个持有双鱼玉坠的家族,尽管关系很好,但这属于一个家族的高级秘密,根本不可能被外人得知。

  所以秦新宇也不好说什么。

  早在一开始贝思甜就做好长期奋斗的准备,她恐惧的不是一个线索借着一个线索,而是线索中断,像个无头苍蝇那般乱转,毫无方向感的那种感觉她有过一段时间,很堵心。

  看到自己一双可爱的女儿越来越大,心里有时候甜的冒泡泡,可是紧跟着想到她们将来可能要面对的残酷,她嘴角的笑容就会收敛的一干二净,继而皱起眉头。

  所以秦新宇说的话,又给了贝思甜前进的动力,只要有一线希望,她就绝对不会放弃。

  “多谢了。”贝思甜笑着说道。

  秦新宇看着贝思甜和魏仲熏要走,开口道:“您是我的主家,有吩咐的话尽管开口。”

  他没有积极主动地上去给贝思甜帮忙,原本贝思甜就不信任他,他若是这样表现,就更加惹人怀疑了。

  贝思甜点点头,和魏仲熏离开了。

  “师父,你干嘛不收了他?”魏仲熏打开车门,却迎来贝思甜一记白眼。

  “不会说话就别说话,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贝思甜没好气地说道。

  什么叫收了他!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私生活有多烂呢。

  魏仲熏笑了,“哎呦我的师父,我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你们的语文就是音乐老师教的,你们两个一副相亲现场的对话真是让我这小鲜肉嫩脸通红。”

  魏仲熏笑嘻嘻地通过后视镜看到贝思甜忽然带上了口罩,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再反应过来想要‘诚恳’地道歉已经来不及了,很快他就感觉喉头一堵,一个嗝就上来了,这一下子就好像开闸的洪水,一个接着一个就不断了。

  “这次不是打喷嚏,所以不影响你开车。”贝思甜凉凉地说道。

  魏仲熏悲催地发现,自己即便是成功点灵成符了,也没有这头看似鲜嫩其实是头实实在在的老姜辣。

  “师父嗝……嗝……我嗝、我错了嗝……别嗝……别让我嗝……”魏仲熏一句话说的真是痛苦极了。

  像他这样的一个超级大帅哥,要是让人看到这么疯狂打嗝,形象就彻底毁了,师父她老人家都嫁出去了不用在意形象问题,他可是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呢。

  想到女朋友,他脑海当中忽然闪现出一个俏丽的女孩身影,这个时常来串门的女孩……

  “我以后还是让璐璐少来吧,免得受到荼毒。”贝思甜眯眼说道。

  魏仲熏:“嗝嗝嗝……”

  “话说回来,璐璐的精气神也是不错的,又有中医底子,如果好好培养一下,说不定也有成为玄医的可能性。”贝思甜道。

  魏仲熏:“嗝!”

  如果郑璐璐能够成为玄医,或者成为青羽流派的一员,老头子就不会再反对他们两个了!

  郑璐璐的精气神比她哥郑启威还要充盈一些,贝思甜也是在两年之后才知道郑启威也是玄医,只不过是依靠符媒的那种玄医。

  而且郑启威似乎还有不一般的身份,首都中医科研院的副院长也是个幌子,用来迷惑一些人的,比如同医院让他充满戒心的赵一伦。

  因为贝思甜辞职的缘故,之后她都没有再见过赵一伦,和郑启威的接触也少了起来,因而对于他们的事情她都是听说。

  听谁说的,听贝佳乐说的。

  这两个人贝佳乐都认识,似乎还有这很多的渊源。

  贝佳乐已经半年都没有来小院了,也不知道又死到哪里去了!

  回到别墅,田智和姜新还没有回来,姜鸣忠刚刚到家没多久,眉宇间带着黯淡,很显然拜访昔日老友不太顺利。

  人就是这么现实,姜鸣忠活了这么大年纪了,见过的事情太多,也体会过了人情冷暖,所以尽管心中失望,也不会对他产生太大的影响。

  姜鸣忠看着一进门就冲上了二楼,将门关紧不再出来的魏仲熏,转头看向贝思甜,好似再问怎么了。

  “没事。”贝思甜微微一笑,“老毛病又犯了。”

  姜鸣忠怔了怔,难道这么帅的小伙子还有什么隐疾不成?

  若是田智在这里就会告诉他这‘隐疾’是什么。

  嘴欠!

  魏仲熏已经不止一次因为嘴欠被贝思甜教训了。

  “这一行不太顺利?”贝思甜问道。

  姜鸣忠叹了口气,“这人啊,都是现实的,只是这个现实也是有很多分水岭的。”

  他这一次拜访的都是之前一些关系特别好的,甚至有几个数次一同完成协会任务,这份情谊姜鸣忠记在心里,而别人却已经忘记。

  有些人的现实顶多就是不太热络了,但是你去了仍旧会好茶好水地招待你,但是有些人,甚至在门口就把你堵住了,连门都不让你进。

  姜鸣忠已经有了心思准备,还是不免有些烦闷。

  “这样倒也不错,免得到时候和这些虚情假意的人浪费时间,还是多些时间开拓其他领域比较好。”姜鸣忠说道。

  这个试探就到此为止,明天就是宴会开始的时候,从下午六点一直到晚上十点,采用自助餐的形式,并非效仿西方,而是方便玄医们之间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