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30章 苦恼
  对于贝家的这些事,澳门赌博网站:贝思甜一概不知,因此对于秦新宇的话她也不敢尽信,一个人的忠心或许还可相信,但传了这多代人,这份忠心还剩下多少就不可知了!

  秦新宇也看出贝思甜的戒心,对此他是高兴而又烦恼的。

  烦恼的自然是贝思甜不信任他,而高兴的也是,贝思甜的智商和城府不和年龄相关。

  在猜测贝思甜很可能就是主家的时候,秦新宇曾经想过放弃一个是因为她太年轻了,另外一个也是因为她是女人。

  这两点意味着她不能成事!

  秦家如此拼命的找回主家,也有两点原因,其一便是祖训中对主家的忠诚传递下来,其二则是祖训明言,只有在主家的带领下才能重新崛起!

  对于最后一点,秦新宇是抱有极大怀疑的,如果主家能够带领崛起,当初又如何会败落!

  其实他这举动,也有很多秦家人反对……

  秦新宇想到秦家内部还有一堆的事等着他处理他就直叹气,因为他父亲的原因,他是这一代竞争大家长最有利的人选,却也是因为他父亲的原因,他失去了这一代的大家长竞争资格。

  为什么会这么说,他父亲本就是上一代的大家长,因为意外猝死,秦家现在有同代大伯代理管家,至少在竞争出大家长之前由这位大伯代理,他原本是最有竞争力的一个,因为他的资质非常好,精气神十分充盈。

  不仅是这些,他在家族有着一股自己的追随者,正是有这样一批追随者,再加上秦新宇表现出的管理能力,所以基本上他就是这一代的大家长。

  为什么又说他因为父亲失去了这大家长的竞争资格,便是因为寻找主家这件事。

  父亲作为传承人,极力遵循祖训,一直在寻找主家,他们秦家的主家只有贝家的双生子,握有双生玉盘的那一个便是他们效忠的人。

  这件事其实在家族内部有很多反对的声音,但是因为父亲一直以来恩威并施,这种声音即便有,也都是自己悄咪说说,根本不敢拿到明面上来。

  然而父亲一死,这些声音陡然就起来了,这自然和他羽翼未丰也有关系,这些人并不怕他。

  秦新宇很是敬重父亲,这件事父亲做了一辈子也未做到,他想完成父亲的心愿。

  所以秦新宇毅然决然地扛起了这面大旗,尽管他知道,即便找到了主家,现在的主家或许根本连医生都不是,或许已经在历史的长河当中泯于平凡,但是他还是决定要找。

  因为这个,他的支持率便下降了一大半,昔日的一些追随者也出现了动摇之人。

  秦新宇借口可以借此看清身边一部分人的真心假意,继续做着自己要做的事情,但是平日里不免多了很多叹气。

  当秦新宇在上一次交流会上听到那只有贝家才会有的遗传病时,他就知道,主家出现了!

  时光不可能是贝家的人,定然有人提供给时光这个病例,其实如果用心查的话不难查出那段时间时光都接触了什么人。

  那时候贝思甜就进入到了他的视线当中,只不过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姓贝,又知道这个病例,还是个大能!

  秦新宇几乎可以肯定贝思甜就是他要找的主家,当时他立刻去了北京寻找,然而贝思甜就好像泥牛入海,再也寻找不到踪迹。

  这一查就是好几年。

  而见到贝思甜的时候,秦新宇无疑是失望的,贝思甜太年轻了,即便有着大能的水平,却是没有大能那种老于世故的思想,没有城府,如何能够带领自己的派系,自己的从属家族走上康庄大道?

  这样的人若不是这几年低调,恐怕早就被人利用了个彻底,然后扔到一边去了。

  另外一点就是女人,女人给他的感觉大多数都很矫情,又娇气,实在难成大事!

  女人再厉害大多数依靠的也是男人,秦新宇几乎可以预料到,如果贝思甜的男人知道贝思甜有着这样一股势力,恐怕会垂涎三尺吧!

  谁面对这样一股势力会不动心呢?

  秦新宇每每想到这些就叹气,当初知道贝思甜是大能的时候,他有多大的希望,如今就有多大的失望。

  但是这又如何,他既然决定完成父亲的心愿,就决定跟随贝思甜了,他也希望或许能够通过自己的辅佐,贝思甜不要走太多的弯路和思路。

  只要她不固执己见,说不定还有救。

  秦新宇又叹了口气,现在总会不由自主地叹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气血不足呢。

  面对秦新宇的问题,贝思甜想了想,她让姜鸣忠参加这次宴会,就是为了能够重新占据玄医协会,然后听到一些关于这些病症或者贝家起源的消息。

  现在找到了秦新宇,说不定他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能够解开这可怕的遗传疾病。

  让贝思甜感到失望的是,秦新宇并不知道如何解决。

  “您想啊,当初贝家本家都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遗传病,我们从属家族就更不知道了。”秦新宇叹了口气,果然是空有一身本事,却是没什么头脑的,这一点光是想想也知道了。

  贝思甜抱着最后一丝幻想也破灭了,她见过不少将一些极大的秘密留给从属家族往下传承的事情,万一秦家就是那个帮着留下秘密的人呢?

  “对于这病你了解多少?”贝思甜继续问道。

  贝德旺几乎没有给她任何有用的信息,唯一的作用就是在她怀孕的时候吓唬了她一通。

  贝家的事情她几乎是一概不知,对这病也是从贝佳乐那里了解而来,在此之前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遗传病。

  所以她迫切地想要得到更多的信息。

  秦新宇摇头道:“这是主家的秘密,几乎是不对外宣传的,我们了解的也只有您让时光在交流会上发布的内容了。”

  贝思甜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听话听音,她立刻就知道秦新宇早就盯上了她,只不过如今通讯不方便,人的影像还不是说看就能看到的,尤其是贝思甜这种大能的信息是要严格保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