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29章 过往
  秦新宇将秦家的家族史和那一部分贝家的家族史道来。

  贝家那时候是个大家族,尽管人口不多,但是整体的实力以及平均实力都相当可怕,比之现在的几大家族和流派还要强上很多。

  “可事实上在玄医当中贝家并没有什么名气。”魏仲熏在后边问道。

  如果贝家是超级大家族,魏家不可能不知道的,哪怕看家族史也能看到些什么。

  秦新宇点点头,“是这样的,大多数的家族和流派记载当中都会一带而过,有一部分会用‘有个比大家族还要有底蕴的家族’这样来形容,但不会有人提到名字。”

  贝思甜大感奇怪,“这是为何?”

  秦新宇摇摇头,“这是从那空白的时期就开始的事情了,只有贝家的族史当中有记载,包括时家在内,两个从属家族的记载当中都没有相关的说明。”

  贝思甜皱眉,道:“请继续往下说。”

  “您不必如此客气。”秦新宇知道贝思甜这是尚未承认他从属的关系,因为还像是对待外人那般。

  贝思甜当然不可能凭借一个玉盘就相信秦新宇,她更多的是希望了解贝家的事情。

  秦新宇看着贝思甜继续说道:“贝家的人口不多,但几乎个个都是精英,在贝家点灵成符是成为玄医最低的标准,而贝家每一代都会诞生一对双生子,这双生子不论是天赋还是精气神都相当逆天。”

  他觉得贝思甜肯定是这双生子之一!

  这也是他之前一直试探的原因,之所以宣扬自己见过这种遗传病,并且见过患病的姐妹,就是为了引出贝家的后人,尤其是遗传了这种病的后人。

  贝家有很多的从属家族,他们秦家和时家或许不是其中的佼佼者,但综合实力是不容小觑的,更重要的是,他们这两家是唯一忠诚于贝家每一代的双生子的!

  除了双生子,贝家其他人的命令,他们可以拒绝执行。

  不过贝家消失太久了,几十年的时间足够磨平太多的东西,就算是秦新宇都没有自信能在他这一代找到主家,他的父亲就是寻找了一辈子。

  爸,这些你可以闭上眼睛了,儿子找到了主家。

  秦新宇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一句。

  贝家后来就落败了,与其说是遭难,倒不如说是自我消亡,这还是贝德旺老祖宗那辈人的事情,那一代出的双生子很逆天,十岁的时候精气神就相当饱满,若是基础知识够当时就可以进行突破。

  后来这对双生子是在十六岁的时候向后突破,成为历史上最为年轻的能够点灵成符的玄医。

  灾难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的,一般的双生子感情都会很好,更何况像贝家这种被命运捉弄的双生子。

  但是这对双生子却像是竞争对手一般,性格也南辕北辙,或许都是因为天才的缘故,他们之间的战争从能抢玩具那时候就开始了。

  后来两个人相互争抢,再加上贝家的一些内部矛盾,又让一些居心叵测的人趁虚而入,两个人分裂了贝家,每个人都将手里的资源和人力据为己有,最后成了两个贝家。

  本以为两个贝家也能各自发展,但是事与愿违,那样一个超级大家族,在分裂开之后便迅速衰落,澳门赌博网站:当其中一个消亡之后,另外一个也跟着消亡。

  从那时候开始,贝家只有一些残存的人,本以为至少摆脱了那个遗传病,然而在生出又一对双胞胎之后,贝家就好似开始了另外一个轮回。

  只不过贝家再也没有了那时候的盛况和辉煌,尽管贝家每一代的双生子仍旧有着逆天的天赋和精气神,但是贝家却是好像不愿意再崛起一般,就这么一直到现在。

  听到这些,贝思甜沉默了一会,再强大的家族也有衰落的一天,更何况像是贝家这样有着矛盾体存在的家族,迅速衰落也是意料中的事情。

  “对了,你一直说的时家就是另外一个从属家族?”贝思甜问道。

  秦新宇点点头,“没错,时家握有另外一枚玉坠,只不过现在下落不明。”

  他曾经怀疑过是不是口口相传的那个大家族时家,但是没有凭证证明,秦新宇也不敢随意下结论,毕竟时家如今在玄医中的地位相当高。

  而且秦新宇还有一层顾虑,就算真的是大家族时家,以他们现在的地位和尊荣,还愿意给人做从属家族吗?

  这也是秦新宇一直没有去寻找的原因,如果他们本身就想找回主家,就会一直努力寻找。

  而且在时光那小子提交了这疑难杂症之后,时家里边一点反应都没有,如果是从属家族时家,不可能不知道这遗传病的来源。

  贝思甜自然也不会去多想什么,她现在是青羽流派的大家长,不是贝家的传承人,所以秦新宇这是找错人了。

  “你应该寻找贝家的踪迹才对。”贝思甜说道。

  秦新宇笑了,“您大概还没有明白,我秦家只对双生子忠诚,至于双生子是否打算振兴贝家,是否打算传承贝家,都和我们没关系,您是青羽流派的大家长,那么我们秦家以后就是青羽流派的从属家族。”

  贝思甜清浅一笑,“还是别忙着确认这关系,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

  秦新宇摇头苦笑,“我明白,我们可以先进行了解。”

  换做别的流派,有人主动上门做从属家族,定然是十分得意的,这意味着这个流派的实力很高,能让人主动凑上来甘愿伏低。

  贝思甜并不信任他,即便有贝家的主从信物,秦新宇知道也不可能轻易取得她的信任。

  所以他退而求其次,打算跟在她身边,先让她看看秦家的实力和一些影响力,到时候不怕她不松口。

  魏仲熏一脸古怪的挠头,“听你们说话怎么这么别扭呢。”

  说着说着感觉像相亲现场一般,这话他可不敢跟贝思甜说。

  贝思甜眯眼瞅了魏仲熏一眼,他立刻闭嘴了。

  “对了,您参加这一次的宴会吧。”秦新宇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