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27章 眼熟
  这两天贝思甜和田智一起在津北市转了一圈,澳门赌博网站:玄医协会现在规模起来了,影响力也大了很多,他们这一天总能见到两三次玄医的身影。

  尽管比不上交流会的影响,但是作为第二大盛会,倒也不为过了。

  这天,姜鸣忠带回消息说他那老友的儿子到了,已经和对方联系上,今天下午就可以见面。

  贝思甜闻言心底竟然生出一抹紧张,这一次,到底能够得到多少信息……

  以往每一天贝思甜都不会觉得漫长,今天这几个小时却是格外漫长,看着时间差不多,她才稍作收拾,让姜新和田智留在这里,和姜鸣忠一起去了那人的落脚地。

  说来也巧,那人正好就下榻在贝思甜刚刚买下的商务酒店当中。

  “他叫秦新宇,今年三十二岁,下边有一个儿子。”姜鸣忠路上给贝思甜介绍着大致情况,“我那老友是在小宇二十六岁那年去世的,当时是我帮着穿的衣服,操办的后事,所以这孩子应该不会像那些人一样。”

  说这话的时候,姜鸣忠也不是很能肯定,人心如何,只有遇到了事情才能看到,之前关系再如何亲密,那和他身为玄医有很大的关系,见识了这么多人心冷暖,他真的不敢再多抱希望了。

  贝思甜刚刚走到门口,负责这家商务酒店的管事就出来了,这家商务酒店归属是天降福名下,但实际上就是贝思甜的,这管事肯定得了马天来的话,知道贝思甜是真正的老板,神态之间都很恭敬。

  “你去忙你的吧。”贝思甜没心思理会其他,跟着姜鸣忠上了楼。

  秦新宇的条件应该不错,贝思甜看他住的是套间,也就是一室一厅的公寓式房间,这个价钱高于普通房间很多。

  开门的人就是秦新宇,身高大概一米七八左右,但因为他胖瘦适中,因此也显得很高,说不上有多俊美,但是神采奕奕的,浓眉下的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姜叔!”

  秦新宇看到姜鸣忠显得十分激动,他没顾上多看贝思甜一眼,忙将姜鸣忠拉了进去。

  贝思甜在看到秦新宇的时候就确信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他,那么他真的见过她和贝佳乐?

  “姜叔,这么多年您都去哪了,我到处找您也找不到!”秦新宇的声音浑厚低沉。

  当初姜鸣忠离开协会是被挤兑走的,再因为精气神出了问题,不说生活质量如何,恐怕人的精神状态就会很受打击。

  秦新宇一直很想找到姜鸣忠,如果有困难还能伸把援手,但是姜鸣忠却是在刻意躲避以往认识的人,甚至搬到一个小县城,谁也找不到他。

  前几天姜鸣忠忽然联系他,倒是让他没想到。

  “我啊,找了个地方养老,现在这是准备复出了。”姜鸣忠看到秦新宇的态度很真诚,心里很是感到安慰,哪怕有一个人真心惦记着他,也足够了!

  “小飞老弟呢,这次跟着您一起来的?”秦新宇笑着说道。

  姜飞比他小了不到两岁,两个人从小玩在一起,关系也是非常不错的。

  听到这个名字,姜鸣忠脸上的笑容顿了顿,随后又说道:“没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贝大夫贝思甜,想必你应该听说过她的名字。”

  秦新宇听到姜鸣忠转移话题,脸上神情微动,也没在多问,便也没有将最后两句话放进心里去,转而看向贝思甜。

  “不好意思,刚才看到姜叔有些激动,我叫秦新宇,就是你想打听那对孪生姐妹的事情吧?”秦新宇笑着说道。

  贝思甜点点头,“是的,秦先生可否告知?”

  “这也没什么可隐瞒的,要不是那次交流会,恐怕都没人相信这病是真的,反正我身边的人都不信。”

  “秦先生见过那对孪生姐妹?”贝思甜盯着秦新宇的眼睛问道。

  秦新宇笑着点点头,“见过,年纪应该和你差不多,长得也都很漂亮,如今都成了玄医,双胞胎的精气神一般都较一般人要充盈,她们只能用更甚来形容,你为什么对这病感兴趣?”

  贝思甜笑了笑,道:“想用作研究,毕竟是交流会上的疑难杂症,如果能够找到治疗的办法,说不定能够一举成名。”

  一旁的姜鸣忠听的一怔,不动声色地看了贝思甜一眼,这话怎么听着不太对呢。

  秦新宇哈哈大笑起来,“想要找到破解之法是不可能的,若论对这病的了解,莫过于当事人本身,她们原本就是玄医,至今都没有解法!”

  贝思甜垂眸,看这样子,秦新宇是真的知道这种病,可是她敢肯定,秦新宇没有说实话。

  “这种病没有治愈的病例吗?”贝思甜问道。

  “还治愈的病例呢,这种病一代人只会出现一次,这一次被那孪生姐妹赶上,就不可能再出现一样的病。”秦新宇说道。

  “这么说来,只有那对孪生姐妹得了这种病?”贝思甜见秦新宇点头,又道:“秦先生能帮我引荐吗?”

  秦新宇一脸为难,“这个恐怕不太方便,这种病对于当事人来说本身就讳莫如深,我们怎么也要顾虑一下当事人的感受才是。”

  这种遗传病一代人的确只会有一对双胞胎患病,既然对方知道这一点,贝思甜就更加肯定对方在撒谎!

  因为她就站在他面前,他根本就不认识她!

  这人为什么要撒谎,是什么目的?

  贝思甜面上无异,“那就可惜了,秦先生对这种病了解多少呢?”

  秦新宇想了想道:“和交流会上留下的疑难杂症所描述的差不多,不过据我所知,时家的那个小少爷也没有外出游历过,怎么会得到这样的病例,这真是让人想不通,难道中途接触了什么人?”

  秦新宇笑呵呵地看着贝思甜,脸上带着疑惑和好奇。

  但是贝思甜很明显感觉到对方的探究之意,他怀疑她的目的。

  “如果我能见到提供这病例的人,说不定还能交流一番。”秦新宇笑着说道。

  言外之意,他只愿意和当初提供这病例的人交谈。

  贝思甜微微蹙眉,对方这也是怀疑她的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