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22章 赶出来
  原来是关宝芸带着几个玄医协会的玄医来商务酒店,质疑姜鸣忠的玄医资格。

  商务酒店之所以痛快的赶人,便是因为知道关大小姐的身份,她的爷爷关铜山本就是玄医协会的常驻委员,身份地位本就不同,他们自然不会为了姜鸣忠这样的人去违背关宝芸。

  所以商务酒店当即便从姜鸣忠提供的优待证上下手,这优待证还是老版的,不过现在也没有禁止使用,所以当初他才能顺利入住酒店的。

  毕竟是老版的优待证,商务酒店就以怀疑这是假的,无法兑付房费为由,当时就将四间房子里的行李都给扔出来了。

  贝思甜因为没打算在这里长住,故而一切使用物品都没有打开,只有一些洗漱用品她习惯用自己的,都放在了外边,如今大概也都被人给扔了。

  当时只有姜新一个人在,看到一群人冲进来拿行李,他试图阻止过,但是他一个人哪里打得过那么多力壮的服务员,当时就被推倒在地。

  姜新一开始很害怕,可是出了房间看到他们居然也在扔贝思甜、田智以及义父的东西时,当时就急眼了,也顾不上对方人多,冲上去要和对方干架。

  随后姜新毫无悬念被人按在地上,然后给扔了出来。

  姜新再想进去却被人拦住,周围也聚集了很多人,可是他最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固执地守着这些行李堵在门口。

  田智听完了所有的事情之后,转身将贝思甜的行李箱扶起来,捡起他自己的毛巾和一件衬衫,然后向着商务酒店里边走去。

  贝思甜拍了拍姜新的肩膀,“这次做的不错。”

  至少没有逆来顺受,只要懂得反抗就行,只是反抗的方法还需要再掌握。

  田智到了门口,也被拦下了,“你最好让开。”

  对方两个服务员被田智眼底的寒光惊了一下,随后又觉得这样有些丢脸,扬起下巴看着田智,“不让能怎么着!”

  田智眯眼,手指头握成拳,顿时传来卡巴卡巴的响声。

  “呦呵,你还想动手啊,兄弟们,这有人要在这里跟咱们动手!”其中一个服务员怪声怪调地嚷了一句。

  这时候的服务制度还不那么完善,所以若是服务态度不好,那就真是相当恶劣,要不打一架,要不就咽下这口气闪身走人。

  随着服务员一声叫喊,立刻从大堂里又冲出十好几个人,一块堵在门口虎视眈眈地看着田智。

  田智见到服务员敢这么嚣张,就知道找管事的也不管用,但是这口气不可能就这么咽下。

  “怎么,你们拿着伪造的优待证住酒店,现在又来闹事?”一个女音响起。

  众人寻声看去,就看到关宝芸带着几个人保镖一样的人站在不远处,抱着胳膊笑眯眯地看着田智。

  “优待证是不是假的由你说了算,还是由这家商务酒店说了算?”贝思甜缓缓走了过来。

  关宝芸一开始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很碍眼,因为她一出现就吸引了大部分男人的目光,现在她居然还敢搭腔,这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怎么,你还要狡辩?”关宝芸冷冷地看着贝思甜,对她充满了敌意。

  贝思甜对这敌意感到莫名其妙,这应该是他们第二次见面吧。

  “是我在狡辩,还是你在乱用职权,胡搅蛮缠?”贝思甜站定,勾起一边嘴角,回了过去。

  关宝芸冷冷一笑,“乱用职权?这又如何,这家商务酒店我家出资三分之一,我关家也算是半个老板,就算你有优待证,就算有出双倍的房钱,我不让你住你也住不进来!”

  她现在根本不跟贝思甜讲道理,对贝思甜的敌意比对其他人的要大的多。

  尤其是感觉到不少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贝思甜的身上,她就感到心里堵得慌。

  关宝芸不是个没脑子的,在这种地方,关宝芸在嚣张也有关铜山在后边撑着,更何况贝思甜是姜鸣忠的后辈,姜鸣忠自己都不行了,更何况一个后辈?

  她打定主意贝思甜无可奈何,并且她这么说了贝思甜也只有气闷的份。

  在场不少人都觉得关宝芸有些嚣张了,不过谁会为了一个陌生人去得罪关铜山的孙女,那不是傻吗?

  因此根本没有人站出来说话。

  贝思甜看着关宝芸抬着下巴一脸挑衅地看着她,她就不想再在这种人身上浪费唇舌。

  “小智,走吧。”贝思甜说道。

  田智听话地下了楼梯,他知道贝思甜可不是忍气吞声的人呢。

  贝思甜走到行李这边,然后回头说道:“这商务酒店我要了,澳门赌博网站:里边的人全部辞退,楼房拆了重盖。”

  她的话音一落,全场寂静了几秒钟,顿时想起了嗡嗡的声音,不是什么震惊不可思议的声音,几乎全部都是嘲笑声。

  这穿着牛仔裤白衬衫的女人说什么?

  她要这商务酒店,还要让这里所有的人失业,然后把楼房拆了重盖?

  关宝芸愣了愣神,随后哈哈大笑起来,“大姐你是来搞笑的吧,你以为你是谁啊?还‘这商务酒店我要了,里边的人全部辞退,楼房拆了重盖’,哎呦我的妈,笑死我了!”

  贝思甜的话没有人相信,此刻她就好像一个笑话一样站在这里。

  面对众人的嘲讽嘲笑,贝思甜面上并未露出什么多余的神色,田智挑挑眉,信不信的,今天晚上就知道了,马叔的办事效率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贝大夫!”

  一个轻柔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随后群众当中便被几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开出一条路来。

  原来是云夫人来了!

  “贝大夫,不知道您来了,回家之后听家里的帮佣一说,我就赶紧叫人备车,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去我家啊,好不容易来一趟津北市!”

  云夫人就好像没有看到周围的状况一般,径自走到贝思甜身边,有些激动地说道。

  激动是真的,她没想到贝思甜会来津北市,还能去看望她。

  周围的状况她自然是知道的,她是故意装作视而不见的,因为她听到了贝思甜最后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