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19章 贝大夫说可以就可以
  姜新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本身带有趋利避害的体质,只是看上去沉默寡言不出彩,因此现在听到贝思甜的话,立刻就联想到那天晚上他看到义父那神奇的一幕。

  当即一脸恳求地对姜鸣忠说道:“义父,我想学,求您教我吧!”

  姜鸣忠也是很激动的,他愿意他这一身所学有个传人,只是他儿子姜飞的精气神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根本不可能成为玄医,他那时候很爱儿子,为了不让儿子烦恼,甚至都没有告诉他自己是干这一行的,更没有让他知道玄医的存在。

  没想到如今认了个义子,居然有能力成为玄医,姜鸣忠哪里能不高兴呢。

  “多谢贝大夫慧眼指引!”姜鸣忠真诚的向贝思甜道谢。

  姜鸣忠可以感觉到玄医的精气神很旺盛,但是如果是一般人,除非精气神特别充盈的能感觉到,一般的他是察觉不出来的。

  姜飞他是带着去做过检测的,但他总不能随便找一个人就带去做检测,那可是要花钱的,而且很贵。

  所以贝思甜的一句话,他就避免了错失了一个传人,他的道谢十分真诚,毕竟他根本没打算带着姜新去做个检测。

  姜新知道姜鸣忠这是答应了,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会对贝思甜鞠躬,没有她的话大概义父也想不起来教他,一会又对义父鞠躬,没有义父自然也没有人教他,一会又对田智鞠躬,要是没有田智叫着他一起抬人,他当时可能拍拍屁股就走了。

  姜新到底心性还不那么成熟,在激动的鞠躬之后,眼泪流了下来。

  姜鸣忠见状不由地拍了拍他的脑袋,“傻小子,哭什么呢,这可是高兴的事情。”

  姜新抹了抹眼泪,使劲点点头,他是绝对不会辜负义父和哥哥姐姐的期望的。

  “男孩子总哭的话可不行。”贝思甜看着姜新微微一笑。

  尽管贝思甜态度很温和,但是姜新却吓得忙止住了哭,他知道贝思甜的一句话重若千金,旁人不知道,但是能够决定他的命运。

  “我、我会好好学习的!”姜新磕磕巴巴,却异常坚定地说道。

  姜鸣忠觉得在遇到贝思甜之后,所有的事情都变得顺利起来,以前很让他发愁纠结的事情也都迎刃而解。

  “贝大夫,我那好友的儿子大概还有两天到这里,要委屈贝大夫再等等了。”姜鸣忠说道。

  田智看了看四周,问道:“姜老,这里一直这么多玄医吗?”

  姜鸣忠摇头说道:“不是的,协会组织的每两年一次的玄医宴会就在三天之后,我几乎忘了这件事。”

  姜鸣忠看了四周一眼,周围并没有人,现在这个时间吃饭还早,于是低声说道:“协会这宴会最初的目的是要做到和交流会一样,能够成为盛宴,但可惜的是,效果并没有达到,依然有很多的人不买账。”

  贝思甜点点头,其实玄医协会作为目前唯一一个正式的玄医组织,可谓海南百川,用这样的形式有利有弊,可以收罗一大批的玄医为国家而服务,但却没什么凝聚力。

  “不过经过这么久的发展,协会目前还是有相当的话语权的,尽管一些大家族不买账,可更多的家族愿意效劳。”姜鸣忠说道。

  就比如他,如果没有玄医协会,也不可能有当时的地位和待遇,甚至而儿子儿媳妇带来那么多的便利条件,这些都是玄医协会提供给他的。

  所以对于姜鸣忠来说,仍旧是愿意接受协会的条件。

  协会这样的存在,给他们这种散户提供了很大的活跃平台,所以对协会,他是希望能够发展壮大的。

  贝思甜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形式,因此对协会也很感兴趣,最主要的是,这些发布的任务听说很广泛,什么样的病症都有,甚至也有协助一些国际友人进行会诊一类。

  这可是她找寻线索的另一个大途径!

  同时贝思甜也有些懊恼,之前的所有目标都放在找隐世高人上了,毕竟找寻的是贝家的起源,历史会相对久远,若是早对玄医协会多了解一番就好了。

  多个途径就多出无限可能,更何况贝思甜听姜鸣忠说,还可以自己发布任务,这更是让贝思甜心动。

  同时这件事也让贝思甜有了新的念头,她看向姜鸣忠,如果由姜鸣忠作为青羽流派的代表入驻协会,她就能随时知道动向。

  目前她也实在没有人可以委派,临时去找人?四年了她都没碰到合意的,怎么可能说找就找到呢。

  这也是贝思甜对姜鸣忠动心的原因,姜鸣忠她知根知底,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他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同样的,他也是个聪明人,尽管对青羽流派好奇的很,却是一个字都没有多问。

  贝思甜觉得这样的人最合适,对青羽有着足够的忠诚,也有着足够的城府应对竞争。

  只是她不知道姜鸣忠是如何想的,以他当时的能力就足够加入一些不错的流派或者成为一些家族的外聘玄医,可是他一直孤身一人,或许这是他的意愿。

  贝思甜有了这样的念头,打算找个适当的机会可以问一问。

  “师父,熏哥要闭死关了……”田智一脸无奈地走回来,将大哥大放进包里,这东西带着还是相当累赘的。

  贝思甜挑挑眉,“都好几天了才决定要突破。”

  田智不说话,贝思甜说魏仲熏早就可以突破了,可是魏仲熏却一直迟迟不做突破。

  田智好似听魏仲熏说过,那次魏仲源强行突破给他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所以他临到这一步,就开始要退缩了。

  “一会告诉他,如果不成功点灵成符,他就不要再来见我了。”贝思甜淡淡地说道。

  田智苦笑,“师父……”

  “就这么告诉他!”

  “知道了……”

  尽管知道贝思甜是在吓唬魏仲熏,可田智还是有些担心,师父不是说点灵成符这种事,不能强迫进行吗?

  她现在这不是在给熏哥施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