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18章 知道我是谁吗
  那男人也没想到,这群人居然是姜鸣忠带来的。

  “你是……志民?”姜鸣忠不太确定地说道。

  那男人笑着点头,上下打量姜鸣忠一眼,道:“是我,余志民,您以前和我父亲一起共事过,您怎么会在这里?”

  这话余志民问的很自然,或许是单纯的奇怪,但定然是因为潜意识你认为姜鸣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所以才会这么问的。

  “来看看。”姜鸣忠不多解释,“你父亲怎么样了,好几年没见了。”

  余志民瞥了一旁的贝思甜一眼,笑道:“我父亲很好,还说过想念姜叔您呢,既然来了,可以到我父亲的别馆做客。”

  姜鸣忠微感诧异,能够在津北市拥有别馆的,至少要五万积分以上的常驻委员才行!

  他当初离开的时候余庆南才三万多积分,和他差不多,短短三年时间根本不可能积攒这么多积分,余庆南是如何做到的。

  尽管心中有疑惑,姜鸣忠面上也没有露出丝毫,点头笑着说道:“是要拜访一下余老哥的。”

  “我父亲一直盼着姜叔呢,姜叔可一定要去啊,不然我父亲肯定会怪罪我的。”余志民笑着说道。

  姜鸣忠本以为他说的是客气话,没想到看着样子他似乎是真的打算让他去。

  “对了姜叔,这几位都是姜叔门下弟子吗?”余志民问道。

  姜鸣忠回头看了贝思甜一眼,见她眨了一下眼睛,回头道:“不错。”

  余志民笑了,如此一来就更好办了,这姜鸣忠现在可是连玄医都不是,想要把这小妞弄过来简直轻而易举,相信姜鸣忠这老头子也不会有意见的,说不定到时候会上赶着求他收了这小妞。

  “这样吧姜叔,我这边还要拜访一个叔伯,您留我一个电话,我留您的联系方式,到时候我们再联系。”

  姜鸣忠点点头,“也好。”

  两个人互通了联系方式,余志民最后看了贝思甜一眼便走了。

  田智眉头微皱,总觉得这男人看师父那一眼有些不怀好意。

  姜鸣忠也注意到了余志民最后这一眼,心里一转念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所图,心顿时就冷下来。

  怪不得这么积极主动邀请他去呢,原来目标是贝大夫!

  余志民肯定不知道贝大夫的真正身份,不然不可能用这样的眼光打量,他八成是看上了贝大夫。

  光是想想余志民的念头,姜鸣忠心里就直冒冷气,真是不知死活!

  余志民走了,姜鸣忠这边也拿到了房间钥匙,一共四间房,虽然不是豪华间,但是有相通一厅一卧,住着还算是很舒服。

  贝思甜看着面前大大的窗户,窗户外就是生态公园,里边那条大河蜿蜒流淌,周围景色秀美如画,只是看着就赏心悦目。

  听说豪华间有大大的露台,还有整面都是玻璃的,叫什么来着,落地窗,能够更好的观看风景。

  不过即便这样,贝思甜也觉得还不错了,又不用自己花钱。

  贝思甜微微歪头,这么一想,似乎老马哥在这边还置办了别墅来着,当时没想过来这边住,所以只是听了一耳朵,当初还是云骁给选的地方,云骁就是云夫人的丈夫,津北市的市高官。

  贝思甜看着远方的大河,忽然叹了口,她想三个小家伙了,也不知道旭东还忙不忙,三个小家伙怎么样了?

  原本计划的是半个月就回去,没想到居然得到了线索,她只好给家里那边去了消息,归期就变得不确定起来。

  如果能够尽快得到线索自然是最好的,如果超过三天,她就准备让老马哥将这边的别墅收拾一下入住了。

  大家稍作休息,田智过来询问是一起出去吃晚饭还是就在酒店吃,酒店的晚饭大多数都是自助餐,而且相对于一些对美食很讲究的人来说味道很一般。

  贝思甜出门在外无所谓吃食,不过倒是想出去转一转。

  贝思甜出去吃,田智自然是要跟着的,姜鸣忠倒是有些犯难了,他身无分文,若是跟着贝思甜肯定是要画她的钱,如果在酒店吃就可以记账,将来再还。

  “姜老和我们一起去吧,有些事情还要商量一下。”贝思甜笑着说道,她看出来姜鸣忠的犹豫。

  姜鸣忠闻言稍一犹豫便点点头,索性不是以前的他,欠了那么多也不在乎欠这一点。

  而且他想和贝思甜一起出去,也是想和她说说事情。

  姜新有些沉默寡言,他很感激田智为他出头,但也觉得自己给姜鸣忠和大家丢了人。

  他流浪了不到两年,但是吃过的苦头很多,尽管对人抱有最初的善意,可是也看到了人心的丑恶一面。

  他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去做什么,大多数时候都是忍过去,没有人会对一个不反抗的人下死手,再加上姜新从小的经历,让他有着很大的自卑感,所以今天这件事,他只是做的和往常一样,不作任何反抗。

  但他总觉得义父失望了。

  不管是那女人还是那男人,骂他辱他他都没有慌张,但是姜鸣忠的一个眼神却让他心惊胆战。

  他是不是又要一个人了?

  他不想被抛弃,如果他当时反抗了呢,可是就算反抗,该怎么反抗?

  这些姜新不知道,他现在心神不宁的。

  众人一道去了附近的餐厅,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边很多餐厅都有鱼虾一类,出产自然是生态公园中的大河。

  四个人要了一份炒河虾,要了一条锡纸鲈鱼,有点了一些其他的炒菜,边吃边聊起来。

  贝思甜看了惴惴不安的姜新一眼,对姜鸣忠说道:“姜老考虑过教姜新吗?”

  姜鸣忠一怔,不由地看向姜新,他还真没考虑过,最近想的不是报恩就是报仇,还没有注意其他的。

  “姜新的精气神还算可以,温养一下说不定能成器,只是这性子还需要姜老好好引导一下。”贝思甜说道。

  姜新太逆来顺受了,这可不行。

  姜鸣忠听到贝思甜的话,怔忪之后便是大喜,“如果贝大夫都说可以,那这小子就真的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