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18章 知道我是谁吗
  那女孩穿着倒是十分光鲜亮丽,但是脸上那嫌弃的神情却让人看了皱眉。

  一开始说话的男人鄙夷地看了姜新一眼,澳门赌博网站:自己挡道没挡道都不知道,想必进来太紧张了,真是个土包子。

  姜新站着的位置算不上挡道,也没当着门口,只不过那男人正好要往这边走,自己又懒得绕,就只好让姜新自己闪开。

  但没想到姜新慌慌张张的,居然还撞到了人,真是太可笑了。

  那男人穿着笔挺的西装,这时候的西装相当能装逼,特别能唬人,再加上他模样长得还算周正,倒也吸引了不少女性的目光。

  那男人扫了一眼那尖叫的女人,眼底闪过一抹疑惑,似乎是在哪里见过,虽然长得白净好看,但如果论漂亮,却远远比不上坐在沙发上等着的那女人。

  男人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不禁多看了几眼,就是穿的太普通了,牛仔裤白衬衫,白瞎了这大好的身材和容貌。

  这样的穿着打扮可不是有钱人家的千金,应该是哪一个小家族带来的后辈。

  那男人一瞬间就有了猜测,多看了那漂亮女子一眼,或许可以收为囊中之物。

  一些小家族,很愿意给他进献一些漂亮后辈的,每年的供奉都可以免掉,多好的选择。

  男人见那漂亮女人转过头来看向他,冲着她眨了眨眼。

  贝思甜一怔,刚才就感觉到一个目光一直在打量她,抬头一看就看到刚才那个让姜新让路的男人正不怀好意地看着她。

  贝思甜目光微寒,若说刚才是这人的错,也只能说他太自大高傲了,姜新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乍一进来不免会感到局促不安,被他那么一说自然就慌慌张张让路了。

  姜新听到那女人的话,一脸羞愧,低着头怎么都不敢再抬起来。

  贝思甜合上手中的简报,转眼看到田智从姜新身后走来,一手搭上他的肩膀,探出半个身子看着那女人。

  “大姐,你说谁脏呢?”田智笑眯眯地说道。

  贝思甜嘴角一抽,这一副魏仲熏附体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女人本来就对称呼十分敏感,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更加敏感,而如果是帅气的男人这么称呼,那简直无法想象。

  那女子看上去二十三四的年纪,比田智小了两三岁,被田智叫大姐,她气的脸都红了。

  “你叫谁大姐!”

  魏仲熏离体,田智直起腰来歪头看着那女子,脸上一副认真的表情,“你该不会认为比我小吧。”

  那女子杏眼圆睁,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我肯定比你小,就算我比你大,也没有叫大姐的!太不礼貌了!”

  田智挑眉,“咦,礼貌啊,大姐你当众说我兄弟脏就礼貌了?”

  众人看向姜新,牛仔裤虽然洗的发白了,但是很干净,帆布鞋看样子是新买的,衬衫也很新,一点都不脏。

  牛仔裤是田智的,因为姜新个子高腿长,当时没有买到合适的裤子,就直接穿了田智的。

  那女子明白过来田智是故意的,白净的面容冷下来,冷笑着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田智其实很烦听到这样的问题,觉得很没营养,在拜师贝思甜之前,他就从来不提自己是田家人,顾然这样能带来很多便利,但是周围的一切就变得不那么真实了。

  拜师之后,受到贝思甜的影响,在外也从来不用青羽流派压人,青羽流派的名头现在有多好使就不用多提了。

  魏仲熏也是这般,别看他不着调,但是高调也从来都是在泡妹子上,当然,这一点也没什么可炫耀的……

  田智耸耸肩,真心懒得回答这样的问题,你是谁管我屁事!

  那女子见田智不说话,以为是怕了,冷笑着上前几步,鄙夷的看了姜新一眼,伸出一根白嫩的手指点在田智的胸膛。

  “你听好了,我叫关宝芸,关铜山是我爷爷!”

  田智挑挑眉,问道:“关铜山是谁?”

  在场的很多人听到关铜山的名字,本来想倒吸口凉气的,没想到接下来被田智这么一问,这口凉气还没吸进来,就噗嗤一声给笑出去了。

  原本严肃冷冽的事情,愣是让田智这认真的一问给弄得满场都是低沉的笑声。

  关宝芸面色阴沉的厉害,狠狠瞪着田智,“行,很好,跟我这装是吧,有本事你!还有你们!就别参加这一次的宴会!”她说完狠狠瞪了田智和姜新一眼,又瞥了贝思甜一眼,给了她一个阴冷的目光,然后进了电梯。

  女子走了,厅里的议论声陡然间增大起来。

  “刚才那女人竟然是关铜山的孙女,难怪那么嚣张。”

  “小声点,这边可是协会的总部,你小心被协会的人听到,给你告到关铜山那里。”

  “关铜山是那个积分达到近四万的常驻委员吧?”

  “可不是吗,这一万跟一万之间的差别有些大,差出去一万就差出去很多的经验和手段,也差出去很多人脉。”

  “关铜山在协会里边,是个人物,而且听说是这一次宴会的协助者,一般协会设置协助者,宴会的主要负责人是常驻理事,协助者就是次要负责人,别看是繁琐的活儿,可并不是什么样的常驻委员都能作为协助者的。”

  听着众人的议论,田智挠了挠头,他难道真的惹到了什么厉害的人物?

  姜鸣忠在刚才就过来了,他目光沉沉的看着关宝芸,透过这个女子,他看到了关铜山。

  就是关铜山抢走了他的一切!

  这个恬不知耻的人,直接接管了他所有的一切,现在竟然堂而皇之的生活在阳光之下。

  田智发现姜鸣忠似乎不太对劲,看了他一眼,姜鸣忠微微摇头,意思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三四年过去了,大多数人都成了生面孔,不过这一个小小的大厅,也不指望能碰到什么人。

  姜鸣忠刚刚这样想完,便听到一个声音响起。

  “姜叔?”

  姜鸣忠一怔,回头看去,就看到一个男人微感疑惑地看着他。

  田智有些意外,这不是让姜新闪一边去的那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