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16章
  姜鸣忠联系好的第二天就准备出发了,玄医协议的总部不在北京,而在津北市,虽然不是一线大城市,可资源方面都很不错。

  姜鸣忠来和贝思甜告别,他想着等他找到老友的儿子,就带着他一起去找贝思甜,免了贝思甜舟车劳顿。

  只是没想到贝思甜居然要一同去!

  “这……贝大夫,这一路很辛苦,公共汽车就要四五个小时……”姜鸣忠说道。

  “无妨,两个小时而已。”贝思甜说道。

  她已经有些等不及了,好不容易抓到这么一条线索,可不想就这么没了。

  她见姜鸣忠面上露出为难之色,问道:“怎么,姜老不方便吗?”

  姜鸣忠忙摆手,“不不不……”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如果以普通人身份去,难免会遭白眼,他可不敢让贝思甜遭受这样的待遇。

  贝思甜一听倒也觉得有趣,之前玄医协会曾经找上过他们,希望他们能够派一个常派委员入驻玄医协会,这对于绝大多数的家族和流派都是一种荣誉。

  贝思甜当时的确是有这想法,只不过当时被一条伪线索分散了注意力,故而将这件事放在了脑后。

  这两年玄医协会又在找了他们两次,最后一次就在两个月之前,贝思甜倒是没想到会自己去一趟玄医协会的总部。

  青羽流派如今只有四个人,还是算上她,即便是要委派,恐怕也只有委派魏仲熏,但贝思甜不太想让目前的四个人去。

  除了小雨竹还在成长当中,当时魏仲熏和田智都到了可以突破的时刻,如果去了,说不定会延长,毕竟入驻协会,是要处理很多杂事,是会被分心的。

  这也是贝思甜一而再再而三没有拖延的原因。

  只是贝思甜仍旧是保持着自己的原则,不愿意随意收门下徒,所以这四年以来,贝思甜未在收过一人,也没有能够看上的人。

  姜鸣忠见贝思甜不但没有打消念头,反倒露出感兴趣的神态,也只好这样。

  “姜老的精气神还需要温养巩固,这是我制的符水,姜老现在便可喝下。”田智说道。

  姜鸣忠点点头,当即拿过水杯就喝下了,田智看样子只有二十五六的年纪,这个年纪通常还都无法利用符媒制符,不过作为贝大夫的徒弟,如此年轻能够制符,也在常理之中。

  姜鸣忠下意识便认为,这是用田智的符水试药,这个年纪制出的符水有很多不足制出,需要有人帮着试出来才行,他此刻充当的就是那个试药之人。

  这个年头在姜鸣忠喝下符水之后就彻底改变了,因为他发现这符水的效力很强,凭借他这么多年的经验,他很快就判断出这符水是点灵成符制成!

  姜鸣忠喝下之后就呆住了,随后抬眼看向田智,他真的是二十五六岁吧,应该没错的,他记得他问过……

  二十五六岁可以点灵成符……

  这……

  田智看到这副样子,不禁皱起眉头,问道:“姜老,是有什么不妥吗?”

  不应该的,点灵成符是不需要试符的,这符水不应该存在什么问题才对,如果有,就是他融入的中草药问题。

  姜鸣忠见田智误会了,忙摆手道:“没问题没问题,那个……我想问下小哥,这符水当中融入了多少中草药?”

  田智瞥了贝思甜一眼,微感赧然,说道:“四十五种。”

  第一次因为贪多还失败了,甚至在药性上还产生了相斥,尽管没有听到师父的责怪,可是总感觉师父是失望的……

  想到这里,田智不由地叹了口气。

  姜鸣忠见状眼皮子却猛跳几下,你这一脸‘我很菜’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四十五种中草药,他是在快四十岁的时候才做到的,而且不是点灵成符……这完全是两个级别的制符手段。

  贝思甜见状自然不会去安慰田智,他能够点灵成符之后就出现了一些浮躁的心态,必须适当打击一下才行,不然这种心态一旦形成,对他今后的影响力非常大。

  几个人出发了,从这里坐车到津北市需要四个半小时的汽车,不过津北市距离北京很近,贝思甜倒也想起那边有个熟人。

  姜鸣忠临上车的时候,最后一次张望了一眼这里,从头到尾,他儿子姜飞都没有来找过他。

  姜鸣忠心里已经没有那种剜心之痛了,当他儿子跪在地上请他保重的时候,他就知道,这父子情就到此为止了,如今不来找也在情理之中,而如果来找,他除了叹气,也不会再有其他的举动。

  上了车,姜鸣忠便将这些驳杂的思绪全部摒弃,专心地想着将来的事情。

  想到将来,就不免想到青羽流派这个颇为神秘的流派。

  贝思甜比姜鸣忠想象的更为年轻,这样的年纪,就算是参加玄医协会一些分部的会议都不够资格。

  为什么说青羽流派颇为神秘,因为自青羽崛起于四年前的交流会上,几乎是一炮而红,贝思甜也一跃成为宗师级的人物。

  如日中天的青羽流派应该继续逆流而上才对,没想到就此消停了,这四年从未听说过青羽流派参加过任何活动,甚至没有人再见过贝思甜,更加没有人见过青羽流派中的其他人。

  就连那个被众人瞩目的,喝下了第一符水的小姑娘,也好像消失在茫茫人海,未在出现在玄医们的视线当中。

  青羽流派,就好像昙花一现,惊艳绝伦,却如此短暂。

  姜鸣忠不由地回头,看向坐在后边的那个绝美的女子,她好似一个普通人一般坐上这辆长途公共汽车,大概没有人会想到,这辆长途公共汽车上会上来这样一位大人物!

  她从北京来,也是这么来的吧?姜鸣忠每每想到这里,就会觉得不可思议。

  此刻他也终于明白,什么叫大隐隐于市。

  长途公共汽车开动了,几乎是半个小时的时间,这车里的气味就变得十分难闻,姜鸣忠自己倒无所谓,这三年多的时间受到的压迫磨平了他那仅有的骄傲,即便重新做回玄医,他也好似返璞归真一般。

  他担心的是贝思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