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14章 陷入昏睡
  有一对孪生姐妹?

  贝思甜微微垂眸,遮住眼底的精光,难道姜鸣忠知道了?

  “我也是听人说的,具体是不是真的有谁也不知道。”姜鸣忠说道。

  他觉得这种病几百年都见不到一种,怎么可能说有就有。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什么人说的?”贝思甜抬眸,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姜鸣忠见此并未多疑,别说是贝思甜,就是他对这病也感兴趣的很,只不过他知道自己肯定没那本事去治疗,顶多研究研究,可是贝思甜不一样啊,以她的本事和能力,仔细研究研究,说不定还真能研究出什么,所以他觉得自己很理解贝思甜这样的兴趣。

  “还是在几年前了,那时候我的精气神还没有出问题,我那老友的儿子无意当中说的,说见过这样一对孪生姐妹患有这样的病。”姜鸣忠道。

  贝思甜盯着姜鸣忠的神情,见他不似说谎,而且她觉得对方也没必要说谎,不禁疑惑。

  在姜鸣忠的精气神还未出问题的时候,至少是在三四年前了,那时候她还在靠山村当中,不知道贝佳乐的存在,根本不可能有人见过她们两个!

  可如果说这对孪生姐妹是其他人,那就更不可能了,这种遗传病可不是感冒发烧这样的大众病,至今没有听说过的人还是占了大部分,贝家有这样的遗传病已经罕见,不可能再有同样的遗传病出现在其他人身上。

  “能带我去见见这人吗?”贝思甜问道。

  是真是假见一见就知道了,对方既然说见过这对孪生姐妹,那就必然是见过她或者贝佳乐。

  姜鸣忠有些犯难了,“自从我离开玄医协会之后,就再也没有和往昔的人联系过。”

  他没脸联系,作为玄医,作为一名合格的玄医,他骨子里就带着一种骄傲,他能够窝在家里受儿子儿媳的气,但是绝对不允许自己被那些人看低。

  所以当他的精气神溃散之后,他一次都没有在出现在那些人的面前,他不愿意看到那些人怜悯的目光。

  不过如果贝思甜真的想要见,他肯定会放下这些出面的。

  “还能联系上吗?”贝思甜问道。

  听到这话,姜鸣忠就知道自己肯定要出面了,也不犹豫,当即点点头说道:“可以。”

  贝思甜心下松了口气,点头道:“好,姜老先联系着,我们等到都妥当了再去。”

  姜鸣忠当时没明白贝思甜这所谓的‘妥当了’是什么意思,直到一个星期之后,他才明白过来。

  姜新跟了姜鸣忠的姓氏,又是姜鸣忠的救命恩人,现在姜鸣忠对姜新倒是很伤心,尤其是对他的腿疾。

  这或许就是一种感情的转移吧,毕竟这种血脉亲情不是想抹杀就能抹杀的。

  姜新的腿是摔断的,骨头错位了,如果想要重新接骨,就要重新再折断一次!

  姜鸣忠为此犯了难,他其实是想求贝思甜出手的,如果贝思甜出手,对这种毛病肯定没问题的,可是他自己都是被贝思甜所救,如何开口去求她。

  但是他自己又没有救人的本事,当然了,之前贝思甜说过能够让他恢复精气神的事情,他自然有很大的期望,但是这种事定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的。

  在他想来,至少要五年以上,至少了,他自己的情况他很清楚。

  姜鸣忠叹了口气,他实在是没脸开口,只能委屈这孩子,等到他有一天恢复了精气神的时候,再给他医治。

  姜新的年纪不大,将将十七岁,他所在的孤儿院并非正规的孤儿院,再赶上经济不景气,所有满十六周岁的少男少女都要离开孤儿院。

  没有所长的姜新就开始了流浪。

  姜鸣忠将情况告诉了姜新,姜新一脸吃惊,让姜鸣忠心里有些难过,然而没想到姜新并非是因为当下不能治好他的腿而吃惊,而是因为他的腿竟然还能治好!

  “义父,谢谢您!”姜新很少说话,看到姜鸣忠一脸愧疚,他不由地感动了。

  姜鸣忠没想到这孩子这么容易满足,摇头失笑道:“傻小子。”

  说完,他就叹了口气,将来的日子该如何,他如今还有些茫然,不过心里大抵也有了一些雏形。

  在他的精气神恢复之前,他仍旧是打算去教授一些中医学的知识,至少有点钱能养活自己和姜新。

  如果他能够寻得贝思甜一星半点的庇护,应该就可以顺利得到一份这样的工作,不至于再被那些人挤兑。

  像姜鸣忠这个年纪的人,澳门赌博网站:一身本事已经化为乌有,又被儿子抛弃,必须要有所追求才能继续活下去。

  如今他最大的目标,就是和姜新好好活下去,在他死之前,把姜新的腿治好,让他能够自己找一份能够养家糊口的工作,也不枉这小伙子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他。

  姜鸣忠正准备离开,贝思甜却叫住了他,摊开手说道:“这是今天的药,一次性喝下。”

  姜鸣忠也不客气,伸手拿了过来,就这一包药粉的价值,穷尽一生他都还不起,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帮助贝思甜,不管她去做什么。

  姜鸣忠回到房间就将药粉融入水中喝下了,姜新见状不由得问道:“义父生病了吗?”

  姜鸣忠笑了笑,说道:“是啊……是……好像是有些不舒服……”他本来想开个玩笑,没想到姜新说完,他当即就感觉到一阵头晕。

  一句话还没说完他就站不住了,身体一晃,后边的姜新忙上前扶住他,“怎么了义父?”

  “没什么,好像有些低血……”姜鸣忠最后一个字还含在嘴里,人就已经倒了下去。

  姜新被姜鸣忠的体重压得倒退了两步,一脸慌张,手足无锡地看着姜鸣忠,连叫了好几声都没有反应。

  这时候房门响起,门外响起田智的声音,姜新好似抓到救命稻草一般,喊道:“大哥,快救救我们!”

  田智推门进来,见到这状况却是丝毫不见异样,过去把姜鸣忠接过来放在了床上,说道:“你义父睡着了,睡得时间会久一些,应该到明天下午,现在开始你就寸步不离地照顾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