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13章 想起一件事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姜鸣忠和小伙子一同和贝思甜二人回了旅馆,澳门赌博网站:贝思甜给他们开了一间房,让他们洗漱一下。

  小伙子有些局促,大概没想到自己也会被带上,他以为对方会给他点钱就算了。

  二人洗漱的时候,贝思甜仔细询问了田智点灵成符的过程,对于他一次就成功的经历赞不绝口。

  “回去一定要将这个消息告诉你熏哥,算了,明天你打电话告诉他!”贝思甜挑眉说道。

  田智挠头,师父这是打算用他刺激魏仲熏,不过以熏哥的性子,不给点刺激还真是不行。

  “我知道了师父。”田智说道。

  “你若是没有脱力的感觉,临睡觉之前再给姜老制一道符,我给你一些中草药,你自己选择融入哪一些,尽可能的多融入进去,不要怕失败。”贝思甜道。

  “好的!”田智顿时斗志昂扬起来。

  一个多小时之后,姜鸣忠和小伙子一起来到田智的房间。

  看到洗漱干净的小伙子,贝思甜和田智都是一怔,这小伙子一米八的身高,只不过因为太瘦显得有些瘦弱,又因为有腿疾,这才给人病弱的感觉,其实洗干净之后便感觉焕然一新。

  小伙子长得说不上有多帅气,但是浓眉大眼十分精神,而且是很有眼缘的那种人。

  “贝大夫,我想通了。”姜鸣忠坐在椅子上,旁边是田智给他们买的晚饭。

  小伙子大概是饿久了,早就开始扒着饭吃了。

  “已经死过一次了,这一次新生,我就为我自己活着。”姜鸣忠脸上带着一丝豁达的笑容,只是眼底仍旧淌着淡淡的悲哀。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只要他还是姜鸣忠,只要姜飞是他的血脉至亲,这种哀伤就无法淡去。

  这和情伤还不同。

  “您能想通就好。”贝思甜对此不好多劝什么,她能给的就是让姜鸣忠的精气神恢复。

  姜鸣忠又道:“另外还有一件事,刚才和我这小伙子聊了聊,这小伙子无依无靠,成年后从孤儿院离开就开始打工,后来再一次事故当中摔折了腿,因为没钱治病给耽误了,我们两个都是无依无靠的人,我也问了他的意见,我想收他做义子,以后我们两个相依为命。”

  姜鸣忠面色有些复杂,尽管死过一次想通了,可是他仍旧需要一种感情寄托,不然一个人在这世上未免太孤独了。

  小伙子一个人,又救了他,他收他为义子,准备如果能够恢复精气神,他就想办法只好他的腿。

  如果小伙子肯给他养老,他就将他余生的一切都给他。

  他自然不会强人所难,这也是询问了小伙子,在他答应之后才对贝思甜说的。

  小伙子对此还是很激动的,一个人漂泊无依这么久了,没想到救下一个人居然多了一个亲人。

  姜鸣忠至今还记得小伙子说过的一句话,他说,等我讨到吃的,第一个就给您吃。

  或许之前对于这样的话姜鸣忠只是笑笑,但是遭遇了被儿子抛弃,别说管饭,就是连命都不管的遭遇,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让他感动不已。

  对于这小伙子来说,一口饭就是他的命。

  这个结果是贝思甜和田智没有想到的,人的缘分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一次见面就可能注定了余生。

  姜鸣忠知道如何报答小伙子,但是却不知道如何报答贝思甜,贝思甜和田智为他所做的这一些,根本不是一个无用的信息能够换的。

  “贝大夫,我希望能为您做些什么。”姜鸣忠说道。

  贝思甜笑笑,“您将那信息告诉我就行。”

  姜鸣忠知道贝思甜就会这么说,叹了口气,他现在是个无用之人,就算贝思甜真的有事情,他又能帮上什么忙?

  姜鸣忠第一次产生将以前的一切重新拿回来的想法,他以前是玄医协会的成员,高级成员,只不过在精气神出了问题之后,又遭受小人算计,最后落得这般境地。

  如果他能够重新拿回属于他的一切,将来他就能帮上贝思甜!

  有了这样的念头,姜鸣忠的心倒是安稳下来,点头道:“我这就告诉您,姜新,你先回去睡觉。”

  姜新是小伙子的新名,小伙子没什么正经名字,在认了义父之后,主动提出给他起个新名字,或许他也希望有个新的人生吧。

  姜鸣忠感念他给予自己一个新生,便叫他姜新了。

  姜新已经吃饱了,他们说话自己也听不懂,听话的离开了,他很想试试再一次睡床是什么感觉。

  待姜新走了,姜鸣忠才开口说道:“这个病出现在交流会的疑难杂症项目里时,我还感到惊讶来着,毕竟时家和那些人没什么太大的关联才对。”

  “这个病其实我也是听说的,并没有真正见过,这是我一个老友告诉我的,这应该属于遗传病一类,很罕见的遗传病,几乎是代代相传,按照现在的医学术语来说,这种基因上的问题,想要改变简直是太难了。”

  “我的老友说这种病是在一对兄弟身上看到的,这两个兄弟从小就被隔离在两个地方,但是大概命运使然,他们最终还是会走到一起,然后无意当中互相伤害。”

  “后来怎么样我那老友并不知道,那两个兄弟好似昙花一现,很快就消失在人海当中,最后不为人所知,那还是他小时候的事情,长大了没有人谈了,他也只当做一个杂谈病症来议论,若不是上一届交流会上出现这个病症,我那老友大概已经忘干净了。”

  姜鸣忠一口气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贝思甜知道一次不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不过姜鸣忠还是说出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他那老友见到的,应该是贝家的老一辈了,毕竟姜鸣忠的老友,现在也得六十多岁了,这件事还是在他小时候发生的。

  “那对兄弟是在什么地方出现的。”贝思甜问道。

  “在山东那边,不过听说后来又在河北一带出现过,你这么一问,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来,听说有一对孪生姐妹也患上这种病症。”

  贝思甜闻言心里咯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