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11章 突破
  这青色光华一开始泛起,田智顿时大喜,但随即想起贝思甜的嘱托,越是到这个时候,越是要戒骄戒躁,全神贯注做到最后一步。

  田智连忙收敛心神,没有让心思飞起,便看到这青色光华将符纸托起玄符在掌心。

  田智知道这是符成的表现,压抑住内心的狂喜,他努力收敛心神,进行最后一步燃符。

  只有成功燃符,才算是真正的点灵成符,而不像大多数玄医认为的那样符成即刻,那样药效是要大打折扣的。

  这是很多玄医的误区,但是使用符媒的玄医,也没办法进行这一步燃符,只有点灵成符可以燃符,所以也怪不得大多数玄医。

  看着玄符自掌心开始自燃,最后化作一小堆细腻的符粉落于掌心之中,田智一个心猛烈跳动起来。

  他成功了!

  他做到了,他可以点灵成符了,他终于成为一名玄医了!

  田智内心狂喜,不过在看到躺着不动的姜鸣忠时,这份喜悦稍稍减淡,制出玄符对于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但是更重要的是,用这玄符救人!

  田智没忘了自己的本职,他忙将包里的矿泉水瓶拿出来,倒出一部分水,留下适合的水将符粉融了进去。

  稍稍晃荡瓶子,然后来到姜鸣忠身边,轻轻揉捏着他的脖颈,将符水灌入姜鸣忠的腹中。

  这道玄符并未融入任何中草药,田智身上也没带着,但毕竟是点灵成符制成,就行姜鸣忠是没问题的了。

  尽管知道没问题,田智再给他喝下之后,仍旧是十分紧张,这毕竟是他的第一道符。

  玄符喝下后没多久,就看到姜鸣忠的脸色开始好转,尽管仍旧是苍白的,但可比泛青的脸色看起来正常多了。

  没过多久,姜鸣忠的眼皮颤抖一下随后睁开了眼睛,他眨巴眨巴眼睛,眼底尽是茫然之色,这是阴曹地府吗?

  姜鸣忠睁开眼睛仍旧是一动不动地仰躺着,偶尔眨眨眼还能看出他是活的。

  “姜老醒了。”田智说道。

  姜鸣忠听到这声音后一怔,猛地坐起身来看向田智,“是你……你是青羽流派的那位!”

  田智点点头,如果姜鸣忠仍旧是要寻思,他和那小伙子的全部努力就白费了。

  “我还没死?”姜鸣忠看到田智,就知道自己没在阴曹地府,但一切皆留好像一场梦一样。

  “没死,是一个瘸腿的小伙子跳下去救了您的,为此他差点把自己的命给搭上。”田智说道。

  姜鸣忠怔了怔,他以为自己和大多数一样会说为什么要救他,为什么不让他去死这类的话。

  可是在听到田智的话之后,他莫名的眼眶一湿。

  在儿子儿媳妇抛弃了他的时候,竟然还有人义无反顾的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他!

  姜鸣忠热泪流了下来,转头并未看到身边有人,心里便是一堵,慌忙问道:“那救我的小伙子呢?”

  田智见他紧张的样子,一颗心倒是放下来,他原本还担心姜鸣忠再次寻死。

  “去给我师父打电话了,看看时间应该回来了。”田智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耳边就听到了脚步声,还不是一个人的,他寻着声音看去,便看到两个人影向着这边走来。

  从轮廓上看,其中一个是他师父贝思甜。

  田智微怔,怎么来的这么快?

  不多会,两个人就走到跟前,真的是小伙子和贝思甜。

  “师父?”田智不解地看着贝思甜。

  “我不放心。”贝思甜说道,随后看了姜鸣忠一眼。

  田智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贝思甜早就料到姜鸣忠恐怕最近这段时间不太好,毕竟他们查到的一些信息显示他那儿媳妇很可能会爆发,所以贝思甜这是提早出来了。

  其实在田智和小伙子将人救起来带走之后贝思甜就到了附近,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直到小伙子出现在附近的小卖部,说要给一个叫贝思甜的人打电话。

  就是这么巧,贝思甜当时就在这小伙子身旁不远,听到她说的话,又联想到公园里打听到的消息,这才主动上前询问。

  田智看到贝思甜就再也忍不住,一脸欣喜地说道:“师父,我成功了!”

  贝思甜颇为意外地看了田智一眼,这种情况下成功的,说明田智的确是非常有潜力!

  “一次就成功了!”田智又补充了一句。

  现在田智就跟个孩子一样,迫不及待的想要和贝思甜分享自己的成果和喜悦,不用担心被人说不够谦虚。

  贝思甜笑了,“非常好,我没看错你!”

  青羽流派尽管现在只有四个成员,但已经有一半的人可以做到点灵成符了。

  田智得到贝思甜的肯定,一张清俊的脸都笑开了。

  姜鸣忠身体疲软,几次试图站起来也没有成功,他只好低头说道:“感谢二位的救命之恩!”

  他这是对田智和小伙子说的。

  田智笑了笑,澳门赌博网站:“我就不用了,您还是谢谢这小伙子吧。”

  对于小伙子,田智是佩服的很,一条腿有疾,居然还敢跳下去救人,也就是他水性还不错,不然根本等不到那些大爷大妈们将跳绳给挤在一起扔给他。

  姜鸣忠点点头,看向小伙子。

  小伙子顿时窘迫起来,忙摆手道:“不用谢我,我不过是路过……”

  姜鸣忠看这小伙子浑身脏兮兮的,衣服十分褴褛,再看到那条瘸了的腿,知道他定然生活不易,居无定所。

  居无定所……如今的他也是居无定所。

  姜鸣忠转头看向贝思甜,“贝大夫,我知道您的事迹,如果您真的可以治好我,我不但愿意告诉您我知道的一切,但凡您有什么事,只要吩咐一声就行!”

  姜飞的父亲已经死了,现在他姜鸣忠,被这小伙子重新救起来之后,他就决定好好过完剩下的岁月。

  贝思甜点点头,“好。”

  她没有给什么郑重的承诺,但是这一个字,对于姜鸣忠来说却是重达千金。

  他有了本钱,才好报答这个小伙子。

  “今天晚上你们先给我们去旅馆住吧。”贝思甜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