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10章 救人
  姜鸣忠的身体一晃,他忙扶住了门框,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亲手养大的儿子脸如死灰。

  姜鸣忠走了,步履蹒跚的下了楼,这一刻,他是真的老了。

  拎着一个塑料袋,姜鸣忠在楼底下的石凳上呆坐着,眼看着天就要黑了,他却不知道该去哪。

  看着天边的残阳,姜鸣忠忽然想起儿子小时候的样子,小小的一团被他抱在怀里,软萌萌的十分可爱。

  有一天他会开口叫爸爸了,姜鸣忠心里软的不行,发誓这辈子好好守护这个小家伙,给他最好的!

  儿子一天天长大,学习成绩十分优秀,但是姜鸣忠知道这孩子不是学医的聊,又有自己的理想,想去当老师,他一点都没有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儿子身上。

  他觉得自己是玄医,有能力护儿子一生周全就行了,因为对儿子充满了父爱,他甚至都没有告诉儿子玄医是什么,这样也不会给他太大的压力,他只要知道自己的父亲很了不起,能帮着他铺路就好。

  后来儿子结婚了,两口子是自己搞得对象,生活在一起也还算美满,那时候金丽霞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直到他儿子出车祸,在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他耗尽本源精气神将儿子救回来之后,一切就都变了。

  美好的画面就此破碎,重新出现在姜鸣忠眼前的,是刚刚姜飞痛苦地跪在他的面前要他保重的画面。

  那一刻他的心脏遭受了前所未有地打击,若不是及时扶住门框,他恐怕都没办法好好站着,跟不要提走出来。

  而直到走出来,姜飞也没有给他一分钱,他不知道儿子想没想过,身无分文无处可去的老爹,今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姜鸣忠心灰意冷了。

  “老伴啊,儿子不要我了,要不我去找你吧。”姜鸣忠闭了闭眼,浊泪自眼中流出。

  姜鸣忠站起身来,颤颤巍巍地走出了小区,向着附近那条河走去。

  一直在居民楼附近守着的田智看着姜鸣忠一脸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不禁皱了皱眉头,该不会让师父给猜中了吧。

  他那儿子再不是东西,也不能将亲爹赶出来吧。

  田智目光落在姜鸣忠一直拎着的塑料袋上,透明的塑料袋里是几件凌乱的衣服,团吧成一团塞进去,没有其他的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田智看到这里心里就是一酸,老人骄傲了一辈子,到头来居然落到只剩下几件旧衣服的地步!

  田智跟在姜鸣忠身后,没有特别隐藏自己的行迹,老人只是一心一意地走着脚下的路,对身后,或者说都周围的一切都已经不再关心。

  田智见状便觉得不太妙,眼看着他向着附近公园走去,径直向着那条河过去,他这心里头就咯噔一下。

  姜老这是不想活了!

  田智意识到这一点,忙快走几步,但是两个人之间隔着一条马路,还隔着半个装满了运动器材的广场,尽管这个时间都在家里做饭吃饭,但仍旧有些人,尤其是一些带着孩子的老人。

  田智躲开几个嬉戏的孩子,又躲开公园马路上骑自行车的人,再跑过去,却也已经看不到姜老的人影。

  “快来人啊,有人掉河里啦~~~~”

  一声惊呼忽然传来,田智忙转头看去,就看到一个老大娘指着河里头那泛着圈的地方大喊。

  田智大步跑过去,看到那黑漆漆的水双腿就定住了,他是个旱鸭子!

  夜晚的河看起来像是吃人的怪兽,乌漆嘛黑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反射路边的灯光,却显得更加幽深。

  田智双手扶着低矮的围栏,瞪大了眼睛,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时候一个人影忽然跃过围栏,噗通一声就跳下了水。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这种事情很多人怕是一辈子都没看到过,也不知道人能不能救上来。

  听说水性特别好的才能下水救人,要是水性一般的,别说救人,恐怕自己也折在里边!

  这条河可是流动的,不是死水,水中间的暗流大着呢,到了中间就回不来了。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水面忽然钻出一个脑袋。

  “出来了出来了!是两个人,快快快,那小伙子脱离了,想办法把人拽上来!”

  岸边的大妈们一边喊一边想办法,有人拿了路边的一个大树杈,却发现太短根本够不到。

  最后还是一个看孩子的老人将孩子们的三根跳绳给挤在了一起,然后抛向了水里。

  水中救人的小伙子的确是脱力了,他会游泳但是水性真不如常游泳的人,更何况他平常吃不饱饭,拖着一个大活人游了几下就游不动了。

  跳绳抛了好几次才抛到小伙子的身边,等到小伙子抓住绳子,岸边上的人,不管是大妈还是老大爷,拉着绳子一起齐心协力往上拽,田智作为这里边的力气担当,自然也要贡献出自己最大的力气。

  更何况师父让他看着人,结果还是没看住,他觉得自己有一份责任在里边。

  小伙子被拽上来的时候已经筋疲力尽,可以说如果不是这么多好心人帮忙,他自己也要跟着淹死在河里了。

  小伙子将姜老放在岸边上,老人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他一心求死,自然死的比平常人更快。

  “完了完了,这人不行了!”

  “这人怎么掉进去的,一眨眼就不行了。”

  众人三言两语地讨论着,田智却从人群当中走出来,说道:“我是大夫,我来看看。”

  姜老窒息的原因是肺部大量进水,他想起自己学过的一些急救知识,开始对姜老进行急救。

  好在掉进河里的时间不长,田智几次按压之后,姜老脖子一挺,将吸进肺里的水吐了出来。

  “行了,把呛的水吐出来就没问题了。”

  “好在掉下去的时间不长,要是在晚一点就没命了。”

  “可是人怎么还不醒啊?”

  田智原本松了口气,却发现姜老根本没有醒过来,脸色更是越来越青。

  他心道一声不好,姜老的心已经死了,他根本就不想活着!

  “你帮我一个忙,把他抬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好给他治疗。”田智对一旁救人的小伙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