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04章 不是玄医了
  “师父,对方既然打算隐居,会见咱们吗?”田智问道。

  之所以投其所好,便是为了能够顺利见到对方。

  贝思甜沉吟片刻,道:“拜访一下试试吧,我们的时间不多,没有时间一个个去打听对方的喜好,我觉得如果对方知道这种病情,如若没有隐情,不至于隐瞒不说,如果有隐情,即便投其所好,也不会告诉咱们。”

  田智一听觉得有道理,接下来还要走访两个地方,贝思甜定然不放心家里的孩子,不愿意出来太久,这才生出直来直往的念头。

  其实之所以这么想,贝思甜大概也是没有抱什么希望吧,毕竟都这么多年了,失望成了习惯,也就习惯了。

  “那就按照师父说的,我们明天一早就去拜访。”田智站起身来,“那我去买点礼物,师父你休息一会吧。”

  田智走以后,贝思甜想想这一次走访其实是冲着李老大夫来的,毕竟他在这一代很有些名气,至于这位姜大夫,却是无人知晓的,而且听说搬来不到三年。

  遇到玄医不奇怪,毕竟都是业内的,一些敏锐的对同行也都有所察觉,不过没想到会遇到一个如此高明的玄医。

  那杯符水即便不是点灵成符制成,其实也差不多了,这和田智的临门一脚不同,其中蕴含着丰富的配药经验和对病症的心得体会,这是田智比不了的,即便点灵成符之后也比不了。

  第二天一早,贝思甜和田智就带着买好的见面礼来了,这见面礼并不是商场里买的那种,田智是去了田家在巫马市的分店,用贝思甜从田鹤鸣那里得到的钢笔搜罗一些珍贵的中草药。

  其实田智本身也得到了很多的特许,毕竟是第一个有资格成为玄医的直系家族子弟,田家自然是给予最大的支持,不过这药费很多的唇舌,不如用钢笔来的便捷。

  虽然不知道姜大夫的地址,不过二人却是从李老大夫那里知道,姜大夫每天这个时间都会在附近新修建的运动器材那里晨练,所以他们二人直接来到这里守株待兔。

  二人来到的时候,姜大夫已经在这里了,只不过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在晨练,而是坐在石凳上在发呆。

  贝思甜二人走过来的时候,正巧也有两个老人走过来。

  “老姜,家里头又闹起来了?”一个老人问道。

  姜大夫全名姜鸣忠,闻言苦笑两声,算是默认了。

  “你那儿媳妇,真不是个东西!”另一个老人摇头说道。

  姜鸣忠默然不语。

  “谁没有老的时候,等她老了,得将你受的都受一遍!”这老人很是打抱不平。

  刚开始问话的老人给他使了个眼色,“行了行了,老姜,要不然来我们家住两天,正好我这缺棋友呢。”

  姜鸣忠摇头叹了口气,“我就不麻烦你们了,我去溜达溜达。”说着,他站起身来,回身却看到站在不远处的贝思甜和田智,不由地一怔。

  “你们?”姜鸣忠诧异地看着他们。

  贝思甜看到姜鸣忠站起身来的那一刻,神情落寞寂寥,让她一瞬间有些失神。

  这样的神情不应该出现在这样厉害的玄医身上,即便是家里再有极品,很多时候也是要指望着玄医的。

  看到老人这样的神情,贝思甜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便有些难过。

  “我们……”贝思甜看着老人,顿了顿,道:“我们是来拜访您的。”

  姜鸣忠愣了愣神,脸上出现片刻的恍惚,随后眼神一定,摇摇头,对一旁的两个棋友说了两句,走了过去。

  “我们边走边说吧。”姜鸣忠扫了一眼田智手里的中草药,一眼便看出那都是名贵中草药。

  姜鸣忠眼里并没有惊艳惊喜的神色,反倒是更加落寞了。

  因为早起晨练的人不少,一路走来有不少人,姜鸣忠带着他们向着一旁的人工水系走过去,站在边上,看着水里游弋的金鱼说道:“你们是玄医吧。”

  他用的是肯定句。

  贝思甜点点头,“是的,那天察觉出您的不同,我们这才来拜访。”

  姜鸣忠半晌没有说话,就在贝思甜以为他不会再开口的时候,他说话了,“是老李给你们喝了符水吧。”

  贝思甜不置可否。

  “那老家伙,本来存量就不多,给他那么点还不知道珍惜,到处送人喝。”姜鸣忠脸上露出一丝无奈,随后说道:“我帮不了你们的,你们难道看不出来吗,我如今已经不是玄医了。”

  贝思甜面色微变,当说自己不是玄医的时候,肯定不是退休的意思。

  田智一脸茫然,他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个说法。

  姜鸣忠叹了口气,“想不到这么多年又在见到同行,也是难得啊,我的精气神出了问题,如今不但无法制符,甚至精神时常也会感到很差,所以不管你们来意是什么,我都帮不了你们的。”

  贝思甜见此忙说道:“我们只是想问您一个病例,若是你知道,还请告知我们。”

  病例?

  带着这么珍贵的中草药就是来问病例的?

  “你且说说看。”姜鸣忠心中感到好奇。

  贝思甜将情况描述了一番,因为事关自己的孩子,她仍旧是做了一些掩饰,澳门赌博网站:“这是上一届交流会遇到的疑难杂症,我们对此极为好奇,想要探寻一番答案。”

  姜鸣忠虽然无法制符,但一辈子都是玄医,人就避免不了听一些这方面的消息,上一届的交流会提交了这样一个病例,他自然是知道的。

  “这个我就帮不了你们了,我没听说过这样的病例。”姜鸣忠说道。

  一旁的田智叹了口气,果然又是这样。

  贝思甜定定地看着姜鸣忠,随后也叹了口气,“这样的话,打扰您了,这些东西万万没有带回去的道理,您收下吧,也算是一番缘分。”

  姜鸣忠并未接这中草药,“这东西对我来说已经没用了,还有留给能让它们发挥作用的人吧。”

  说着,他转身向回走去。

  田智见贝思甜看着姜鸣忠的背影出神,说道:“师父,咱们走吧,去下一个地方。”

  贝思甜却是没有动,淡淡地说道:“他说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