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03章 峰回路转
  田智一听,澳门赌博网站:觉得这老板娘八成是知道什么,笑呵呵地又递过去钱,“给我来两包烟,再给我来两桶泡面,要康师傅的,再加两根火腿肠。”

  老板娘忙乐呵一声,笑眯眯地从后边将东西拿出来。

  “一看老板娘就是本地人,我们一来就奔您家的旅馆了,您给我们支个招呗,我们就想见见这位李老大夫。”

  贝思甜和田智住的本身就是最好的房间,现在又是买这又是买那,老板娘的态度比一开始好太多了。

  “这你们就问对人了,别人都不知道李老大夫的特点,就我和我家那位知道,我们和那位李老大夫还沾点亲呢。”

  眼看着老板娘有要扯远的趋势,田智忙给拉回来。

  “这李老大夫就爱喝刘民家自酿的米酒,你们赶在他不忙的时候,买两坛子送过去,说不定就能见上一面。”老板娘笑着说道。

  贝思甜和田智相视一眼,将刘民家的地址要过来准备去一趟,这种嗜好倒不算是很忙,想必应该不会很难见到才对。

  将东西都放妥当,值钱的东西都随身待在身上,贝思甜和田智先是打车去了市外郊区的村里买了两坛子米酒,随后按照地址上写的去了李老大夫的家。

  这年头没有执照是不允许行医的,去找李老大夫看病的大多数也都是口口相传,他家门口是不会挂牌子的,惹不起城管。

  贝思甜二人听到这情况,心头便是一空,担心城管的大夫,一般都不会是玄医的,城管哪敢多管玄医的事情。

  不过到底还是抱着一些希望的,毕竟如果对方是隐世高人,自然不会将自己是玄医的事情公之于众。

  贝思甜二人来到这边的时候,李老大夫正坐在楼下和人下棋,当她和田智出现的时候,老人的目光一下子就锁定在他们……手中的酒坛子上。

  贝思甜见状好笑,这老人是有多爱这酒啊。

  不过在看到这老人的瞬间,贝思甜就肯定这老人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大夫,精气神亏空的厉害,这不可能是玄医的。

  贝思甜通读玄医符经,是可以依靠对方的一些特征来判断对方精气神的,这老者眼神浑浊,精神头眼中不足,甚至有时候看向他们的目光当中还片刻的走神。

  就冲这一点,就不可能是玄医。

  贝思甜心中苦笑一下,尽管失望的次数多了,可得到结果,仍旧不免会感到失望。

  “李老先生,听说您就爱喝这米酒,特地去给您买了两坛子过来,还希望您别嫌弃。”田智笑呵呵地说道。

  李老先生头发都已经白了,脸上已经出现了老年斑,闻言哈哈一笑,底气也显得有些不足。

  “好说好说,行了老姜头,我要回去喝……招待客人了,改天再跟你下。”李老先生站起身来带着二人向楼里边走去。

  坐在棋盘另一边的老人看上去年纪比李老先生小一些,闻言一点不介意,将棋盘收起来,多看了贝思甜和田智一眼,这才转身往回走。

  李老大夫是独居,一室一厅的房子不大,却很整洁。

  因为察觉到李老大夫并非玄医,田智并未多说,只说是十分敬仰他,慕名前来。

  李老大夫一开始还有些怀疑,见两个人至始至终都没有提求医看病的事情,便认为他们说的是真的。

  单纯慕名而来,可见他在外很有些名气,顿时老怀大悦,看这两个小年轻也顺眼了。

  “不能白白让你们破费,你们等等啊,我给你们拿个好东西!”李老大夫笑容满面地站起身来,边走还边说,“我跟你们两个有缘,这好东西一般人来了我都不拿出来,今天让你们尝尝!”

  贝思甜和田智相视一眼,看李老大夫一脸神秘的样子,也感到一些好奇。

  李老大夫拿着一个瓷瓶过来,还带了两个小杯子,笑呵呵地走了过来。

  “来尝尝看,一人一杯,这东西我也不多,是从姜老头那里哄骗来的,可是好东西啊!”

  二人看那瓷瓶和小口杯,暗自猜测即便是酒,待李老大夫打开瓶盖,却没有闻到酒味。

  李老大夫给他们一人倒了一小口杯,珍惜的很,一滴都不让洒出来。

  “你们别看它好不出奇,这对身体可是有着极大好处的!”

  贝思甜和田智看到面前的东西,眼底闪过一抹精芒,不由地相互看了一眼。

  这东西可不就是对身体有好处吗,这可是符水啊!

  “喝了喝了,咱们有缘分,你们两个也入老头子的眼,今天算你们好运,可别当成白水啊,虽然无色无味,可这是珍贵的药!”李老大夫笑呵呵地说道。

  贝思甜见他的模样似乎并不知道这是什么药,眸光微闪,试探道:“李大夫,这是什么药?为什么会无色无味呢?”

  李老大夫却是摇头,“这东西,其实也不能说是药,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喝了的确是对身体有好处的,这一点老头子已经验证过了。”

  见李老大夫的样子不想说谎,贝思甜想了想,端起杯子来将这杯符水喝下。

  喝下之后她顿感诧异,这符水至少融入了八十多种中草药,不过不太像是点灵成符而成。

  田智见状也喝了下去,他现在顶多是一些行医经验不足,其余的基础都是很扎实的,所以贝思甜感觉出的,他也感觉出了。

  “李大夫,那位姜大爷也是医生吗?”田智放下水杯笑呵呵地问道。

  “他啊,早些年退休了,搬到这之前就不干了,现在就颐养天年呢,不过偶尔会做一些药,用来调理身体的,他这药也是古怪的很,在我看来根本算不上药,可偏偏效果还很好。”李老大夫摇头失笑,对此他是百思不得其解。

  贝思甜和田智相视一笑,本以为结果是失望的,没想到峰回路转!

  离开李老大夫的家,贝思甜和田智回到旅馆,商量着如何见见这位姜大夫。

  按照田智的想法,依然是投其所好,不过贝思甜既然已经肯定对方是玄医,倒觉得直接上门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