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01章 小包子们
  四年时间过去了,贝思甜看着院子里和壮壮玩的开心的三个小包子,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

  如今三个小包子长得水灵灵的,老大罗仪瑞尽管和两个妹妹长得很像,但还是能够看出差别来,小小一团十分精神康健,一双眼睛骨碌碌地时刻看着周围的事物,对周围的一切都感到好奇,充满了探索精神。

  老二罗仪萱和老幺罗仪茜长得一模一样,就算是看着她们长大的高妈都很难分辨出她们,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懵懂地看着人,长长的羽睫像是小刷子一样,微微往上翘,一眨眼之间就能萌翻一群人,小脸蛋红扑扑细嫩嫩的,总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把。

  三个孩子的关系十分要好,尤其是罗仪萱和罗仪茜,根本不需要商量,两个人做事几乎达到了同步。

  肚子饿是一起,想上厕所的感觉也是一起有,就连生病都是一起生病,同步的程度简直叹为观止。

  不过,两个人中间总要隔一个罗仪瑞,妈妈和爸爸告诉她们,她们两个是不允许牵手的,只能牵哥哥的手。

  两只小包子不明白为什么,在一次偷偷牵手被发现之后,狠狠挨了顿打,就再也不敢牵手了。

  只是让她们感到好奇,妈妈一边打她们一边在流眼泪,既然伤心,为什么还要打她们,她们做错了什么吗?

  小包子们满心都是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对什么都想问一句为什么,所以妈妈这样的行为,让她们的印象极为深刻,也或许没有给她们答案的缘故,深深印在了她们小小的心灵上。

  “壮壮!”

  罗仪瑞奶声奶气地喊了一句,飞奔的壮壮立刻掉头回来,蹲在罗仪瑞面前,比罗仪瑞还要高一些。

  罗仪瑞抱着壮壮的脖子费劲巴力地骑了上去,壮壮待罗仪瑞做好了,便迈步走起来,走的很稳当,却不跑动。

  拱门的地方,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抱臂靠在墙边,摇头失笑,“雪糕,你又欺负壮壮了。”

  罗仪瑞听到声音立刻回过头去,看到那少年不由地咧嘴笑起来,双手松开壮壮的脖子,向少年伸出双臂,“叔叔,抱抱!”

  少年听到小家伙奶声奶气的话,脸上早就绽放开笑脸,他几步走到罗仪瑞身旁,将他从壮壮身上抱起。

  “平安,今天没有补习班吗?”贝思甜笑着问道。

  这少年正是罗旭平,少年长得眸若璀星,一动之间便露出几分神采,虽不如罗旭东俊美如俦,但也是一个极为帅气的小伙子。

  “姐,我和平安一会去踢球。”

  罗旭平还未说话,拱门后边又转出一个少年来,这少年和罗旭平的身高差不多,清瘦了一些,却显得很神气。

  两个少年人站在一起,身上穿着校服虽然宽大了一些,但是仍旧很引人注目。

  “去吧,回来天吉就在这吃饭吧,我和你爸妈说一声。”贝思甜笑着说道。

  程天吉咧嘴,“好嘞,最爱吃婶子做的饭了!”

  罗旭平这边刚刚抱起罗仪瑞还未说话,便又有两个小家伙迈着小萝卜腿跑了过来,澳门赌博网站:在他身前一跳一跳的,伸着胳膊要抱抱。

  程天吉见状羡慕的不行,伸手抱起一个,“来,天吉叔抱你!”

  被抱起来的是罗仪萱,她眨巴眨巴大眼睛,乖乖地叫了一声,“天吉叔”

  “真乖!”

  剩下的罗仪茜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大眼睛一闭再一睁开,眼泪就已经灌满了眼眶,小嘴一扁,委屈的小模样让人看了又是好笑又是心疼。

  罗旭平见状,忙伸手一捞,将罗仪茜给抱了起来,十三四岁的少年力气再大一手抱一个也够呛。

  就在他歪歪扭扭快要保不住的时候,一个强有力的臂膀将两个小家伙都给接了过去。

  罗旭东一手抱着一个,淡淡地看了罗旭平一眼,“还是欠练。”

  罗旭平不服气地抿嘴,哼了一声,和贝思甜打了声招呼,就和程天吉走了。

  罗仪萱屁颠屁颠地跑回妈妈那里,顺着妈妈的腿爬了上去,坐在了妈妈的腿上,仰头叫道:“爸爸”

  罗旭东冷峻的面容好似春季开化的冰河,整个线条都柔和起来。

  “爸爸”

  “爸爸”

  另外两个不甘示弱地也叫了起来。

  院子里一片脆生生的声音,让贝思甜的脸上不由地露出笑容。

  罗旭东看着三个可爱的孩子,娇艳如花的妻子,眼底尽是满足之感。

  “进屋吧。”罗旭东嘴角微微上扬。

  一家五口向着屋里走去。

  “这一次的交流会你还参加吗?”罗旭东问道。

  贝思甜摇摇头,“这一次不参加了,已经打好了招呼,如果有人能够解开那个病例,会告诉我的,最近我打算去这两个地方走走,有传闻说这边有两个高明的医生,说不定这一次是真的隐世高人。”

  罗旭东不置可否,他搜集了各地有传闻的消息,尽管已经将消息精确化,仍旧有很多只是谣传。

  他这些年和贝思甜走访了很多地方,只有一位是玄医,但可惜的是,这位玄医的水平并不高,关于这病更是连听都没听说过。

  贝思甜从来不将希望寄托在一种可能性上,她这边走访各处,罗旭东和老爷子吴岳凯也一直没有放松对贝家起源的探查,可惜这边进展更加缓慢。

  至于刍鹿流派的贝明军,经过前两年的查探和试探,并非他们这一脉的贝家人,只不过凑巧姓氏一样罢了,不过他倒也提供了一个有用的信息,是关于那个病例的。

  他告诉了贝思甜这个病在哪里听说过,也给了贝思甜一个大概的范围,这两年走访隐世高人失败的情况下,贝思甜也时常去这几个地方走动,想看看还能不能听到关于这种病的消息。

  只可惜进展十分缓慢,因为这些事情,贝思甜这些年并未积极主动地出现在业内,她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寻找线索救治自己孩子的办法上。

  对于那些慕名而来找她的人,她也是能回绝就回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