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98章 纷争
  疑难杂症的病例每次交流会之后都会积累下来,随着一次次开展交流会,疑难杂症也越来越多。

  解决的少,提供的多。

  说白了其实能够被列入疑难杂症中的病,都不是轻易就能解决的病。

  这疑难杂症当中,大到败血症,艾滋病以及癌症,小到偏头疼,咽炎以及全身浮肿,全都被罗列其中。

  这些世界性的大病就不说了,想要解决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类似偏头疼这些,基本上都是找不到病因,故而被列入疑难杂症当中的。

  像是全身浮肿,是一个女人只要吹到冷风就会全身浮肿,找过很多医生看都找不到病因,给出的大多数诊断结果是过敏!

  还有偏头疼的个例也不是一个两个,贝思甜简单看了一下,偏头疼这样的病被列入疑难杂症,大多数是因为玄医不擅长脑部领域造成的。

  这些都是民间的一些疑难杂症,更多的疑难杂症是坏水导致的,很多的坏水成分都不可知,需要通过病患的症状来判断,坏水对于大多数玄医来说,都是非常困难的问题。

  贝思甜看到的也都是关于坏水的,各式各样的坏水,倒也让贝思甜对这个世界的坏水了解的更多了一些。

  “我要提交疑难杂症,小叔你放开我!”时光大喊了一声,立刻引来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时卫华脸一黑,沉了沉气,说道:“建斌,放开他。”

  时建斌听见自家老爷子发话,只得放开时光,时光得了自由,忙跑到时卫华跟前,说道:“叔爷爷,我是来办正经事的。”

  正经事……

  你的正经事就是干坏事吧!

  时光看着时卫华一脸极度质疑的神色,顿时不服气了,“叔爷爷我说的是真的,我可是为了今天准备了很久的,搜寻了很多地方才找到的这疑难杂症,保证你们听都没听过,更不可能解的开!”

  时光说完,瞥了贝思甜一眼,意思是让她安心吧,不可能露馅的。

  贝思甜眼底闪过赞誉,这小子倒是很有急智。

  时卫华嘴角一抽,还未来得及阻止,就听到费周祥笑眯眯地说道:“小伙子很有灵气嘛,既然都来到桌前了,那就说一说你的疑难杂症吧,不过,如果算不上疑难杂症,可是要被惩罚的,这是规矩,小伙子现在退去也是没问题的。”

  费周祥可是老狐狸,想要拿捏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还不容易,两三句话就把他架住了,以时光这个年纪的血性,是不可能不受激的。

  果然,时光冷哼了一声,说道:“既然来了,就不可能退开!”

  费周祥竖起大拇指,“小伙子有志气,那你就说吧,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声,如果这称不上疑难杂症,或者说其中有虚构的地方,接下来三届的交流会你都不能再参加了!”

  时卫华脸色微变,这费周祥真是阴险,时光可是时家最为有天资的孩子,连续三届无法参加交流会,就是十几年都不能出现在交流会上,直接错过了他大好的青春。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没有被协会和交流会承认的玄医,不能称之为玄医。

  这交流会直接就同玄医协会相提并论,可见这盛会对玄医们意味着什么。

  “没问题!”时光挑眉答应了。

  时卫华嘴才张开,就被这臭小子给抢先了,顿时气的一把拧住他的耳朵,说道:“你成年了吗就自作主张,你一个未成年说出来的话作数吗,还不给我滚回去!”

  费周祥嘴角一勾,老实说,不是他这个岁数大的针对岁数小的,只是时家这小子实在太具有威胁了,小小年纪已经可以同两三年前的费云清抗衡了,简直是后生可畏。

  时光呲牙咧嘴地直叫疼,时建斌冷冷地看了费周祥一眼,这费周祥同费学勤比起来就是差的远,这胸襟太小了,不容忍,难怪第二把交椅是费学勤而不是他费周祥呢。

  云泉流派李爱国笑呵呵地说道:“时老别太拘束孩子了,孩子长大了就有自己的想法,年轻人嘛,该闯闯就要闯闯,不能总躲在大人的羽翼之下,这样对成长不利啊。”

  李爱国这一番‘我为你好’的言论恶心到了时卫华和时建斌,这云泉流派不知道如何发展的这么大,一个个的这么虚伪不说,心胸还都很狭隘,容不得别的家族比他们强是不是。

  其余的家族都默不作声,事不关己,他们多嘴做什么。

  贝思甜笑语盈盈地开口了,“少年人的确应该多闯闯,既然时光开口了,时老不如给他个机会,反正他是未成年,即便是说错了,相信在场的老一辈也没有人会计较的不是吗?相隔两辈,总要有些宽容心的。”

  时卫华在听到贝思甜一开始说的话时脸色便很难看,随后听到后边的话,微怔过后,对她目露感激之色。

  现在贝思甜说话的分量可不单单是一个流派的大家长,没有人敢不重视她的话,如果按照实力来说,在场的即便是能够点灵成符的三个人,也都是她的晚辈。

  所以尽管她的年龄不大,但是分量不同,地位也不同,隐隐有着超然的地位。

  更何况,短暂的接触之后,不管是直接有交流的云泉流派和时家,还是其余一直在旁观的各家族各流派,都知道眼前这个看上去年龄不大的女子,其实并不那么好说话,也不是让人随意糊弄摆弄的人。

  费周祥和李爱国相视一眼,脸上的笑容一点没变,丝毫没有因此感到尴尬,两个人打了个哈哈,算是默认了贝思甜的说法。

  时光见贝思甜说话这么管用,特别想给她竖个大拇指,不过想想还是算了,以后还指望她给自己说话呢,这样似乎有点不太妥当。

  “我提供的病例在这里,各位前辈请看吧,来源保密,人家不愿意透露,毕竟带来了很不好的过往,所以也别跟我追根问底的。”时光提前打了招呼,免得到时候被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