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96章 挡箭牌
  贝思甜坐着,时光站着,从这个角度就能看出这少年正在打着什么主意。

  时卫华已经站起来了,手里往后一摸,却没摸到习惯放在手边的棍子,他今天要好好教训这个臭小子。

  时光看到他那个动作就知道不好,眼珠子一转,跑到贝思甜另一边,说道:“大婶,走不走,不走我可保不住你了!”

  说着,他就拉起贝思甜往外跑去,贝思甜不但没有拆穿她,反而任由她拉着。

  因为拉着贝思甜,时光在穿过时卫华的时候,避免了一次暴击伤害。

  看着一大一小像是风一样的离开了包间,众人面面相觑。

  不愧是时家的小混蛋啊,居然当着这么多前辈的面,把这位大能给拽走了……这可真是,该让人说什么好?

  众人看向时卫华的目光充满了怜悯,还有幸灾乐祸。

  有这样一个熊孩子,还是天资出众的熊孩子,可谓是操碎了心。现在这熊孩子怕是给家里惹上大麻烦了。

  就没有哪个女人不在乎年龄的,贝思甜尽管是大能,可她也是个女人,还是个十分年轻漂亮的女子,被人公然喊大婶,怕是会恼羞成怒吧,想想,贝思甜会问时卫华认识不认识时光,也是准备发难吧。

  时卫华已经彻底凌乱了,这小混蛋居然把贝思甜给拖走了!

  可以想象到,这下时家又要出名了……

  时卫华面对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脸,真心很想一下子晕过去算了,反正这张老脸也保不住了。

  “各位……真是对不住了,这小子实在太顽劣了……”时卫华虽然是对大家说,但却是面对着费周祥。

  他可没忘了刚才时光说费云清的话。

  说是童言无忌,可时光都十四五岁了,早就到了懂事的年龄,还能凭着一张嘴开罪无数人,时卫华感觉真的很心累啊。

  费周祥皮笑肉不笑地咧了下嘴,“我们倒是没什么,时老弟还是准备给你家小子收拾烂摊子吧,那位到底是什么性子,现在谁也说不好。”

  这话虽然是在提醒时卫华,却也带着一些幸灾乐祸,让这个臭小子口没遮拦的,这下好了。

  时卫华一脸尴尬,看来这‘费云清吃屎长大’的话,是把这位费周祥给得罪了。

  时光把饭局给搅和了,时卫华也不好意思继续在这里待下去,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出了门就风风火火地准备去收拾那臭小子。

  最主要的是把贝思甜给找到,可完全不能让这臭小子把人得罪死了,时家可不想因此而得罪一个大能,还是一个如此有潜力的大能。

  时卫华一出去就找到时家分散在各处的人,全都集合起来一起找这个臭小子,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人给找到。

  另一边,时光拉着贝思甜冲出包间之后,就带着人一路跑到了附近的林子里,看着后边没有追兵,他才停下来大喘气。

  贝思甜抱着胳膊看着他,似笑非笑地说道:“不跑了?”

  时光摆摆手,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半晌才说道:“看不出来,大婶看起来娇娇弱弱的,居然体力这么好。”

  贝思甜挑眉,“差点替你当了一棍子,不好好谢谢我?”

  时光嘿嘿一笑,“你既然出现在聚餐上,说明分量不一样,我叔爷爷肯定不会跟你动手,所以你也不算替我挡棍子啊。”

  “这么说,我白白给你当了挡箭牌,连个人情都没有?”

  “怎么会怎么会,我请大婶吃饭,大婶想吃什么?酸辣粉吃不吃?听说女人吃辣的对皮肤有好处。”时光一边胡说八道,一边招呼贝思甜走。

  时光叫着贝思甜一起去了小吃一条街,贝思甜暗笑,这小子虽然胡来,但是有些小聪明。

  他们刚刚才从这条街上跑出来,时卫华大概想不到时光还敢回来。

  “我说大婶,为什么那么多大佬请你吃饭?你到底什么来头?”时光边寻摸吃的边说道。

  “不是告诉你了,我是这一次的第一名。”贝思甜手里拿着一根糖葫芦,这是时光请客买的。

  时光翻了个白眼,“姐啊,冒充也有个限度好不好,我虽然没观看这次决赛,可也知道这次的第一名是个大能,你知道大能是什么不?”

  “是什么?”

  “大能都是八十岁以上的老头子!”时光说完便露出疑惑的神色,“唉不对啊,超过一定年龄就不允许参加比赛的,怎么会有大能出现呢?”

  时光走着,便看到路边有卖细豌豆黄的,顿时扑过去要了两份,切成棱形的豌豆黄看上去十分惹人怜爱。

  “看不出来你居然喜欢吃甜食。”贝思甜好笑地看着时光一副馋猫的样子。

  时光翻了个大白眼,“甜食怎么了,国家规定男人不能吃甜食的吗,再者说了,来一趟北京不容易,这细豌豆黄可是老北京特色小吃!”

  贝思甜也吃了一块,入口细腻纯净,入口即化,的确是非常好吃的。

  两个人一边逛一边吃,最后一人一碗卤煮火烧,彻底将肚子给填饱了。

  “下午的疑难杂症项目会很精彩的,可惜我没办法参加。”时光很是郁闷。

  “为什么?”贝思甜不解。

  时光摊手,“打架呗,把左丘家的一个臭小子给揍了,被禁足了,我是偷着跑出来的。”

  贝思甜一副了然的样子,时光这个样子,的确是该禁足的。

  “你那是什么眼神?”时光不满地看着贝思甜,“我可是请你吃了这么多好吃的,你怎么能这样看我,好像我应当被禁足似的。”

  贝思甜耸耸肩不置可否,随后笑着说道:“我可以带你参加下午的疑难杂症项目。”

  时光不太相信地看了她一眼,“真的?”

  “真的,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贝思甜笑眯眯地说道。

  “什么事?”

  “我这里有个疑难杂症的病例,你帮我递上去。”

  “你为什么不自己递?”

  递交疑难杂症,也是一个考核项目的。

  贝思甜一脸为难,“你知道的,毕竟我考了第一名,要是有解不开的疑难杂症多毁名声。”

  这病是她和贝佳乐的遗传病,非常敏感,涉及的方面也是非常大,她若是递交上去,怕是引起有心人的怀疑,对她和贝佳乐以及两个孩子有所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