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84章 爬的越高,澳门赌博网站:摔的越惨
  王雯飞的话一出,现场出现了瞬间的安静。

  评委一共有十二人,之所以有这么多人,是因为这里边有四个主办方家族的人,为了公平公正,票高者获胜,如此一来,哪一个主办方都不可能占据这种优势以权谋私。

  坐在铺着红绒布桌后的评委们听到她的话,像是皱了皱眉头,借着便窃窃私语起来。

  看到王雯飞愤慨不屑地看了一眼一旁长相极为漂亮的女人,便知道她这话指的是谁。

  “这话怎么说?”一个评委问道。

  这评委是时家的人,时家在玄医中的口碑是相当不错的,家族人口兴旺,人才辈出,跻身大家族之列,却从未传出仗势欺人之事。

  王雯飞见时家人居然开口,倒是感到一些意外,瞥了身边的贝思甜一眼,说道:“玄医为医中之圣,应当恪守底线,决不能弄虚作假,在某些方面弄虚作假,在治病救人上就不可避免会出现这个问题,这样的是不配做玄医的!”

  众人一怔,弄虚作假,是在比赛过程中吗?

  看到评委们露出疑惑之色,王雯飞冷哼一声,侧身指着贝思甜说道:“她用的符粉不根本不是自己制作的,而是同人交换得来!”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玄医作弊的很少,没本事被人鄙夷几下也都是私底下,作弊被抓出来,基本上玄医生涯算是结束了。

  谁敢用一个医德有失的人看病?

  这样的名声和玄医用假药糊弄人一样遭人唾弃,因此现在所有人看向贝思甜的目光都充满了吃惊和鄙夷。

  嘉宾席位上,魏仲源微微粗气眉头,看向王雯飞的目光渐冷。

  而魏仲熏一怔之后就猜到,这女人八成是看到他给师父符粉的事情了!

  符粉不是贝思甜自己制作的,这件事是真的!

  但贝思甜的目的并不是以此来扬名,恰恰相反,她当时不过是为了能够体验一把上交换桌的感觉,但她是什么水平,就算融入了二十种中草药,那符粉的质量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只能用魏仲熏的。

  魏仲熏没想到这件事会给贝思甜引来非议,心中大感懊恼,当时怎么没有多注意一下周围的环境呢。

  人群当中,罗佳丽和爷爷罗成与叔叔罗晓辉站在一起,正兴致勃勃地看着比赛,看到贝思甜上去,罗佳丽还开心的给贝思甜加油打气,没想到转眼会被人如此说。

  刘兴华那边的同样如此,贝思甜年纪轻轻的能够融入二十多种中草药而不让玄符的效力出现紊乱,他一直都觉得非常了不起,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难道竟然都是用的别人的成果吗?

  如果是这样,他宁愿让小雨竹和他们一起并入大刘家当中去。

  小雨竹愤愤地捏住了拳头,“骗人,姐姐才不会做这种事呢!”

  所有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贝思甜身上,她看上去恬静平和,并不像是那种会做出这种事的人,不过王雯飞也不是傻子,更何况王家是云泉流派当中的中流砥柱,其代表参赛者不可能随便乱说。

  “王姑娘这么说,可有什么确凿的证据?”另外一个评委说道。

  这评委是和云泉流派交好的一个家族,这么问,基本上就是顺着王雯飞的意思往下说呢。

  王雯飞淡淡地看了贝思甜一眼,“是真是假,你自己心里应当有数,现在滚出比赛,我不同你计较。”

  她之所以没有当众说出来,是因为这件事涉及到魏家的人,如果不是这一层顾虑,她早就将录像内容播放出来了。

  她自认为这样,也算是卖了魏家一个人情,毕竟这对魏家也是会损伤颜面的。

  贝思甜听着王雯飞尖锐的话语,对于她的揭穿并未感到惊慌失措,在王雯飞的瞪视下开口:“你说的是交换桌上的符粉?”

  王雯飞冷哼一声,“不错。”

  贝思甜点点头,“那的确不是我制的。”

  众人听到这话均是面露诡异之色,这女人是吓傻了吗,居然当众承认了,她是不准备在这行业里混了?!

  对于贝思甜如此坦然干脆地承认,王雯飞也张了张嘴巴,脸上神情变幻莫测,一度觉得这女人是个白痴。

  可随即又想到她之前牙尖嘴利的样子,白痴是不可能有那样的灵活头脑的。

  长条桌后的评委们有的面面相觑,有的拧紧了眉头。

  时家的评委看着贝思甜的目光也带了些许不屑,之前之所以会开口,是因为自家小少爷让他多关注一下这女人,没想到会如此没有底线和原则。

  时建斌看了嘉宾席位上的小少爷一眼,见他也是一副皱眉的样子,心道难道是小少爷被哄骗了?

  这种可能性到底却有,这么想着,他对贝思甜的好感基本上跌破零位。

  “你知道你这样做是违规的吗?”云泉流派费宏伟冷哼一声说道。

  这女人不但作弊,还这样明目张胆地说出来,肯定不是因为脑子长包了,八成是后边有人给撑腰,才会如此有恃无恐。

  不过参赛的人员信息,尤其是这种通过交换桌上来的参赛者,通常都会录入个人信息。

  刚才所有评委都看了一下,这个叫贝思甜的女人是一个叫青羽流派的人。

  看到这个流派,所有人都露出疑惑之色,这流派没听说过啊。

  贝思甜疑惑反问:“哪里违规了?”

  费建斌面容冷下来,“比赛期间必须使用自制玄符,并且是当场制出才算有效,你这不但不是当场制出,甚至都不是自己的!”

  贝思甜看着评委们一个个都面色不善,周围的人也对她指指点点,摇头说道:“我没有违规,比赛期间制出的玄符都出自我个人之手,只有在交换桌上的那两包符粉不是我的,不过,有规定说在交换桌上必须使用自行制出的玄符吗?”

  不少人都张了张嘴想要告诉她交换桌上就应该用自己的,可是仔细一想,规章制度当中并未列明这一条,只是大家心照不宣的行为。

  但既然要上交换桌,都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用自己的符粉同人交流以寻找自己的错漏,用别人的符粉有什么意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