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80章 付出代价
  面对罗旭东幽深带火的目光,澳门赌博网站:贝思甜嘴中败下阵来,不敢继续乱撩,微微垂头窘迫地说道:“别闹了,孩子们还在呢。”

  罗旭东微微弯腰,宽厚的胸膛压下来,“你还知道孩子们在呢?刚才那积极性呢~”

  贝思甜满脸绯红,狠狠瞪着他。

  “还不服气啊,晚上我们等孩子睡着。”罗旭东说着,就松开了她的手,今天晚上怎么都不会放过她的!

  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不是!

  这一夜,贝思甜果然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即便早早睡觉也没有逃脱掉。

  第二天贝思甜一直睡到十点多才醒来,田智早早吃完秦氏准备的早饭后,就在客厅里做起了论文,等着贝思甜醒来。

  贝思甜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田智埋头做论文的情景,她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面上也没有表现出来。

  “等很久了?”贝思甜问道。

  田智太入神,直到贝思甜开口说话才发现师父已经走到了更前,摇头道:“没有,才刚来。”

  秦氏进来闻言暗道,什么才刚来,都来了两个小时了,这孩子也是,做起事来连时间概念都没有了。

  贝思甜倒了三杯水放在茶几上,然后去洗漱了。

  今天之所以能睡个懒觉,一个是和昨天罗旭东的‘报复’有关系,另外一个是因为她和孩子分开睡的。

  昨天晚上因为要制作玄符,因此和孩子们分开睡,也给了罗旭东可趁之机。

  仍旧是田智开车,两个人一道去了老仓库,虽然只有两天的时间,但是周边因为交流会发展起了一整条的美食节和商贸街,将周围的村子都给租用了。

  这边的村子复古味道十分浓郁,稍微一装饰,同一些文化村很相似,具有当地村镇的风格特色,但又有现代文化气息。

  不少玄医也是第一次来首都,在参加交流会的同时,也能在周边转一转,吃一些老北京特色小吃,倒是都还很满意,毕竟他们的时间很紧张,交流会一结束,怕是都要紧着回去,很少有时间在逛逛北京城的。

  贝思甜和田智准备上午在这里在待一上午,下午去周边看看,这个交流会在圈子里名气声誉都非常高,因此会有很多药农慕名前来,带着一些珍贵的中草药,卖价不高,有时候还能发现一些珍品。

  这个也是昨天贝思甜听魏仲熏说的,这时候才想起来告诉她,也是够无语的。

  贝思甜想着能不能收集到一些好的药材,如果能够找到心里那几味药,会让她的玄符效力大增。

  贝思甜没有再去坐交换桌,只是看着别人进行交换,期间贝思甜看到几个拿到比赛资格令牌的人,他们都很激动。

  大家族大流派都是有比赛资格的,这个就算很多人喊不公平也没办法,世界上本就没有那么多公平之事。

  一些闲散的玄医和一些小家族小流派的玄医,就要通过交换桌来得到官方认可,从而拿到比赛资格令牌。

  交换桌对于大多数玄医来说都是一个机会,通向成名的机会。

  因为和前两天的流程差不多,只是出手的人水平越来越高了而已,贝思甜也觉得无趣,就打算叫着田智离开了。

  走出老仓库,来到停车场,田智正要去开车,就听到不远处一阵争吵的声音。

  田智看了贝思甜一眼,因为他听出来这声音似乎是小雨竹的。

  贝思甜果然停下了脚步,但是也仅是停下了脚步,并没有过去看看,田智自然也不会过去。

  不过这一次似乎并不是小孩子之间的争吵那么简单,期间还夹杂了大人的声音。

  “刘老哥,恕我直言,即便是小竹资质再好,刘家没有足够的资金上供,恐怕也没有哪个家族肯要她的,你可知道稍微好一些的家族一年的供奉是多少?五万!”

  那人说完,周围明显寂静了几秒。

  “刘老哥,两万的供奉,已经是好几年钱的了,玄医虽然高人一等,可到底是人,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人家凭什么白白拿上好的资源去培养别人家的孩子?”

  “所以啊刘老哥,不如加入我们杨家,我们好歹也是一个省的,团结起来也是一股力量!”

  听到这里,贝思甜基本上已经猜到双方是什么人了。

  加入杨家,这是说的好听一点,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被吞并了,以后再也没有什么刘家,好一点的当附庸,刘家前面要冠上杨家的名号,糟糕一些的是,彻底沦为杨家的家佣!

  你说弟子?至少三代之内都不会被杨家重用,三代之后也要看表现。

  这种事情,刘兴华怎么可能答应!

  然而……

  “我考虑一下,容我一些时间……”

  “爷爷!”

  这是小雨竹的惊呼。

  贝思甜能够感觉出来,那边的刘家人应该不止小雨竹一个,可是刘兴华这让人意外的话说出来之后,竟然没有人感到意外。

  “哈哈哈哈,刘老哥真是个明智的人,那我就等你好消息了,我的耐心和时间可不多的,就这次交流会结束之后吧。”

  这人说完话,就听到脚步声,不多会就出现在贝思甜的视线当中。

  贝思甜看去,为首的是一个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穿着崭新中山装的老人,后边跟着几个男男女女,都是在四十岁左右,人群当中,那个叫杨芸的十二三岁的小丫头一脸得意地走着。

  他们走之后不久,并没有看到刘家的人出来,反而听到了他们说话的声音。

  “爷爷,您为什么要这么说!”小雨竹不可置信的声音传来。

  一声幽幽地叹气响起,“孩子,其实家里已经很糟糕了,刘家近几年被杨家打压的厉害,你三叔和五叔被人诬陷泼脏水,以至于刘家声望直线下降,生意更是屡屡受到打击,我们所能拿出的两万供奉,也只够一年的……”

  小雨竹惊呆了。

  这些事情,她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

  “爷爷本不想告诉你的,但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算是你年纪小,也该知道一些了。”

  以后,爷爷怕是护不住你了,所以才如此急切的给你找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