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76章
  刘兴华没想到朝云流派会是这样没有水平的流派,澳门赌博网站:这三个所谓的权重之人显示出来的个人素质真的是太低了,就因为自己没有配合他们,临走了还要这样怼几句,抬高自己贬低别人来获得快感。

  刘兴华脚步顿了顿,最后还是走了,和这些人理论没有太大的意义,还会给自己树敌,退一步就退一步吧。

  小雨竹从见到这三个人开始就本能的不喜欢,看到他们打量自己的眼神,只有审视,那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物品,而不是一个弟子。

  虽然小雨竹不是很能明白大人之间的刀光剑影,可是从那三个人的神态当中也能够看得出来,那三个人看不起她,看不起爷爷,看不起刘家。

  这让小雨竹有些受伤,小小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是因为她不够优秀而遭到轻视吗?

  小雨竹不懂大人的世界,因而只是将问题放在自己身上,如果她很优秀,是不是就不会让爷爷被人看不起了?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小雨竹扁着嘴,无声地掉着眼泪,这时候莫名的就想起贝姐姐的话,那个漂亮的大姐姐说她的精气神很充盈的,还想要收她当徒弟来着……

  这么想着,她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

  刘兴华因为这件事心情很不好,因而也没有注意到小雨竹的情绪,拉着小雨竹去了另外的休息区,他需要在那里静一静,平复一下自己的怒火。

  小雨竹坐在一旁,爷爷不说话,叔叔听到事情之后也哀声抬起的不说话,她更觉得是自己的错了。

  小雨竹垂着头坐在一旁,双手搅着衣服角,想着自己怎么才能更加优秀,才能给爷爷争光,这么想着,手忽然摸到一兜里有个东西,她愣了愣,手伸进兜里一摸,原来是个小纸包。

  小雨竹拿出小纸包来,这是姐姐送给她的符粉,说是可以让精气神更加充盈的。

  出于对贝思甜的信任,她很想吃掉这包符粉,可是爷爷说不要吃,为什么却没有说。

  小雨竹偷偷看了爷爷和叔叔一眼,还是决定吃掉,偷偷地吃掉。

  “爷爷,我想去那边玩会。”小雨竹弱弱地指着那边几颗开满黄花的连翘。

  刘兴华想也没想点点头。

  小雨竹跳下椅子,向着那几颗连翘走了过去。

  连翘开的很旺盛,整颗整颗全是黄色的花朵,开满了花枝,给经历了一个枯燥冬天的人们一个焕然一新的春天!

  满枝黄色的连翘再加上不远处几颗枚红色和粉色的桃花,这边的景色真的是非常优美的。

  小雨竹不敢离开爷爷的视线太多,她半隐在连翘后边,既能让爷爷看到她,又不会让爷爷发现她在做什么。

  小雨竹拿着小纸包,却是没有水的,难道要干吃符粉吗?

  这样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如果有滞留在口腔里的符粉,那么下肚的符粉量不足的话,会降低效果的。

  小雨竹捧着打开的药包,心里犹豫着要不要去要杯水来?可是这样一来就会被爷爷发现的,爷爷不想让她吃。

  “咦,这是什么?味道好美味!”

  一个声音在连翘后边响起,小雨竹吓了一跳,双手一合将小纸包捂在了手心里。

  小雨竹惊慌地回头,看到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头,全白的头发长的耳根,披散在脑后,此刻正犟着鼻子使劲闻呢,活脱脱一个老顽童。

  看到这老头,小雨竹不惊反喜,叫道:“太爷爷!”

  那老人一听到这个称呼,倏然睁开眼睛,上前捂住小雨竹的嘴,皱着眉头一脸纠结地看着小雨竹,给她一个噤声的手势。

  “这么倒霉,居然是本家的小丫头!”老人扁着嘴,一副不情愿看到小雨竹的样子。

  小雨竹看到太爷爷却很高兴,虽然懂事以来见到太爷爷的时候非常少,可是每次看到太爷爷都能陪着她玩。

  “咦咦,原来是你这小丫头啊,藏着什么好吃的呢,过来跟太爷爷一起分享!”老人笑嘻嘻地坐在连翘之下,示意小雨竹过去。

  小雨竹听话地走了过去,坐在了老人身边。

  老人叫刘胡理,是刘家的老一辈,真正的老一辈,但因为性格有缺陷,这么大岁数了却像个孩子一样,故而整年整年不在刘家,到处疯跑,刘家想找人都找不到。

  因为这个刘家没少着急上火,所以私底下偷偷的都叫他刘胡闹。

  小雨竹捂着小纸包说道:“这是姐姐送给我的,是符粉,和太爷爷分享的话就没有效果了。”

  符粉大多是定量,少一点点都会流失药效。

  刘胡闹咧嘴笑嘻嘻地看了小雨竹的小手一眼,“太爷爷白疼你了,看来好吃的就在你手里,给太爷爷好不好?”

  刘胡闹现在像个要嘴的小孩子一样。

  小雨竹看着太爷爷,好像是真的很想吃,想了想,还是将手里的符粉捧了过去,却是一脸的肉疼之色。

  刘胡闹从小雨竹手里接过来,笑嘻嘻地打开纸包,嘴里一边说道:“就是这个味道,就是这个味道!”

  打开纸包之后,刘胡闹笑嘻嘻的神情一敛,眉毛再一次拧成了一个疙瘩,这一次却是吃惊的。

  “这符粉……”

  刘胡闹屏住呼吸将符粉凑到眼前,这符粉的细腻程度,难道是……

  “怎么可能?”

  刘胡闹怔怔地看着手里的符粉,然后用手指沾了一点点放入嘴中,顿时脸色一变,随即眼底精光连闪。

  “这是多少种!哎呦我的娘!”

  刘胡闹一双眼睛快瞪出来了,转头问小雨竹,“这符粉哪来的?”

  “姐姐送的。”

  “什么姐姐?”

  小雨竹从来没见过太爷爷这么正经过,忙将遇到姐姐再到姐姐送给她符粉的过程说了一下,虽然过程有些啰嗦,但是太爷爷居然耐心地听完了。

  “难怪大哥说刘家要败落啊,这眼珠子都长到腚眼子上了,能不败落吗!”刘胡闹忘了小雨竹还在一边,一句粗口就爆了出来。

  “小丫头听我说,一定要拜那姐姐为师,听到没?”

  “爷爷不让。”小雨竹委屈地说道。

  太爷爷不做主的,所以太爷爷这么说,小雨竹也没敢抱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