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73章
  玄符功效养神,澳门赌博网站:至少需要二十五种以上的中草药才会有所成效,贝思甜拿出的几种玄符要不功效差一些,要不融入的中草药差一些,总归不会太惹眼。

  带着口罩压低了帽檐的贝佳乐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心里暗自叹气,“我的姐姐,你样样保持低调进展会很缓慢的!”

  这就是为什么她不肯结婚生子的原因,一旦有了在乎的人,行事就会颇多顾忌,像她这样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儿,谁敢找她麻烦她能豁出命去跟他们死磕。

  但是贝思甜不行,以前有那样秦氏一大家子,后来有罗旭东,现在又有了那三个淘气的小家伙。

  贝思甜现在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考虑很多,一身的本事因为这些顾忌无法淋漓尽致地使用,看着十分憋屈。

  尽管贝佳乐嘴里这么念叨着,可是心里却羡慕的很。

  结婚生子,也要找一个能让她依靠的人,能不再让她漂泊,不再让她动不动就产生和人拼个你死我活的念头的人。

  她其实觉得贝思甜这样也不算坏,步步为营,只为了能够护住身边的人。

  走一步想十步,贝思甜的人生一点不比她黯淡狼狈,反而比她更为精彩。

  “姐姐,放心大胆点吧,那群人我先给你挡着。”贝佳乐笑了笑,转身向外走去。

  贝思甜最大的顾虑就是台湾那伙人,她现在孤家寡人一个,一点顾忌都没有,正巧也要跟那群人算笔账,给她拖个几年时间是不成问题的,这几年就看贝思甜能不能起来了。

  走出老仓库,贝佳乐抬头看着不太明朗的天空,心中一派平静,她的生活从来都是走一步算一步,没有什么未来可言,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事情。

  这种生活或许遇到麻烦的时候无所顾忌,可是更多的时候,却让人提不起兴趣,很容易对生活失去希望。

  对生活失去了希望,她距离自我毁灭也就不远了。

  这一点她清楚,却没办法改变。

  贝佳乐拦住一个四五岁的少年,大概是哪一个家族的子弟,她笑着说道:“帮我个忙好吗,帮我把这个交给第17交换桌的人,作为答谢,这个送给你。”

  贝佳乐将一个看上去像是装戒指的深蓝色小盒递给少年,然后又给了他一包符粉。

  那少年挑挑眉,咧嘴一笑,“举手之劳罢了,不需要报酬。”

  一般的符粉他可是看不上的。

  “拿着吧,多谢了。”说完,贝佳乐就走了。

  少年看了看戒指盒,然后打开了符粉,想看看对方非要带给人家的符粉是个什么水平。

  打开之后,入眼的就是一小撮细腻均匀的符粉,且不论是什么功效的,看到这符粉,少年就大吃一惊。

  “这是借助什么符媒制成的,质量怎么会这样好!”

  少年再不似刚才那般漫不经心,将小包重新包好,放在鼻尖闻了闻,应该是外伤止血一类的符粉。

  功效虽然不是那种亮眼的,可是这质量真是没的说,他甚至觉得这符粉的质地比家族里长辈们制作的还要好。

  这交流会真是卧虎藏龙,随便一个女人给的答谢符粉都这样好!

  少年第一次来参加,对此知道的并不多。

  他进了老仓库,看到17号桌上的人不由地一怔,这人怎么和刚才那人的身形这么像?

  长得像不像不知道,因为让她传信的人带着口罩,不过这两个人肯定有关系。

  因为这一小包符粉的原因,少年决定关注一下17号桌的女人,他见位置空置着,便走了过去。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坐在对面,贝思甜抬头看过去,见他并没有拿出相应的符粉,反而递过来一个戒指盒子。

  “一个人让我给你的。”少年说道。

  贝思甜看了这戒指盒子一眼,然后问道:“是什么人让你送来的?”

  少年摇头,“不清楚,不过感觉和你很像。”

  贝思甜心里一动,拿过来打开了戒指盒子,里边是一张纸条。

  看到纸条上带些洒脱的字迹,她就知道这是谁送来的,更何况是上边的内容。

  我的姐姐,你这么畏手畏脚的,和你打赌真心没有干劲啊,这样好了,那群人我给你挡几年,你让我有点激情好不好?

  贝思甜额头青筋暴跳,抿着嘴将纸条团吧团吧扔进了垃圾桶里。

  不过有一点贝佳乐说的倒是让她很动心,她知道贝佳乐手底下有群人,既然她说能挡几年,那就应该是极有把握的。

  她不怕那些人来明的,她怕那群人来阴的,她的孩子太小,一点闪失都容不得。

  她也很想放开了搏一搏,这样的进展像是蜗牛一样,实在让人心里不痛快,更何况孩子们一天天长大,她没有一个突破性的进展可不行。

  心里有些担心贝佳乐到底能不能应付过来,以她这段时间和贝佳乐的接触来看,她从来不做自己没有把握的事情,而且狡猾的很,她若这么说,她不然就试一试?

  这么想着,贝思甜就看到对面的少年拿出一包符粉,说道:“功效补气血,融合中草药二十种。”

  现在大厅里拿出融合二十种中草药的人数明显增多了,比昨天多了很多,比上午也多了很多。

  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也能拿出一包融合了二十种的玄符,这倒是让人感到意外。

  “不相信我是制的?”少年笑眯眯地问道,“没有你那朋友的本事,作为答谢的符粉都那么高级。”

  贝思甜抬头看着少年故作无所谓的样子,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一些,“是吗。”

  这话不咸不淡的,少年想要套话的目的泡汤了。

  正说着,忽然有个人走了过来,将一个上边带着两边棱形,下方是椭圆的小令牌交到她手里。

  “恭喜你,得到参加比赛的资格令牌。”来人带着笑意说道,见这年轻的女子看着手里的令牌怔忪,以为她是个不敢置信。

  不过他这两天也送出去几枚令牌,像贝思甜这样的水平能够得到令牌,相比是主办方里边有认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