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71章
  听见小雨竹答应了,杨芸的注意力从贝思甜的身上移开,看向小雨竹,冷笑两声说道:“算你识相,那么我们就从现在开始,你可以找你家族的长辈。”

  小雨竹也不傻,“怎么判定流派大小呢,总不能你说你的厉害,就算你赢吧。”

  “自然是看综合实力了。”杨芸理所当然地说道。

  小雨竹撇嘴,“那个流派的真正实力放在眼前呢,综合实力需要很多方面的评定,哪里是你我就能评定的。”

  杨芸恼怒,“那你说呢!”

  小雨竹也有些为难了,想了想说道:“就看流派当中谁最厉害,只算来参加交流会的人!”

  杨芸皱眉,总觉得这样好像哪里不对。

  “你该不会是怕了吧!”小雨竹挑眉。

  杨芸哼哼冷笑数声,“怕?我会怕你,你就等着给我跪**趾头吧,我会留着好几天不洗脚的!”

  说完,她带着得意的笑容就走了。

  贝思甜不禁给小雨竹的机智竖起大拇指,小雨竹将范围限定在来参加交流会的人,对她自己很有好处。

  如果杨芸找到的真是一个大家族,但来的人都是来学习经验的,那就比不上那些由高手领队的中层家族或者流派。

  田智非常不喜欢这样的孩子,光是看她的行事作风就让人够够的了,就像贝思甜说的,哪个家族要了这样的孩子,真的和自毁前程没什么区别,放出去不是惹事就是丢人现眼。

  小雨竹面带歉意地来到贝思甜跟前,“姐姐,我们俩的事情,让你跟着受牵连了。”

  还害的贝思甜被那讨厌的杨芸骂,怎么想她心里怎么不是滋味。

  贝思甜拍拍她的头,“怎么一个人出来了?”

  “我想去那边的街上买糖葫芦。”小雨竹指了指美食一条街,“我爷爷很忙,本来是叔叔和我去的,但是叔叔临时有事,我就自告奋勇自己去了。”

  没想到还遇到了杨芸,不对,这杨芸是特意来找她的。

  “以后不要一个人走动了,虽然这里来的大多数是玄医,但免不了浑水摸鱼的。”贝思甜说道。

  肯定会有一些意图不良的人来这交流会上,混迹在人群当中,小雨竹精气神还是非常不错的,虽然不至于说被人拐走卖给大家族一类的,但是如果来的人里边有那些专门找这样的孩子拐去制作坏水的呢。

  这些小雨竹的家里或许还没有意识到。

  小雨竹点点头,知道贝思甜是为了她好,笑起来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还有一个小梨涡,“我知道了姐姐。”

  陪着小雨竹买完了冰糖葫芦,三个人一道回到老仓库,进去之后她一眼就看到了小雨竹的爷爷刘兴华。

  刘兴华正坐在一个单人软椅上,坐上摆放着一个桌牌,上边写着元气符,融入七种中草药,下边是几行小子,罗列出是哪七种中草药。

  贝思甜终于知道为什么刘家会让小雨竹寻找适合的流派和家族,元气符要不使用本源精气神,要不融入二十种以上的培元固本的中草药才会有效果,七种中草药和没融入有什么区别?

  小雨竹没有立刻走过去,这个时候不能去打扰爷爷的,万一有人过去交换怎么办。

  然后等了很久,刘兴华那一桌也没有人过去,大家都知道元气符这种东西的功效,一般没有人去制这样的符,虽然是个功效不错的符,也广受人欢迎,可是需要本源精气神太吃亏了,然而二十种中草药又不是谁都可以融合的。

  所以制作这样符的人比较少,也只有一些大家族愿意去制这样的符。

  小雨竹很替爷爷难过,一般占桌超过半个小时而无人问津的,就要自动让位,这样就意味着你的符并不得到人的认可,无法引起相关人员的注意力,也就无法得到进入比赛的资格令牌。

  小雨竹昨天回家后狠狠补习了一番交流会的流程,就为了能够和姐姐多聊一聊。

  刘兴华黯然离开小桌,看到不远处小雨竹和贝思甜在,老脸有些尴尬,不过这也习惯了,他的玄符功效的确是一般,没有能够拿出手的玄符,唯一能够拿出手的也就只有这元气符,但很显然这元气符得不到人的认可。

  “老了,真是老了。”刘兴华摇头苦笑几句,脸上无光,只好自己找些面子话来说说,“贝姑娘不去试一试?”

  贝思甜笑着摇摇头,这样的比试实在没什么意思,昨天能够融入中草药数量最多的也只有二十一种,且不说功效如何,澳门赌博网站:就这数量实在是不入眼。

  刚才她大致扫了一下,目光所及能够融入中草药数量多的比昨天的强了不少,有三个都上了二十,不过有一个玄符的功效很一般,顶多比治疗发烧感冒这类的强一点,所以融入的多也没什么用。

  剩下的两个还可以,半个小时已经有三四个人过来进行交换。

  贝思甜对于这种形式还是颇为感兴趣的,算不上选拔,每个人都有权利进行,可以拿出自己最拿手的玄符,半个小时内交换人数如果超过三十个,就会得到比赛的资格令牌,这个有些难度,相当于一分钟一个人。

  除此之外,就是玄符的功效和融入中草药的数量得到一些人的认可,认可的人数量达到最低限,就会有人出现将资格令牌交给那人。

  第一种方式作弊的可能性会比较大,如果被查出刷人数,会立刻取消参加交流会的资格,都不是比赛资格,这个惩罚是相当严重的,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去冒这个风险。

  第二种基本上就掌握在几个大家族手里,因为评判的人都是主办方的人,但是大家却很信赖这种方式,因为一些大家族的子弟本身就是有名额的,大多数不会来争取这有限的名额,反倒给了众人机会。

  “这种几乎很难得的,贝姑娘不试试倒是可惜了。”刘兴华笑着说道。

  贝思甜看着那空置的小桌,忽然觉得试试也无妨,别引起太大的动静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