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67章
  石五一精着呢,澳门赌博网站:脸上虽然露出为难的神色,不过这是在和费云清讲条件呢。

  消息有人要才值钱,石五一一直等着有人送上门来问魏家人的消息,只是没想到第一个上钩的就是这么一条大鱼。

  这样的大鱼要物质上的不值,应该要一些对将来有好处的。

  费云清还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笑非笑地说道:“我不会亏待你的,这要看你提供的消息有没有价值。”

  石五一嘿嘿一笑,“您要说不亏待我,肯定就不会亏待我。”说着,他看了贝思甜一眼,开口说道:“姑奶奶,我们那边说两句话,你这边先休息一会。”

  贝思甜知道他是不想让自己知道魏家的消息,因为她没有能够等价交换的东西或者钱,她也不介意,点点头。

  石五一站起身来和费云清走到不远处,确定贝思甜二人听不见了,石五一才低声说道:“您想了解魏仲源什么消息?”

  他这是明知故问。

  费云清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他说这么多,拿出一张空白的现金支票,在上边写下了四位数,很大的四位数,递给他。

  “六千,图个吉利,看你提供的消息值不值这个价钱。”费云清直接用钱砸。

  石五一本是想着能捞点别的好处,可是没想到费云清上来就这么大手笔,大几千大几千的给!

  他立刻就妥协了。

  “嘿嘿,您要了解的是魏仲源怎么点灵成符的吧?关于这一点估计不止您一个好奇了……”

  “说重点。”费云清微蹙眉头。

  “好好好,说重点,听说那魏仲源是得到了贵人帮忙!”石五一说道。

  费云清眸光一闪,“是什么贵人?”

  石五一斯哈一声,“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费云清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觉得就凭这么一点信息,值六千吗?”

  石五一一脸谄媚嘿嘿一笑,“您听我说啊,我还没说完呢,虽然不知道那贵人是谁,但是听说魏家前段时间非常低调的举办了一个拜师仪式,不过徒弟不是魏仲源,是另外那个叫魏仲熏的,也是上一届出名的那个。”

  他担心费云清仍旧不满,忙说道:“这真是我全部的消息了,您也知道,就这么点信息消耗了我多少人手才打听到的,您也知道的,我老石的消息最为灵通可靠,您这六千绝对不白花!”

  费云清皱眉,知道他说的不假,将现金支票给了他,也不多说,反身回了座位上。

  石五一拿着这张现金支票心满意足地回去了,第一天就开门红,看来这一次的交流会会有大收获啊!

  事实证明,他是真的有了很大的收获,让他在接下来好几届的交流会上都成了消息达人,很多大家族大流派都来找他打听消息。

  田智脸上不限,心里活动却是很频繁,你们躲什么躲,最为了解源哥的人在这里坐着呢,居然还用支票去买消息。

  幸好田智不是个眼皮子短的,从小不愁吃不愁穿,对钱也就没那么执着,看到二人的行为,也不过是在心里吐槽发笑一下。

  石五一喜滋滋的,问贝思甜道:“我说姑奶奶,你不好奇魏仲源是怎么成功点灵成符的吗?只需要一千块钱,我就告诉你!”

  田智伸手揉了揉眉心,掩住自己忍不住翻白眼的举动,源哥怎么成功点灵成符的,还有比他师父更清楚的吗?

  这猥琐大叔是绝对想不到,自己一嘴就问到了正主这里!

  贝思甜浅浅一笑,“我没有这么多钱。”

  石五一有些失望,那股兴奋劲稍稍下去一点,嘴里念叨着,“一千块钱都没有,谁信啊,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没有人比我跟清楚魏仲源是怎么做到的!”

  贝思甜和田智虽他念叨,懒得再理他。

  费云清等人坐了一会就走了,贝思甜三人休息了一会也起身了,石五一因为进了一大笔钱,困意全无,整个人都特别精神,话比上午更多了。

  不过也因此,贝思甜等人倒也听到了很多消息,便忍了他的聒噪。

  下午贝思甜终于见识了一番众人是如何出线的,出线的方法就是从一个个物品交换上得来的。

  看看桌上摆的塑料小桌牌,里边夹着的粉色蓝色的纸上表明了自己需要交换的玄符。

  这些玄符上边列明了玄符的功效和融入的中草药数量,这是两项最重要的指标,如果功效太鸡肋,比如治疗发烧感冒一类的,你能融入一百种中草药也没用啊。

  所以看玄医的水平如何,一个看玄符的功效,一个看融入了多少种中草药。

  除了疑难杂症区域之外,到了下午基本上都换成了这样两个椅子一个小圆桌的组合,如果有意交换的人就自己写好标签放入小桌牌当中,过往的人都会看到。

  “这样会不会有作弊的想象,比如一个人用自己的玄符和人交换了更高级的玄符,然后拿着人家的玄符去摆桌牌。”田智问道。

  石五一摇头,“这种事属于自取灭亡,现在能得一时威风,但凡有些名气的是要参加比赛的,上了场就能见真章,那些不敢上场的,肯定有猫腻。”

  田智一想就明白了,玄医多数是心高气傲的,像石五一这样没什么骨气气概,也没什么底线的比较少见,这种交流会上作弊,毁的可是一辈子的名声,真要做了,以后还有脸来参加交流会,只能自己把自己雪藏了。

  石五一‘阿嚏’,打了两声喷嚏,喃喃说道:“谁骂我呢。”

  田智无言地看了他一眼。

  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来,这声音当中夹杂着阵阵女子尖锐的声音,三人寻声望去,那边不知道为什么起了冲突。

  “又吵起来了,一般吵起来的都是小年轻,这么多人在,当面吵架这种事多丢份。”身后一个男声说道。

  贝思甜下意识回头看去,看到男子身边站着一个女人,顿时一愣。

  “贝贝?”那女子也看到了贝思甜,惊诧地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