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64章
  因为得罪了云泉流派的王大小姐,石五一接下来就没有刚开始那股干劲了。

  但是拿了人家的钱,不好让人家诟病,倒也尽职尽责介绍的很详细。

  “石大叔,今天来的都有哪些大家族大派系?”贝思甜问道。

  虽然这属于石五一业务之外的问题,不过他还是给贝思甜普及了一番,这姑奶奶大概是从来没出来过,对于一些家族派系居然一概不知。

  “你北京的,咱们就从长江以北这边说起,说起大派系大家族,长江以北就属左丘家、时家以及云家了,这三个家族是非常古老的家族,左丘家和时家就是主办方之二!”

  贝思甜以为他会提魏家,没想到魏家连个名都没有。

  “大派系有两个,古木派系,木是木头的木,千万别说错了,人家很忌讳这一点的,另外一个就是刍鹿派系,虽然不在主办方之列,但也是不可小觑的派系。”

  石五一说的三大家族两大派系,是长江以北的巨头,魏家和陶怀林等在他们面前都是小巫见大巫!

  而且这些派系是不愿同政府为伍的。

  “这么多古老的家族,怎么说只有魏仲源一个成功点灵成符的?”贝思甜感到诧异了。

  听石五一的说法,这些家族派系很厉害的,那不应该只有魏仲源能够点灵成符才对。

  石五一看了看四周,说道:“我觉得啊,这些大家族里边肯定隐藏了能够点灵成符的人,只是人家不宣扬,不过魏仲源的确是了不起就对了,那些古老派系家族的人,即便能够点灵成符,年龄肯定小不了,魏仲源才多大?三十出头!”

  就凭着这一点,魏家早晚会起来。

  贝思甜觉得他说的没错,不是魏仲源的事情,而是这些古老家族和派系当中,肯定隐藏着能够点灵成符的人。

  他们知道不知道关于贝家的这种遗传病呢?

  她这么想着,又听到石五一开口了,“至于长江以南,有两大派系一个大家族,云泉流派就是其中之一,另外一个派系是青矛派系,另外一个家族就值得一提了,岳家,这也是一个古老的家族,同样是主办方之一,主办方一共四个,南方两个,北方两个,其中就有你刚刚得罪的云泉流派!”

  石五一一脸你终于知道自己惹了多大麻烦的表情看着贝思甜。

  贝思甜对玄医流派有了个大概的了解,也终于拓开了眼界,还有这么多厉害的人物,幸好她没有骄傲自满,没有觉得自己与众不同!

  不过她也没有觉得惹了王雯飞有多了不起,真要比划起来,谁怕谁还未可知呢。

  “我说你们三个,不会是真的闲散人员吧?”石五一终于问道。

  他一直把三个人当成那一个派系或是小家族的菜鸟,打算骗一骗的,可没想到转悠这么久也没人找过来。

  “不是啊。”贝思甜道。

  石五一点头,他就说呢,怎么能是闲散人员呢,闲散人员这么年轻的可是没有资格参加的。

  “我们自成一派。”贝思甜笑着说道。

  石五一差点被她的笑容,啊不,是被她的话说的一跟头摔在那,什么自成一派,是闲散人员就得了呗!

  他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对了,你们想不想加入一些大的派系,我可以给你们介绍啊?”

  “拉皮条?”小雨竹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让所有人一怔,随即贝思甜和田智爆发出一阵大笑声。

  石五一无语凝噎,这么乖巧的小姑娘,肯定是让这两个人给带坏了,怎么能这么说呢。

  他们的笑声太过欢愉,引来不少人的注意力。

  笑过之后,贝思甜说道:“我们都说了自成一派,自然是不打算再加入别的派系了。”

  石五一撇嘴,真是嘴硬。

  既然这样,不过就是少挣一分钱罢了。

  “你们这样的,怕是还真没什么流派愿意要你们。”石五一因为少挣的钱,心里有些窝火,刺了一句。

  “不要正好!”小雨竹大声回了一句,然后拉住贝思甜的手,她就是要加入姐姐的流派。

  石五一呵呵一笑,“小孩子懂个屁啊,你姐姐是真的有流派吗,你问问你姐姐的流派叫什么名字。”

  小雨竹不服,“姐姐,咱们的流派叫什么名字!”

  贝思甜:“……”

  田智:“……”

  小姑娘,你问到点子上了!

  徒弟都收了两个了,流派却还没有名字……

  贝思甜眨巴眨巴眼睛,说道:“咱们啊,咱们叫青羽流派。”

  田智静默两秒钟,澳门赌博网站:有名字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贝思甜给了他一个眼神,刚刚!

  可,为什么叫这么一个名字,有什么说法吗?

  这个念头才在田智的心头转过,就看到一边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物件。

  青羽公司特供一次性纸杯!

  田智仰头望天,不会是真的对吗,要不要这么随意!

  小雨竹却不知道这些,她开心地问着贝思甜是哪两个字,贝思甜干脆拿起一次性纸杯给她指了指,“就是这两个字。”

  石五一:“……”怎么看怎么像是刚取的。

  贝思甜的举动打破了田智心中最后一点希望,叹了口气,流派的名字就这么形成了。

  总觉得转了没多会就到十一点多了,贝思甜没忘了给小雨竹找家长,和石五一说了一声。

  “也好,正好到饭店了,我们去附近的美食一条街吧。”石五一说道。

  “不管饭吗?”田智傻傻地问了一句。

  石五一翻了个白眼,“这么多人要做多少饭才够?更何况在这里的都是玄医啊,嘴都刁的很,来多少个厨子都没办法满足大家的胃口。”

  田智挠挠头,自己好像是问了个挺傻的问题。

  小雨竹不高兴了,站在原地不肯走,贝思甜无奈只能拉着她走。

  到了失物领取处,那里站着几个人,看样子像是在等人,贝思甜看向一旁的小雨竹,看到她扁着嘴,一副不愿意过去的样子,就知道那几个就是她的家长。

  “走吧,你总不能不回家啊。”贝思甜无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