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53章
  贝德旺告诉她,这件事的起因是从贝家莫名出现开始的,可以试图找寻一下贝家出现的源头,另一方面,也可以找一些隐于世间的高人,只要是病,就不可能没有解法!

  贝德旺是这样认为的,他曾经试图寻找过,但是他没有贝思甜的人脉和能力,又被种种事情弄得心神不稳,以至于一步步走到后来,变成了他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境地。

  贝德旺说不出自己什么感觉,或许他认为这件事没有希望,贝家经历了好几代都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们同样没有办法,可是私底下有希望贝思甜能去试一试,万一呢?

  所以贝德旺给了他一个方向,他不希望女儿也和自己一样面临着这样撕心裂肺的抉择。

  过了几天,贝佳乐上门了,这一次是大大方方来的,没有掩藏自己的行迹,也没有刻意低调,就这么出现在了小院里。

  “你什么时候出去的,我都没瞅见,来小甜儿,给我搭把手,把这衣裳拧一下。”秦氏招呼贝佳乐。

  贝佳乐迟疑了一下,走了过去,拿住衣服的一边,秦氏拿住另一边就开始拧。

  “不是雇帮用了吗?”贝佳乐不解地问道。

  “嗨,外边的衣裳就算了,里边的衣裳还是咱自己洗吧,你床上那几件我都给洗了,在盆里呢,你晾一下。”秦氏从贝佳乐手里接过一边说道。

  贝佳乐提了提气,最后还是没提起来,转身又去拿盆里的衣服,一件件挂到晾衣绳上。

  贝思甜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她没吭声,只是笑盈盈地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倒也算和谐。

  等的贝佳乐将衣服都晾起来,才开口笑道:“活干的还不错。”

  贝佳乐手一僵,猛地抬起头来,看着贝思甜悠闲地站在那里,顿时瞪眼道:“你早就站在那了对吗?”

  这个答案是显而易见的,这女人,居然等她干完了活才开口,这本来应该是她贝思甜的活!

  秦氏还没反应过来,闻言说道:“你说什么?”

  说完,她才意识到不对,怎么有两个声音?

  她回头看去,顿时吓了一跳,手里的衣服一下就掉到了盆里,再看向贝佳乐,猛地想起那天医院的事情,这么说来,刚才帮她干活的人,根本不是她家小甜儿?!

  贝佳乐阴沉着脸,居然等她干完活才出声,明摆着是想白用她这个劳动力!

  “娘,衣服先放在那吧,我给你和我爸介绍一下。”贝思甜笑了笑,对高妈说道:“高妈,澳门赌博网站:把我爸请过来。”

  高妈震惊地看了一眼贝佳乐,匆匆穿过拱门去了。

  贝佳乐没料到她要将自己介绍给她的家人,脸上有些不自然,浑身都有些不自在了。

  不多会,罗安国就带着罗旭平匆匆过来了,因为他听高妈说了。

  罗安国再一次看到罗佳乐,还是感到很吃惊,那时候在医院里虽然也吃惊,可是那时候心里一直挂念着贝思甜的安危,贝佳乐一走他们就将这件事忘在脑后了。

  秦氏是个心大的,一心都放在三个孩子身上,早就忘了,罗安国却是没忘,只是想起来这件事,却不知道怎么开口问贝思甜。

  罗旭平一脸懵逼地看着贝佳乐,那天他被魏仲熏和田智带回家了,没有看到贝佳乐,这是第一次看到她。

  众人都进了屋子,高妈很自觉地去了院子里,离得远远的,有些是不该知道的她一点都不打算知道,这份工作她可珍惜了,给那么多人家当保姆,都没有这家人和善,工资还高很多。

  “娘、爸,这是贝佳乐,我失散多年的妹妹,前段时间刚刚相认。”贝思甜忽然伸手拉住了贝佳乐的手。

  这举动把贝佳乐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想将手抽回来,却发觉贝思甜握的很紧,而且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她们两个是相克的,应该是仇人才对!

  尽管这个世界上只有贝思甜能够证明她的存在,但贝思甜却是她的克星,她不由自主地就会这么想。

  贝佳乐抿了抿嘴,还没有说话,就听到贝思甜继续开口。

  “这是我娘,虽然名义上是我婆婆,但是旭东不在的几年我们相依为命,没有旭东我们也是母女,这是我爸,同样的感情。”贝思甜看着罗佳丽说道。

  罗佳丽定定地看着贝思甜,随后目光看向秦氏,见秦氏脸上已经露出和善的笑容,恍惚觉得贝思甜是想告诉她什么。

  罗旭平精神地看着贝思甜,还有他呢!

  贝思甜笑着将罗旭平拉过来,说道:“这名义上是我小叔子,但我一直当弟弟看,平安,叫二姐。”

  噗……

  罗佳乐脸上的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龟裂,二姐是什么鬼!

  “二姐!”罗旭平瞪大了眼睛看着贝佳乐,和姐长得好像啊!

  要不是两个人的衣服不一样,他都分辨不出来呢。

  其实贝思甜和贝佳乐站在一起的话,只是看外表的确分辨不出来,但是两个人的声音有差异。

  虽然给人的感觉都是清脆的,但是贝思甜的声音像是泉水叮咚轻击山石的清脆,而贝佳乐的声音,却是珠落玉盘的清脆。

  贝佳乐被罗旭平叫了一声二姐,尽管心里别扭,还是从身上拿出一个小荷包递给罗旭平,算作第一次见面的红包,没有红包就只好用荷包代替了。

  “谢谢二姐!”罗旭平笑着接过来,一点不客气。

  贝佳乐抿嘴,能不能不再叫二姐了!

  秦氏和罗安国相视一眼,这整个一胡叫,不过他家的称呼早就乱套了,叫啥也就无所谓了,顶多被别人家笑话没规矩,他们农村来的,本来也没那么多规矩。

  两个人也不反对,因为总感觉贝思甜这么做,好像是要把这个叫贝佳乐的姑娘拉进这个家庭,至于为什么,小甜儿早晚会告诉他们的。

  “好了,乐乐来了就别走了,晚上我炖了鱼,咱们一块吃饭!”秦氏乐呵呵地说着就起身准备将剩下的衣服晒上,然后去捣鼓晚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