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48章
  不仅是他分辨不出来,澳门赌博网站:大多数人都分辨不出来,但贝思甜却能够分辨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母爱,罗旭东也能分辨出来,因为在一开始孩子还带着序号手环的时候,他就进行了辨认。

  当爹的如果连自己孩子都分辨不了,那不是闹笑话吗。

  罗旭东眼力过人,尽管两个人长得极为相似,但多少还是有些差别的,这差别只能靠感觉,没办法说出来。

  宴会很快就开始了,也不是什么正式的宴会,也没有什么开场白,不过贝思甜和罗旭东作为这一次的主角,是要挨桌敬酒的。

  秦氏就和三个帮佣负责看孩子。

  罗安国跟着他们两个一起挨桌敬酒感谢众人的到来。

  这边的宴会开始之后,厅门打开,又有一个人进来了,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贝思甜和罗旭东身上,并没有注意到来人,主要是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了还有人来。

  这个人进来之后,就安静地站在角落里,存在感很低,她安静地看着贝思甜穿梭在众人当中,眼底的不知道是羡慕还是什么。

  贝思甜好似感受到这道复杂的目光,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站在角落当中的贝佳乐,贝佳乐冲着她挥了挥手。

  贝思甜微微点头,和罗旭东轻声说了一句,罗旭东也回头看了一眼,众人此刻都在关注他们,对于他们的眼神自然看到了,纷纷回头看去,就看到一个女子窈窕详细的背影,消失在侧门里。

  贝思甜让罗旭东继续,她准备单独和贝佳乐谈一谈。

  贝思甜笑着和众人告罪一声,离开了宴会厅。

  宴会厅外是会议中心的大厅,在半圆形的大玻璃那里放置着三套沙发桌椅,此刻贝佳乐就坐在那里,看着外边的摇曳的树,树上的树叶已经快要掉光了。

  “什么时候来的?”贝思甜坐下,问道。

  贝佳乐扯了扯嘴角,“刚到。”

  一问一答之后,就是一阵沉默,两个人并没有什么共同话语,说的更直白一些,双方都不是很了解,尤其是贝思甜对贝佳乐,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那天为什么救我?”贝思甜不知道为什么,先问的这个问题。

  其实她更想知道自己孩子的问题,但她有些不敢问。

  服务员这时候给二人端过来一杯白水,这是贝佳乐要的。

  贝佳乐看着贝思甜,淡淡地说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能证明我的存在。”

  贝思甜一怔,这话的意思她不是很明白。

  这个问题是个开头,贝佳乐垂眸喝了口水,说道:“是不是不太明白这话的意思?”

  贝思甜默然。

  “和咱们那个亲爱的父亲有关系,你生活的地方,没有一点我的踪迹,这个世界上都没有人知道我是谁,只有贝佳乐这个名字伴随着我。”

  贝思甜安静地听着她说。

  “贝德旺在我出生不到十天左右,就要将我扔掉,带着我爬到山顶上,要扔进悬崖当中。”贝佳乐脸上带着笑容,低垂的眼帘下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绪。

  “后来我们的母亲拼死拦了下来,告诉贝德旺,如果他敢扔,她就敢带着你一起跳下去。”贝佳乐眼底有泪光。

  贝思甜看着她,问道:“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贝佳乐眨了眨眼,将那个慈爱的身影从脑海当中挥去,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道:“别着急,我一点点跟你说。”

  贝思甜点点头,今天她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弄明白。

  “后来贝德旺妥协了,将我送给了深山里的一户人家,那是一个在山崖上建立的存在,没有上来下去的路,村民们要下山,必须用绳索攀爬下八百多米的山崖,陡峭的很,而村里的女人和孩子是不允许离开村子的,太危险。”

  “贝德旺不肯告诉母亲把我扔在了哪里,但是母亲却千方百计地找到了我,带着你一起,终于见到了我,那是在我一岁半的时候,我对母亲的非常浅淡。”

  贝佳乐再次喝了一口水,她要的水加冰的,只有这样才能平复她内心的怒火。

  “村子里的人被母亲的执着所感动,答应每个月母亲可以见一次我,也就是那时候,我才知道事情的真相,母亲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我,并且告诉我,如果贝德旺来找我,一定不要跟他走,母亲是怕贝德旺把我带出去弄死。”

  贝佳乐讽刺地笑了笑,“我的亲生母亲告诉我,我的亲生父亲会把我杀死,告诉我真相的时候,我只有三岁!”

  “为什么他要这么做?”贝思甜问道。

  贝佳乐扯了扯嘴角,“这个问题问的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甚至不知道他为什么选择了我,这样说你会恨我吧,可是我一直在想,他为什么要扔掉我?”

  这个问题贝思甜没办法回答,她也在等着答案。

  “你知道在贝德旺的家族史中有一种疾病吗?这种即便是每一代都会感染的,这导致每一代必定会有一对双胞胎出生,同卵双胞胎!”

  贝思甜顿时屏住了呼吸,她知道接下来贝佳乐的话,和她的两个女儿有直接关系。

  “但凡出生这样的同卵双胞胎,就必定被遗传了这种疾病。”

  贝思甜着急的问道:“是什么病?”

  贝佳乐摇摇头,“世界上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病,没有名字,甚至都现在还有很多的症状没有发现完整,每一代都会发现新的症状。”

  “是什么症状?”贝思甜问道。

  贝佳乐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贝思甜,反而问道:“有一件事你大概不会忘记,你救治罗旭东,也就是我姐夫的时候,出现了斥符现象,你不感到奇怪吗?”

  贝思甜脸色一变,“是你做的?”

  贝佳乐点点头,“是我没错,不过不是我做的,只是和我有关系,或者说和你我有关系。”

  “到底什么意思!”

  “我用我的制出的符水治疗过姐夫,所以在一定时间内,你在治疗,必定会出现斥符现象,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有外人干扰,居然就能解开这种斥符现象,这倒是一个新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