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38章
  秦氏见邱教授不说话,想起刚才她说只有旭东能够签字,立刻拉过罗旭东来,说道:“你跟邱大夫说,真要有情况,咱们要大人!”

  邱教授忙安慰似的拍拍秦氏的手,“您别着急,这些都是手术前要和家属交代的,但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危险的。”

  因为现在距离吃饭还不够六个小时,所以风险比正常的剖腹产手术增加了很多倍,但是现在却不能不生。

  邱教授联系了手术的医生和麻醉师,将情况说了一下,希望他们能够尽快赶过来。

  罗旭东这个时候再看风险提示书,看完了签字后才能进行手术。

  外边等候的其他人都很沉默,尤其是在知道事情并不太顺利之后就更加沉默。

  今天来的人都是真正关心贝思甜的人,他们当然不希望贝思甜出意外。

  田智靠墙站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贝思甜在他心里已经成了大山一样的存在,这说出去或许有些可笑,比他大不了几岁的表姐,已经俨然成了他仰望的存在。

  现在这样一个人,居然也要面临生死的危机!

  “熏哥,师父不会有事的对不对?”田智一米八几的大小伙子,此刻看起来却有些无助,他害怕再也看不到贝思甜了。

  魏仲熏此刻也不轻松,他更为了解其中的风险,但是看到田智这样子,却不好给他太大的心里负担,因此摇头说道:“师父那么厉害,在阎王爷手里抢了那么多人,阎王爷哪里敢收她,放心吧。”

  魏仲源站在产房门前,就那么直直地站着,两侧的双手攥紧了拳头,他空有一身的本事,却没办法让贝思甜远离这样的风险。

  田鹤鸣和董凤珍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相对无语,几个舅舅也都无话可说,几个舅妈也在小声交谈着,脸上没有一丝的笑模样。

  现在老大老三老五三口子是最为担心贝思甜的,他们都是知道贝思甜身份的人,老二虽然不知道,但是从一些迹象上也能猜出来,所以自从老四被派离北京之后,他就约束妻子绝对不能招惹贝思甜。

  田秋和翁永安站在一起,手里还抱着孩子,婆家指望不上,娘家都在这里,没人帮着看孩子,他们只能带过来。

  “贝贝千万别有事啊。”田秋念叨着,脸上的神情有些沉重。

  翁永安闻言揽住她的肩膀,“不会的,她那么厉害。”

  田秋立刻狠狠点点头,“对,她那么厉害,怎么可能有事。”

  因为邱教授说的情况是始料未及的,所以大家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砸的有点晕,很多人就担心过度了。

  郑璐璐和罗佳丽站在一起,她们之前见过的,和贝思甜三个人还一起吃过饭,现在认识的人不多,两个人就待在一起了。

  邱教授出来感受到的就是这样凝重的气氛,她只好说道:“手术都是有风险的,不过小贝距离吃完饭也有四个多小时了,尽管有风险,但不会像大家想象的那么严重。”

  众人闻言之后,脸上的神情便松快了许多,但是绝大多数的人仍旧不敢松口气。

  主刀的大夫和麻醉师很快就来了,罗旭东看了好几遍风险提示书,在落笔签字的时候手还是有些不稳。

  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签这东西,可是不签,贝思甜面临着必死的结局。

  贝思甜现在已经开了八指,疼的她已经没心思多说话了。

  麻醉的时候是侧躺着的,贝思甜一回头就看到麻醉针,吓了她一跳,那针头还能再长一点吗!

  那麻醉针至少十厘米那么长!

  “弓起后背,对,再弓,再弓!”麻醉师对贝思甜说着。

  贝思甜看到这么长的针说不害怕那是假的,随着麻醉师的话,她的后背整个弓起来,擦了消炎的药水,很快便感觉到一阵麻痛!

  痛是痛,但是酸麻是主要的,她能够感觉到针一点点再往里边走,那种酸麻疼的感觉也跟着加剧,非常不舒服!

  很快,她就感觉不到疼了,麻药起作用了。

  贝思甜感觉到腰部以下逐渐麻起来,很快是两条腿,一开始脚趾头还能动,随着腿上的麻往下蔓延,她的脚趾头就动不了了,最后甚至感觉不到整个下半身的存在。

  贝思甜从肩膀开始就被一层幕布挡住了,因此看不到下边的情况,只知道医生们在忙碌着,而她毫无所觉。

  “一会推肚子的时候会有一些不舒服,坚持一下。”医生说道。

  贝思甜回答了一声。

  很快,她就感觉到有人在往死里按肚子一样,虽然有些不舒服,但是却没有感觉到疼。

  “好了,第一个小宝宝出来了。”医生笑着说道。

  主刀的医生和另一个医生都很亲和,刚才还在试图和贝思甜聊天分散她的注意力。

  “进行清洗。”医生将孩子交给助手。

  贝思甜很想看看孩子是什么样子,可是应该是麻药劲上来了,她有些犯迷糊,尽管医生说了不要睡觉,她还是忍不住迷瞪着了。

  耳边只听到水声,紧接着是孩子的哭声,是被拍哭的,剖腹产出来的孩子通常不哭,要拍哭了才行。

  迷糊之中又听到说会有不舒服的感觉,紧跟着就有了刚刚的感觉,可是这一次并没有听到医生说宝宝出来的话,反而听到一声惊呼。

  “糟糕,出血了!”

  “立刻进行止血!”

  两个医生立刻加快了速度,然后血却是怎么也止不住,贝思甜意识更为模糊,她很想告诉一声,家属身上带着止血的符水,拿进来给她喝了就能止血,可是这时候她已经说不出话来。

  该不会就这么死了吧,一个宝宝都没见到过呢

  这是贝思甜最后的念头,随后她就陷入了昏迷,外边乱成什么样子她不知道,她只觉得自己做梦了,又回到了上辈子。

  贝思甜失血性休克,医生无法止血,立刻调来急救设备。

  这样的动静立刻惊动了外边的家属,罗旭东见状第一个冲了进来,医生拦都拦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