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29章
  梅纳德不想离开,澳门赌博网站:可没办法,他太忙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他没办法在这里干等,所以只能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他出了门之后就让大鼻子外国人给屋子里的二人准备丰盛的饭菜,还很有眼力地准备了孕妇可以吃的吃食和饮料。

  大鼻子外国人虽然是梅纳德的头号保镖,但是梅纳德并不只有他一个保镖,让他留下接待贝思甜二人,是真的十分重视。

  这里的房间是套房,所以贝思甜二人在厅里吃东西,并不影响郑秋双。

  看看时间过了二十来分钟,贝思甜觉得差不多了,起身向着卧室里走去。

  房间的灯光并不十分明亮,暖黄色的灯光虽然有些昏暗,但是对视力的刺激不会很大,醒过来也不会觉得刺目。

  或许是开门的时候有些声响,郑秋双的眼皮动了动,然后缓缓睁开眼睛,她的眼睛动了动,脸上出现茫然之色。

  贝思甜缓步上前,柔声问道:“您可好些了?”

  郑秋双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看着贝思甜出现了一瞬间的失神,似是在想这个人是谁。

  “我在哪?”郑秋双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

  贝思甜笑了笑,对于她能恢复些神智并不意外,只是不知道她对身边的人有多少印象。

  “这里是为梅纳德老先生开展的招待会,您休息的地方是贵宾客房。”贝思甜说道。

  “我先生?他在哪?”郑秋双皱眉问道,她怎么觉得很多事情都记不起来了。

  而且眼前这个孕妇怎么这么眼熟?

  “老先生一会就过来。”贝思甜回答道。

  既然郑秋双醒过来了,等梅纳德来了也就没她什么事了,只等差不多时间,她就要取下郑秋双头上的银针了,不然等符水的药效一过,那银针的刺激对中枢神经可就有很大的伤害了。

  “等一下。”郑秋双叫住要走的贝思甜,“我们认识吗?”

  贝思甜微微一笑,“不认识,我是这一次负责治疗您的大夫。”

  听到‘大夫’这个词,郑秋双又是一阵恍惚,倏然想起了眼前的人是谁。

  “美君姐你是美君姐?”郑秋双脸上有些犹豫,随即摇头,“不对,你不是美君姐,可是你们长得好像啊!”

  她的喃喃自语让贝思甜微睁双目,这个女人竟然认识她的母亲!

  “田美君是我的母亲,您认识我母亲?”贝思甜回转身,不准备出去了。

  “这样啊,你是老大还是老二?”郑秋双很自然地就问了出来。

  这话却是让贝思甜和罗旭东都大吃一惊,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贝思甜手指动了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我是老大。”贝思甜很想不动声色地套一套话,她真是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意外,但愿这意外还能有所收获。

  郑秋双叹了口气,“那老二怕是”

  “我妹妹被抛弃了。”贝思甜见她没打算说完,平静地说出这句话。

  这完全是她猜的,从贝佳乐对贝德旺的态度,再从贝德旺从贝佳乐的反应,她觉得肯定是从抛弃开始的。

  果然,郑秋双点点头,“如果你活下来了,那么送人的肯定就是老二了。”

  原来是送人!

  贝思甜刚刚的话模棱两可,抛弃也可以说是丢弃,送人也算是抛弃。

  “为什么要将我妹妹送人?”贝思甜问道。

  郑秋双摇头,“我不太清楚其中的缘由,只知道是你父亲执意要送人,当时美君姐很崩溃,尤其是在孩子真的被送人之后,得了抑郁症,几次差点崩溃,即便我和几个朋友疏导,也没有用,最后演变成重度抑郁,最后酿成了悲剧。”

  她说着,叹了口气,还能想到当时的情况,当时她还没有跟着现在的先生出国,那时候美君姐已经抑郁了,她经常发疯一样带着一个孩子去找另一个孩子,但是贝德旺那个畜生,将人不知道送到了哪里的偏僻山沟里,怎么找都找不到。

  最后导致美君姐重度抑郁自杀了。

  贝思甜心头一震,田美君是自杀的!

  不管怎么说,至少知道了一些事情,总比一头雾水的好。

  “摊上你父亲那样的男人,美君姐算是倒了霉,哪有将亲生孩子送人的,天大的理由也不能送人,贝家当时虽然是逃难的,可你父亲医术不错,更有美君姐的帮忙,要养活两个孩子顶多苦点累点,又不是儿子需要盖房子结婚准备聘礼。”

  郑秋双一说起这个就特别生气,在美君姐自杀之前她就出国了,所以当她在国外听到这个消息,十分受打击。

  “我父亲也很愧疚。”贝思甜说道。

  她不是为了贝德旺辩解,她是想看看还有没有更多的信息。

  “你父亲不会愧疚的。”郑秋双摇摇头,“你根本不知道他当时有多狠心,甚至生出过摔死老二的心思,从山崖上丢下去,最后被你母亲拦下,哭求之下才改成送人。”

  郑秋双简直不能想象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人,能狠心到这个程度!

  贝思甜也震惊了,都是亲生孩子,贝德旺真狠得下这个心?又是为什么?

  郑秋双看着贝思甜直叹气,一对双生子啊,看看贝思甜出落的这么精致漂亮,另一个肯定也是这样,就这么差点被亲爹弄死,最后没弄死也送人了,听说还送到了很偏远的山沟里,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来的那种地方。

  贝德旺是有多很老二啊。

  郑秋双实在是想不通。

  贝思甜听到这个消息真的是被惊到了,贝德旺为什么要这么做,一个新出生的婴儿总不会和他结仇,更何况她和贝佳乐前后脚出生的,没理由只厌恶一个。

  就在贝思甜疑惑更加多的时候,房门推开,梅纳德走了进来,看到坐在床上,因为门开而看过来的郑秋双,他怔住了。

  “亲爱的!”梅纳德说话都有些颤抖。

  郑秋双冲着他笑了,笑的很甜美,和年轻的时候一样,“你去哪了,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梅纳德的眼泪汹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