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28章
  顺产的也不是没有,但是他总听人说生孩子就是女人在鬼门关走一遭,或许这说的是以前的社会,现在医学发达,有了剖腹产技术,不用担心难产的问题。

  可三胞胎仍旧是少数,想顺产生三胞胎的就更是少数了。

  因为有罗旭东在,陈金良就光荣‘退休’了,现在贝思甜去哪里都是罗旭东带着,最近没有任务,有任务的时候,部队能不分派给他也会尽量不分派,照顾一下家属心情。

  最近贝思甜哪里都不打算去,每天就是去什刹海溜溜弯,或者在胡同里走一走,希望在生产之前孩子的头能转下来,不过要是早产,恐怕就不好说了,她自己也是做好了剖腹产的准备。

  现在她唯一要准备的就是在明天的招待会上,对郑秋双进行针灸和符水的治疗,让她能够暂时性恢复一些神智。

  这神智的恢复可大可小,要看个人的体质,不过至少正常对话没问题,肯定能够理解梅纳德的意思,唯一可惜的是,等到药效一过,这些事她恐怕还是会忘记。

  “明天你和我一起去吧。”贝思甜说道。

  罗旭东点点头,那是肯定的。

  关于治疗郑秋双的符水她已经准备好了,针灸要当时做,所以贝思甜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倒是梅纳德这段时间让大鼻子外国人到她这里跑了好几趟,问问还需要准备什么,需要注意什么。

  他自己已经忙得脱不开身,不然他肯定自己过来,毕竟这个招待会召开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圆妻子的心愿,现在有那么一丝可能能让妻子知道他为她做的,这就变成了最重要的。

  在梅纳德忐忑不安的期待当中,招待会开始了,与其说是招待会,其实就是为了宣扬国际友好,毕竟他这一次来不是代表的个人。

  因为主角是梅纳德,所以宴会形式采用的是自助餐形式。

  贝思甜和罗旭东是后来去的,现在宝宝在肚子里对声音是有反应的,她担心招待会一开始的讲话会影响到宝宝,毕竟是要用到音响让全场都听到了。

  梅纳德作为主角,根本就走不开,他让最为信任的大鼻子外国人等在了门口,担心会有人为难贝思甜。

  贝思甜和罗旭东到的时候,宴会应该已经开始了,大鼻子外国人笔直地站在大门口,看着来往的车辆,待看到一辆军车驶过来,他眼睛一亮,忙迎了下去。

  他是认识这辆军车的,去贝思甜家里无数次看到这辆军车。

  “贝大夫,您终于来了。”大鼻子外国人说着不怎么流利的中文。

  贝思甜笑笑,和罗旭东一起走在大鼻子外国人身边,在门口的安保人员注视下一起进了会场。

  安保人员很注意地看了两眼贝思甜和罗旭东,主要是宴会都开始这么久了,这是谁啊这么大架子,居然才到,而且挺着那么大肚子,一副马上就要生了的样子,还出来活动。

  贝思甜其实距离生产还有一段时间,只是因为三胞胎的原因,肚子看起来尤其大。

  他们进去后,两个站在门口的安保人员看在对视,因为他们知道那大鼻子外国人是谁,那是这位外国贵族的头号保镖亲信,是最为信任的,没有之一!

  如果是他来接人,对方的身份怕是不一样。

  宴会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基本上不会再有人进出,所以两个人的基本任务算是完成了,澳门赌博网站:只要继续站岗就行。

  “不好意思,麻烦给开下门。”一个清亮的女声在两个人身侧传来。

  两个安保人员蓦然回头,就看到那大肚子孕妇站在门口,他们吓了一跳,距离这么近他们居然没有发现!

  因为之前看到那大鼻子外国人带着那孕妇进去的,所以两个人也没多想什么,就给她开了门,让她进去了。

  两个人相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无语,就算是有关系有背景,也不能这么随便玩啊,进进出出的干什么呢!

  尽管这么想,谁也不会傻到说出来,这些有钱有权人,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我怎么不记得刚才大门开过啊?”一个安保人员纳闷道。

  另一个一想也是,“应该是从别的门出去的,换衣服去了吧,和刚才才穿的衣服不一样。”

  因为有大鼻子外国人亲自带领,他们谁也没有怀疑刚才孕妇的身份。

  贝思甜和罗旭东进了宴会大厅之后,里边光鲜亮丽的风格,和之前天降福的宴会风格大相径庭,基本采用的是英伦风格,除了主角是英国人,另外也是为了感谢梅纳德对慈善事业的付出。

  贝思甜和罗旭东被大鼻子外国人带着进了贵宾厅,郑秋双现在就坐在里边,身边有四五个佣人服侍着。

  “您稍等片刻,一会梅纳德先生就会来的。”大鼻子外国人说道。

  梅纳德是希望等到他来了之后在开始治疗,人之常情,贝思甜也不多想。

  不多会,梅纳德就一阵风似的进了门。

  “实在抱歉贝大夫,让你久等了。”梅纳德感到些许歉意,人家来给他夫人治病,还要让人家等着,的确是很不合适,只是他几次想抽身,却都走不开,毕竟今天的主角是他。

  “没事,现在开始吧。”贝思甜说道。

  梅纳德让几个佣人出去,房间当中只有贝思甜和罗旭东,梅纳德和郑秋双,大鼻子外国人想要留下的,也被梅纳德支走了。

  “让她躺平。”贝思甜说道。

  梅纳德扶着郑秋双的身体躺在榻上,郑秋双不解地看了他一眼,但是没等到他的答案,眼神就移向了别处。

  贝思甜前边,拿出荷包,将银针平铺开来。

  梅纳德第一次看到这样纤细的针,不由地多看了几遍,随后在贝思甜的示意下,轻轻按住郑秋双的肩膀,以防她乱动。

  贝思甜开始将银针一根一根捻入郑秋双的头部和两侧,一共捻入二十四跟银针,随后将小瓷瓶中的符水给她服了下去。

  做完这些,贝思甜并没有着急取针,而是推开两步,说道:“估计要半个小时才能有效,老先生可以先去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