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26章
  “怎么是你!”程天吉睁大了眼睛。

  罗旭平也跟着说道:“居然是你!”

  屋里三个大人都被两个小的说懵了,这么你啊我的,他们难道认识?

  “天吉认识贝大夫的弟弟?”程振国一脸疑惑地问道。

  程天吉脸一僵,脖子有些僵硬,他出去是偷着跑出去的,家里人根本不知道,后来帮佣知道了,找不到他差点吓晕过去,后来程天吉回来,威胁帮佣帮他保密,不然就告诉爹妈他们不称职,这才瞒了下来。

  罗旭平说道:“认识啊。”

  程天吉一脸完蛋的表情,这下可是要穿帮了,这件事他爸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程振国脸沉了下来,程天吉是怎么认识罗旭平的,罗旭平可从来没来过这里。

  “我姐经常和我说你的事情,还给我画了你的头像,我姐画的可好了,不过我姐没告诉我是来你这里,不然也不会这么吃惊了。”罗旭平大气都不带喘一口的。

  程天吉一听瞪眼睛愣了一下,忙点头道:“对对,姐姐也给我画过你的头像,画的真像啊,乍一看到还以为你从画里走下来了!”

  陈振国一听,觉得应该是这样的,毕竟儿子身边那么多人,不可能跑出去的,于是笑道:“想不到贝大夫还会丹青!”

  贝思甜似笑非笑地看了两个小的一眼,两个小的微微垂着头,只有眼皮飞快地抬起来看一眼对方,眼里都是不确定。

  “是啊,丹青倒是会些,不过不精。”贝思甜没有否认。

  两个小的暗地里松了口气,主要是程天吉是真的松了口气。

  程振国夫妇看到贝大夫的弟弟居然不害怕他们的儿子,反而聊得很好,都不像是第一次见面一样,不由地感激贝思甜,要不是贝大夫给双方画了头像,怕是两个小的没那么快接受对方。

  两个小的却在那挤眉弄眼,现在都顾不上叙叙旧聊聊自己买的礼物了,只想着一会怎么和贝思甜解释。

  别看贝思甜平和,看上去好说话,其实是最不好说话的一个,对此罗旭平深有体会。

  两个小的时不时看一眼贝思甜,见她看着蛋糕在微笑,但是那眼底好像并没有蛋糕的剪影,若是以往他们会觉得这笑容真好看,真暖心,可是现在,怎么看怎么瘆得慌。

  程振国和程夫人最为高兴,这一次生日真是很特别,他们儿子终于有了一个朋友,不害怕他的朋友!

  程夫人起头唱了生日歌,一屋子人一边拍手一边唱歌,除了贝思甜,她只拍手,她怕一开口把人唱蒙圈。

  程天吉吹灭了生日蛋糕上的拉住,脸上笑的十分灿烂,先不管一会怎么跟姐姐解释,现在这一刻,他是真心高兴!

  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

  蛋糕每个人分了一块,贝思甜不想吃太甜腻了,只是浅尝辄止,看着两个小的欢喜地在那吃着,不仅程天吉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就是罗旭平脸上也带着灿烂的笑容。

  缘分真的很奇妙,虽然还没有听他们说到底怎么回事,但是知道罗旭平今天是去买礼物了,这才遇到的程天吉。

  没过多会,程振国和程夫人就出去了,打算将空间留给两个小的,贝思甜借口给程天吉看看,就没立刻出去。

  门一关,两个小一个老老实实坐好,一个老老实实站好,一副听训的模样,让贝思甜发笑。

  不过这件事,尤其是程天吉这件事,她必须严肃起来。

  “说吧,你们怎么认识的?”贝思甜问道。

  程天吉下意识看向罗旭平,见他头也不抬一下,显然是准备坦白从宽了,因此只好说出了事情的大概。

  罗旭平可以帮着他瞒他父母,但是他绝对不会瞒着贝思甜。

  听了来龙去脉,贝思甜脸是真的沉了下来。

  “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你知道那些孩子根本没有轻重吗?你知道你要是出了事,你爹你妈会怎么样?他们会不会伤心欲绝,跟着你一块去了?”

  程天吉听到最后一句,脸一白,这些他出去的时候都没考虑过,只一心一意地想着去给贝思甜买礼物!

  是啊,如果他出了事,第一个疯的就是他妈妈,紧跟着他爸也不会好到哪去!

  他做事真的是抬不考虑后果了,他本来是想给贝思甜一个惊喜的,亲手为她挑选礼物的惊喜,可是他知道自己肯定不会被允许出去的,所以他在觉得身体能够坚持之后,才想出这个办法。

  程天吉心里有些后怕,也有些委屈,抬眼迅速看了贝思甜的一眼,澳门赌博网站:低头认错道:“姐姐,我知道错了。”

  贝思甜的目光一转,看向罗旭平。

  罗旭平立刻就觉得皮一紧,这种感觉就跟罗安国要揍他了,他有心理感应一样,没想到姐就一个眼神就能产生这种效果,真可怕。

  “为什么回去不告诉我?”贝思甜说道。

  罗旭平呐呐地说不出话来,他根本就没想到那人就是贝思甜要他来见的人,只当做了一件小事,小事自然就没想着和大人说什么。

  贝思甜其实也能理解,这件事里,罗旭平没什么责任,还见义勇为,这是好事,甚至因此和程天吉有了共同话题,这也是好事,不过她有些后怕,见义勇为要掂量自己的实力,这一次智取,将来可别把自己搭进去。

  这话不能当着别人教育,更何况程天吉是被救得那一个,她也不是不让罗旭平救人,只是让他量力而行。

  程天吉是真的知道错了,他是亲眼看着父亲母亲为了他的病到处跑到处求医,真是操碎了心,所以他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和想法,就做出危险的举动让他们担心。

  贝思甜知道这两个孩子其实都是带着灵气的,遇到事情只要说明白了,就会很通透,他们都是适合在官场上拼搏的人。

  “好了,话到这里,你们要自己想清楚,现在给我的礼物拿出来吧。”贝思甜一挑眉,嘴角上扬,伸出手来摊在程天吉面前。

  程天吉愣了愣,忙将放在靠枕后边的礼品盒子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