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24章
  几个孩子撒丫子快吓破胆了,澳门赌博网站:尤其是听见这阴森森的话,鼻子里又闻见那股子刺鼻的血腥味,哪里还敢停下一分一秒,都怕被那个鬼看中,吸了他们的血!

  罗旭平的样子此刻是挺渗人的,因为脸上都是猪血,连带着引起了几个大人的注意力,他暗道一声不好,上前拉住那人就要跑,没想到这一下居然捞了个空。

  “快走快走!”他顾不上吃惊,只好低呼一声,当先向着一边的胡同里跑去,那穿着宽大袍子的紧跟着跑了过去。

  两个人七拐八绕的,见到后边没有跟上来人,那穿着宽大袍子的人当先听了脚步,身体一软就坐在了地上,坐着都不过瘾,恨不得趴在地上才好。

  罗旭平听见后边的动静,回头看到这人这副样子,不由地皱眉,用上衣往脸上抹了一把,将猪血抹掉,然后走了过去。

  “你没事吧,跑两步怎么就坐地上了?”

  罗旭平说着,伸手去扶他,那人却是连忙一躲,罗旭平脸上有些不悦,“嫌我手脏啊?我手上没猪血。”

  那人忙摇头,说道:“不是不是,我没嫌你脏,我是怕吓着你。”

  罗旭平一听倒是笑了,“你怎么吓我,真给我表演一下喝人血,就你这体格,估计还没扑到人跟前呢,就被人一脚踹飞了。”

  少年人说话没有那么多顾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那人颤颤巍巍的,扶着墙壁站了起来,一边大喘气一边说道:“我不喝人血,我模样比较比较就是和你们不太一样,我怕吓着你。”

  罗旭平默然,忽然觉得这个人有些可怜,明明都被人欺负成那样了,还想着是不是要吓着被人。

  其实他早就看见他的模样了,脸上几乎没肉,就一层皮,刚才那几个小子抬棍子打人的时候,眼前这人的胳膊从袖子里露出来一点,从他的角度正好能看到,细的快跟还没人家胳膊一般粗。

  罗旭平看着少年靠着墙壁,帽子盖得特别严实,只能看到一个黑黑的洞,他忍不住替少年憋屈。

  “你别太好心,他们要打你你还怕吓着他们!”

  “不是的,我是怕吓着你,你刚才帮了我”少年的声音越来越小,似是在叹气。

  罗旭平不喜欢他这样,想到自己在学校被欺负急了还知道还手呢,那群人让他跪下,他虽然没跪,却也没还手,多憋屈!

  想着,他上前一把掀开那人的帽子,入眼的是那包着骨头的脸,和那惊恐的面容。

  “一群胆小鬼,这有什么好可怕的,真要让他们见着死人骨头,还不得吓死!”罗旭平看着少年一脸平静地说道。

  他去挖野菜,路过坟地的时候,经常能够看到野狗从坟包子里把死人骨头抛出来叼走啃去,这人怎么看都是活人,哪至于就吓成那样。

  一群没出息的!

  这要是他哥在,指不定又要往死里练!

  那少年一脸惊恐看着罗旭平,眼底是深深的绝望,他都多久没有和人这么好好地说话了,好不容易有个人愿意和他说话,现在看到他的样子,恐怕也会被吓跑吧!

  然而等待少年的并不是罗旭平惊慌失措往后退,然后撒丫子就跑,反而听到他一脸平静地说出那样的话,少年就愣住了。

  “你你不害怕我?”少年试探性地问道。

  罗旭平撇嘴,“少见多怪,野山坡子上什么没有,要是都像他们似的,放个羊估计都得天天炸胡。”

  少年看着他好像真的不害怕,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除了父母之外,第二个不怕他的人。

  “我叫程天吉,你叫什么名字?”程天吉见罗旭平要走,忙追上去几步问道。

  “我叫罗旭平,我还有事,我先走了。”罗旭平着急,时间耽误的可不少了,一会姐在家该等着急了,刚走了几步,他忽然想起来什么,转头问道:“对了,你说要是送人生日礼物,该送什么合适呢?”

  程天吉特别想跟着罗旭平,和他多说说话,可是罗旭平要是走,他根本就跟不上,没力气,刚才跑那两步已经耗尽他的力气了。

  现在听见罗旭平的话,忙说道:“男孩女孩?”

  罗旭平想了想,“男孩吧。”

  “喜欢什么啊?喜欢什么送什么最好了。”

  罗旭平被问的一脸懵,他哪里知道对方喜欢什么,连面都没见过,听说比他大两岁,是个男孩,就知道这么多信息了。

  “要不我跟你去吧,我可以帮你参考一下。”程天吉自荐着,随即又说道:“我出来也是买礼物的,正好我们可以一道。”

  “行啊,不过我赶时间的,这都有点晚了。”罗旭平担心他跟不上。

  程天吉忙站起身来,走过罗旭平身边,边走边说:“我也赶时间,也快晚了,咱们抓紧吧。”

  两个人一起结伴去了商场。

  “你给谁买礼物啊?也是有人要过生日吗?”到了商场,罗旭平问道。

  程天吉摇摇头,“我姐姐,不是要过生日,她送给我礼物了,我也想送给她礼物,话说你知道二十来岁的女人喜欢什么吗?”

  罗旭平不由地想到他姐,想了想说道:“看喜欢什么了,像我姐,你要送她个砚台,比送她首饰还让她高兴。”

  一般女人都喜欢花啊首饰啊之类的,他姐就很一般。

  程天吉带些了然,“我妈就喜欢首饰,不过我姐那人,估计还真不喜欢首饰鲜花一类的,从来没见她带过,那我要不也给我姐买个砚台?”

  “随你啊,你姐你买啥她应该都高兴吧。”罗旭平说道,反正贝思甜是这样的,“那你说像咱们这么大的男孩该买什么好呢?你要是过生日,你喜欢朋友送你什么礼物?”

  程天吉张了张嘴,有些哑口无言,他以前还有朋友,但是自从变成这样之后,就再也没有朋友了,早就忘了有朋友是什么滋味。

  不过以前也不是没收到过礼物,想了想他说道:“想要个弹弓,能大鸟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