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14章 不肯说
  杜春梅在贝德旺跟前掩饰的很好,澳门赌博网站:也有当着贝德旺的面凶过贝思甜,但都是打着为她好的名义,什么女孩子要是不管的严厉一些,将来到了婆家会吃亏一类的借口。

  贝德旺精心于医术,家里的事情基本上都交给女人,对于杜春梅的心思有所察觉,但想着村里人都朴实,就算是打骂也不会很过分,就这么一直过到贝思甜十二岁。

  他觉得孩子已经十二岁了,和杜春梅相处这么多年怎么也有些感情,就准备放手去做自己的事情,恰好这时候发生了一些意外,他就趁着这个机会‘离世’,跳出人们的视线了。

  贝德旺看着贝思甜老泪纵横,在贝思甜以平静的语气讲述的时候,他的眼泪就控制不住了,他和美君的亲生女儿,竟然被那个恶毒的女人这么对待!

  “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你!”贝德旺抱着头痛哭流涕。

  贝思甜没有太多的感触,原主已经死了,贝德旺在如何难过,原主也听不到了,而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办法对他生出些许感情来。

  不过贝思甜怕他情绪如此失控,太过激动,让本来已经有所好转的病情又急转直下,所以还是开了口。

  “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遇到了一对好的公公婆婆,他们待我就像亲生女儿一样,我现在很幸福。”贝思甜说道。

  虽然是安慰,可是这话却像是一根刺一样扎进了贝德旺的心里,连公公婆婆都对她像亲生女儿,他这个亲爹反而像是外人一样!

  贝思甜这话是替原主说的,她觉得应该说出来。

  “您不必愧疚,我只是想知道一些事情,希望你能告诉我。”贝思甜说道。

  她还是想从贝德旺嘴里知道内情。

  贝德旺缓缓止住哭声,他的情绪没有崩溃,或许是因为这一通发泄,反而让他的注意力更为集中。

  贝德旺坐在那里,先是发了一会呆,继而摇摇头,“过去的事情我记不起来了,很多重要的事情我都记不起来了,不过我知道我有事情要做,而且是必须做的事情,等我想起来,我会亲手去了结一切!”

  他不想让贝思甜在这件事当中牵扯太深,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夙愿,因而即便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他却从心底里希望贝思甜不要掺和到这件事当中来。

  贝思甜皱眉,贝德旺这话带着一种决绝,或许有些事情真的想不起来了,但是有些事情他肯定知道,比如贝佳乐的!

  可是贝思甜不太敢提她的名字,怕贝德旺病情加重,现在虽然他不肯说,但总有办法可想,如果他又恢复到从前那样,就无迹可寻了。

  “不管您是怎么想的,我已经身在这件事当中了,知道的越少,我越是被动,而且我身边已经出现一些不好的端倪,如果您还看在我是您女儿的份上,还希望我能好的份上,希望你能告诉我。”贝思甜将话说明白。

  贝德旺苦笑一下,“有些事,你真的是不知道的好,知道了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

  还是这样的话!

  贝思甜眉头拧的更紧,贝德旺的嘴太严实了,不论她如何说,他都不肯开口。

  她看得出,关于贝佳乐的事情让他难以起口,其中定然有她无法想象的事情发生。

  “这是今天的药。”贝思甜将小瓷瓶递给他,就打算离开了。

  贝德旺接过来,毫不犹豫地一口喝下,随即面色大变。

  这时候贝思甜已经转身离去,并未看到他脸上的神色。

  贝德旺拿着小瓷瓶怔怔地看着,嘴里仔细砸吧着,难怪他恢复的这样快,这符水……是点灵成符制成的!

  即便没有人教导,一个两个的都自己成功点灵成符,他的两个孩子都是天纵奇才,可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这是天妒英才啊!

  贝德旺紧紧攥着手里的小瓷瓶,一脸的愤懑。

  贝思甜心情也不太好,她已经将话都说全了,但是贝德旺依然不为所动,得不到有效的信息,她的努力一样是白费。

  吴岳凯不用问,看她的神色就知道她肯定没得到什么想知道的,看出她心情不好,也不再多问她。

  “我听说双胞胎或者多胞胎都会早产,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到时候可别慌啊,一些该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吴岳凯问道。

  贝思甜见吴岳凯比自己还要紧张,抿嘴笑了,“都准备好了,您老人家放心吧,不管是破水还是见红,我都知道该怎么处理,家里我娘也一直守在我身边,晚上都和我一起睡了。”

  邱教授和她说过这个问题,告诉她如果是破水的话,要平躺尽量不要起来,如果是见红就不用担心了,当时邱教授还笑着说,如果是见红,你可以洗个澡自己来医院。

  毕竟生完孩子月子里是不让洗澡洗头发的。

  这些问题不仅是贝思甜都了解的很透彻,秦氏也一直在学习,现在生孩子和她们那年代生孩子可不一样,找个稳婆在家就生了,现在都娇贵,她也愿意娇贵着贝思甜。

  更何况贝思甜这是三胎,一点点都马虎不得!

  吴岳凯点点头,笑道:“你有福气,遇到个好婆婆。”

  贝思甜也笑了,的确是这样。

  身子越来越重了,贝思甜已经不太爱往外边跑了,除了固定的几个地方,老爷子这里是一个地方,如今正在治疗的一个是宁佳音,还有一个是少年程天吉,平日贝思甜就在家安心等宝宝们出生了。

  “孩子的名字你想了没有?”吴岳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

  贝思甜摇摇头,“还没有呢,不知道男孩女孩,也不好起名字。”

  吴岳凯轻轻咳嗽了一声,看了贝思甜一眼,又看向她肚子,眼里的光逐渐亮起来。

  “我以后怎么说也是孩子的姥爷,有权利给孩子起名字……”

  吴岳凯话还没说完,贝思甜噗嗤一声笑了,“您不说的话,我也正准备请您给起名字呢”

  吴岳凯一听眼睛更亮,拿出一个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字,“我随便翻了翻字典,倒是想出一些好名字来。”

  搜索书旗吧(),看更新最快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