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11章 醒来
  贝思甜让马天来去试试,也没有打包票就一定成功,只是有这个可能性而已。

  因为她想起那天梅纳德不仅特意将药膳带走,还特意问了这两个字给怎么写,之前路上也讨论过药膳这个问题,对了解药膳的态度十分积极。

  所以她觉得梅纳德应该是感兴趣的,既然感兴趣,如果能够传到他耳朵里,他这个外国来宾提一句,可就比马天来托再多的关系都有用!

  官方自然也是想要宣传国之精华的,如果梅纳德真有这样的需求,官方肯定求之不得!

  至于怎么将话递给梅纳德,就看马天来如何运作了,这个不需要贝思甜再动用她的关系,马天来应该可以搞定,没有搞定,也不至于为了这样的小事去叨扰老爷子等人。

  自那天之后,贝思甜就没再见过梅纳德,想想也是,他那样的身份,去什刹海大概是偷跑出来,不然身边跟着那么多保镖,是不可能在什刹海边上和老大爷们下棋的。

  贝思甜也不是全然不知道他的事情,新闻这段时间一直都有招待会的消息,她记得没错的话,应该就在下个星期举行。

  对于这次招待会,或者对于梅纳德,新闻的宣传力度也是相当大的,因为梅纳德这一次来到中国是来做慈善事业的,为二十二所即将竣工的希望小学荧屏剪彩,让那些没钱上学的孩子能够读书。

  为此,官方特意为梅纳德成立了一个名为莫里斯的慈善基金会,为了纪念梅纳德,也为了宣扬梅纳德的光荣品德。

  这次的宣传主题的大爱无疆,这个主要源自于梅纳德外国人的身份,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国家建交以来,国际关系正在趋于稳定,国际地位也在逐步提升。

  这对增强人民信心十分有好处,自然是要大力宣扬的。

  马天来这两天又来了几次,他其实是希望贝思甜能够通过一些关系能够疏通疏通,将这次的机会抓在手里,但是很显然贝思甜一点这样的打算都没有。

  “凡是太仰仗旁人可不行,再好的关系用的多了,也就会变得不值钱。”贝思甜说道。

  马天来苦笑,他一个五十来岁的大男人被一个二十岁的少妇教训了,心里却没有觉得不快,反而居然有一种理所应当的感觉。

  贝思甜说的没错,马天来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是希望天降福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快发展起来,不过他知道自己有些操之过急,既然贝思甜不打算去动用这些关系,他当然不会再有异议。

  饭要一口一口地吃,路要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这样的进步才最为稳妥。

  “行,听贝大夫的,我这几天也不是什么都没干,那天贝大夫说完之后我就去打通关系了,不过最后有没有递到那位外宾耳朵里不知道。”马天来说道。

  其实话递过去了,万一人家没有这样的要求,或是觉得来到别人的国家,还要提一些要求显得很失礼,抱着这样的心态从而没有开口,他们也就只能放弃这一次机会了。

  马天来这边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口响起一阵敲门声,院子里的魏仲熏起身去开门。

  大门打开,彭宝成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进来,都没顾上和魏仲熏打招呼。

  “贝大夫!贝大夫!我夫人……我夫人她醒了!”彭宝成的脸上和语气当中都掩饰不住的惊喜。

  贝思甜一听站起身来,“我们现在过去。”

  马天来忙过那段时间之后,这段时间稍微清闲一点了,他一会没事,也就打算跟着贝思甜一起过去。

  罗旭东伤势好之后去部队述职了,这次情况伤亡较大,对于他来说还是相当沉重的。

  和秦氏说了一声,贝思甜就同马天来和彭宝成一起去了家里。

  “贝大夫,我也没想到,我是真的没想到啊,我夫人竟然也有醒来的一天,我早晨看她的时候她还在昏睡,中午吃过午饭后,我和以前一样去看一眼就打算出门了,没想到推门就看到我太太坐在床上!”

  路上,彭宝成将大致的状况和贝思甜说了说。

  当时他看到妻子宁佳音半靠躺在床上,整个人都傻在了那里,半晌都没反应过来,还是宁佳音叫了他一声,他才醒过神来。

  “不过我太太的记忆好像有些混乱,这个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吧?”彭宝成欢喜当中难免还是有些担心。

  “一会看看情况再说。”贝思甜说道。

  宁佳音这种撞到头部导致成了植物人的,记忆很可能会受到影响,不过既然她开口叫彭宝成,至少应该没有忘记什么,顶多就是有些混乱。

  三个人很快到了彭宝成家里,一道进了宁佳音的房间。

  护理人员自从发现宁佳音醒过来之后,已经对她进行了一个较为全面的检查,不过都是外部检查,也没有离开过她的身边。

  贝思甜见到宁佳音的时候,她脸上还带着很多的茫然,在彭宝成离开的这一个多小时当中,她也询问过护理人员,才知道自己竟然已经昏睡了快三年!

  难怪她会觉得脑袋涨涨的,身体软绵绵的,浑身都没有力气,连起床都觉得十分吃力。

  “小音!”彭宝成进了屋就喊了一声,他这两年多近三年的时间每天都会喊这个名字,可是从来没有得到过回应,现在忽然得到回应,仅仅是答应一声都会让他高兴半天。

  宁佳音听到彭宝成当着这么多人如此叫自己,有些赧然,脸上微微泛红。

  彭宝成见此情不自禁地上前轻轻拥抱了宁佳音一下。

  宁佳音昏睡,并不知道彭宝成如何的煎熬,但是他喜悦的感情还是传递过来。

  宁佳音脸上还有些菜色,即便有符水的维持,但是她昏迷时间太长了,脸色肯定没有正常人的白皙红润。

  宁佳音的目光落在贝思甜的身上,马天来她是认识的,这个人是谁?

  “我们见过吗?我总觉得你很眼熟。”宁佳音看向贝思甜,眼里尽是疑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