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01章 贝德旺的话
  罗旭东斥符这个事实,让贝思甜一度有些崩溃,她是他最为亲近的人,却没想到他却独独把她排斥在外!

  贝思甜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绪,澳门赌博网站:低声呜呜哭了起来。

  听到里边的哭声,外边的人全体都不好了,陈金良和李云峰呆若木鸡地站在外边,吴岳凯脸色大变,他们都以为是罗旭东不行了。

  吴岳凯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推开门就走了进去,拉开帘子,却发现罗旭东和刚才的状况一样,转眼看到贝思甜跪坐在地上哭的稀里哗啦。

  吴岳凯忙来到贝思甜身边,将她给扶起来,“丫头,怎么了?”

  他也同杜凯博一样,自从认识贝思甜,她就一直给人冷静睿智,恬静淡然的感官,从来没有像是一个孩子般哭的这样无助。

  吴岳凯的心都被她哭碎了。

  “到底怎么回事?”吴岳凯冷声问杜凯博,他这是有些迁怒了。

  杜凯博还处在震惊当中,闻言下意识看向病床上的罗旭东,说道:“罗副团长他产生了斥符现象。”

  吴岳凯闻言也惊呆了,贝思甜是唯一能够救她的人,现在居然被排斥在外!

  可是随即他觉得哪里不对劲,皱着眉头说道:“这不对啊,以前丫头给旭东治过伤,那时候可没有说过有斥符现象啊!”

  经过他这么一说,崩溃中的贝思甜猛然回过神来,对啊,她这不是第一次给罗旭东治伤,不是第一次给罗旭东喝符水,她试过的,罗旭东本没有斥符现象!

  斥符现象是身体对符水的一种排斥,是天生的,从来没听说过有哪种可能性会改变人的体质。

  罗旭东如果一开始不斥符,他就不是斥符体质,为什么现在会出现斥符现象?!

  贝思甜百思不得其解,眼泪已经不流了,只不过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

  饶是贝思甜有着两辈子加起来的行医经验,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离奇的事情,这太匪夷所思了!

  贝思甜惊奇过后却又陷入了恐慌,罗旭东出现这样的斥符现象会不会就这样持续下去了,如果是这样,她依然束手无策!

  如果是暂时的,她还有些希望。

  “到底是怎么回事”贝思甜泪眼汪汪地看着罗旭东。

  吴岳凯知道现在不是慌张的时候,他很想劝贝思甜先回去休息休息,可是他也知道劝不动她,只好和杜凯博商量了一下,给她在这里加了一张床,让她有一个可以休息,却又能守着罗旭东的地方。

  这一点小小的要求很好办,杜凯博很快就办好了,陈金良和李云峰是出勤的时候出来的,部队暂时不允许探视,罗旭东受伤的事情对外还是保密的,他们两个只能离开了。

  秦氏和罗安国得到消息很快就赶了过来,看到躺在床上的儿子,两个老人情难自禁地哭了起来。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罗旭东身上大大小小一共二十多处上,有近五处的伤口都深可见骨,这是尖锐的武器割出来的,身上还有子弹,留在身体里的子弹在他被送过来之前就已经被取出来了,虽然不是致命伤,但是都影响了行动,恐怕这就是他会受伤如此之重的原因,因为大腿中弹,无法行动。

  秦氏看着贝思甜坐在床边一边流泪一边出神,走过去揽住她的肩膀,抱着她轻声呜咽起来。

  哭了一会,秦氏抬起头来,抹了抹眼泪,对贝思甜说道:“好孩子,身体重要,你得休息休息了,这么熬熬坏了身体,也会熬坏了肚子里的孩子。”

  贝思甜缓缓摇摇头,坐在椅子上不肯走,就这么看着罗旭东,好似能够看出办法来一般。

  她并非出神或者发呆,她是在努力的回想上辈子所学所经历的事情,有没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可是不论怎么回想,回想那些看过的典籍甚至是野史,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情况,更遑论是见到过。

  斥符现象是天生的,几乎就像是人用嘴吃饭的常理一般存在着,现在忽然打破了这个结论,除了冲击贝思甜的人生观,更是让她不知所措。

  贝思甜在秦氏二人来之前就已经从颓废状态缓过来,她是不会放弃的,她是不会让罗旭东就这么离开她的,两辈子加起来就爱过这么一个男人,怎么可能轻易让他走。

  她在等,看看这种斥符现象是暂时的,还是持续的。

  秦氏看着贝思甜两只眼睛都无神了,知道她从早晨去了吴将军那里就一直没有休息过,到现在又受了这么大的刺激,可别伤着身体。

  “小甜儿,你听话,你要知道肚子里还有着你和旭东的孩子,不为你自己想,也得为了孩子想!”秦氏哽咽地说道。

  贝思甜将这话听进去了,是啊,肚子里还有她和旭东的三个孩子,她不能一直耗着,她要养好了精神,然后继续寻找救治他的办法!

  可是现在让贝思甜睡觉,她哪里睡得着。

  看了一眼门外等着的魏仲源,她走了出去,让魏仲源给她制一个有助于睡眠的玄符。

  魏仲源点点头,拿出一个小瓷瓶,他来的时候就准备好了,他知道贝思甜肯定无法入眠,却不得不强迫自己入眠。

  “别担心,他不会有事的。”魏仲源说道。

  魏仲熏和田智也跟着表示肯定会没事,虽然都是废话,可这样的话到底是让贝思甜的神情松了松。

  贝思甜喝下符水就回到重症监护室,她要在那里睡觉。

  贝思甜很快就入眠了,秦氏和罗安国守着两人,一个愁眉苦脸的,一个默默垂泪。

  吴岳凯坐在外边有些出神,这时候李学军将电话递给他,说是家里打来的。

  他接过电话,那边是护工的声音。

  “老首长,贝先生说有话传达给您,他说是贝佳乐干的!”

  吴岳凯眉头一拧,沉声说道:“什么贝佳乐干的?”

  护工不可能知道这个名字,这些话应该就是贝德旺说的。

  “贝先生说,罗先生变成这样,是贝佳乐干的!”